周晓辉:外交系统两官员一贬一免不寻常

几日前,大陆媒体报导称,梁建全已担任中共外交学会副会长,原副会长孙荣民去职。隶属于外交部的外交学会官网相关资讯业已更换。按照中共的说法,该学会是“专门从事人民外交、公共外交工作的非政府组织”。这当然是自欺欺人,因为不论从其主管部门,还是其任职人员,都在切切实实的告诉大家,这是一家打着“非政府组织”、实则配合中共当局推行外交政策的有着浓厚官方背景的组织。

一般来说,外交学会会长、副会长都是由接近退休年龄或已经到达退休年龄的外交官担任,比如现会长吴海龙62岁,书记卢树民67岁,副会长魏苇61岁、彭克玉67岁、刘玉和61岁、陈乃清64岁,去职的孙荣民66岁,而刚刚调任的梁建全是1962年出生的,还不到55岁。显然,其与魏苇“被贬”都不同以往。

魏苇是原中国驻印度大使。2014年9月习近平访问印度前一天,中共官方突然发布消息将其免职,此时距其上任不足两年,随后本是副部级的魏苇被降级使用,调到外交学会任副会长,级别为正司局级。可以说,无论从年龄、任期以及被免时机来说,魏苇的被免职都不同寻常。

无疑,梁建全的调职同样不同寻常,这首先昭示著的就是其仕途的结束。其简历显示,他除了在外交部西欧司任职外,曾有过多次驻欧洲使领馆经历,2001年至2007年先后任中国驻奥地利使馆一秘、参赞,2010年至2014年任中国驻苏黎世兼列支敦斯登总领事,2014年至2016年任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事,之后被调回任外交部欧洲司副司长。本来还有升迁机会的梁建全,随着被调任外交学会,一切都戛然而止。

梁建全变相被贬的原因何在?极有可能与其在欧洲任职时与中国、欧洲企业的广泛交际有关,其中是否涉及利益输送也未可知。

去年10月12日,中央巡视组刚刚向外交部党委回馈了专项巡视情况。其发现的主要问题除了“党委领导核心作用有待加强”外,还有“选人用人工作不够规范,存在违规提拔、违规兼职等问题。资金资产监管不到位,工程项目和物资采购存在违规问题”。巡视组还收到了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

其后在10月底,中纪委驻外交部纪检组制定并印发了《中央纪委驻外交部纪检组与外交部部内部属单位及驻外使领馆领导干部谈话工作办法》,进一步规范了驻部纪检组对外交部内部属单位及驻外使领馆领导干部开展任职谈话、驻外使领馆馆长和纪检委员回国述职述廉谈话、提醒谈话和诫勉谈话的相关工作,分别针对谈话物件、谈话内容和谈话形式作出了详细规定。对无故不接受相关谈话或不如实报告有关情况的党员领导干部,驻部纪检组将视情予以通报批评或追究纪律责任。

或许,正是在“谈话”和调查中,中纪委发现了某些外交部官员的若干问题。梁建全和孙荣民极有可能就是被发现有问题的官员。

与梁建全经历类似的孙荣民1997年至2002年任驻德国公使衔参赞、公使,2002年8月至2007年任驻卢森堡大使,其后还分别任驻波兰和驻斯洛维尼亚大使,2012年才回国,任外交学会副会长。也就是说,孙荣民从1997年到2012年15年间驻在欧洲。

根据中共《驻外使领馆常驻人员任期年限、休假的规定》,驻外大使、公使等任期一般为二至四年,任期满后,原则上不再转馆。确因工作需要转馆的,转馆后任期一般不超过两年。那么,孙荣民又是如何可以接连任三个国家的大使呢?

值得笔者注意的是,孙荣民从公使被提拔为大使是在2002年4月江泽民访问德国后。江访德期间,德国动用上千军警如临大敌般的大规模戒严,穿黄蓝衣服不能上街不能过马路,住旅馆的要被强行搜查撵出来,不服从的还得戴手铐,大声讲真话要被掐喉咙关禁闭,井盖被封,江坐火车要封锁全站等,而原因就在于江非常害怕看到法轮功学员的抗议。

作为驻德使馆公使的孙荣民等外交官自然使尽全力,执行江的命令,其与德国政府背后的商谈一定煞费苦心,否则德国这个民主政府不可能做出上述有违民主国家的行为。

除了迫使德国政府戒备森严外,中共使馆还花钱雇人组织专门“欢迎团”,“欢迎”江的到来。江离开德国四个月后,孙荣民被提升为大使。而在任大使期间,孙荣民同样与企业家保持密切交往,其中是否也涉及利益输送呢?

梁建全、孙荣民一个被贬,一个被免,背后应还是中纪委反腐并清剿外交系统江派马仔、使外交部向习近平看齐的需要。

早在江掌政后期,就设立了中央外交工作领导小组暨国家安全领导小组。除国家主席、国家副主席担任正、副组长外,成员一般包括负责涉外事务的国务院副总理或国务委员,外交部、国防部、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商务部、港澳办、侨办、新闻办的负责人,以及中宣部、中联部的部长,总参谋部的高级将领等。

当年江通过这一架构,不仅使其在卸任前的三年实现了对外交及国安的全面掌控,而且即便在其卸任后,江依靠曾经安插的人马在党控外事与国安领域仍有一定的权重。中共从1993年至2013年的四任外交部长钱其琛、唐家璇、李肇星、杨洁篪都隶属于江派,尤其是李肇星,更是因为善于拍江马屁并追随江诋毁、迫害法轮功而被提拔。

王毅上任后的外交部,尤其是驻外使领馆的江派马仔并未被清除,习近平等出访,驻外使领馆的一再搅局就是例证。

而江派掌控的外交部除了追随江、掣肘胡锦涛,搅局习近平,并藉由海外各使领馆诋毁法轮功,协助主导迫害的中央“610办公室”向海外输出仇恨外,自身也是充满了腐败。比如其在北京的工程,其驻外使领馆的场馆建设工程、采购物品等,都存在不小的问题。

此外,近年来,中共驻外使领馆都在投资开办“中国签证申请服务中心”,这个有着官方背景的机构,以代办外国人前往中国签证费以及海外大陆移民回国探亲办理签证的名义,攫取巨额利益。有人估计,年收益在数十亿美金。这些钱又去了哪里?而驻外官员利用与企业的交往,实现利益输送,也是值得深查的。

梁建全、孙荣民的被贬和被免,虽然静悄悄,但透出的信号却是:外交部反腐和清剿江派仍在进行中。去年曾发出向习近平示好信号、任外交学会名誉会长的李肇星,能全身而退吗?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