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沪落马检察长引政法界大震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3月1日中纪委监察网站公示上海政法系统“首虎”、上海市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落马后,22日,《中国新闻周刊》杂志发表的《上海“政法不倒翁”落马被指涉四证人离奇死亡案》(以下简称《上海“政法不倒翁”落马》一文曝出了更多的内情,文章首先就点出,根据知情者披露,陈旭落马后,上海市政法委在传达陈旭问题时,特意提到一条“参与非法组织活动”。“这说明其涉案问题性质非常恶劣,属于团伙行动,其党性和政治立场被认定有问题。”

而早在2015年3月19日,大陆微信公众号“学习大国”曾刊登《周永康搞非组织政治活动踩到反党底线》一文,援引最高法的2014年年度报告中提及的周永康、薄熙来等人“破坏党的团结,搞非组织政治活动”说辞,并独家解读了首次提出的“非组织政治活动”的出处和含义。

文章指出,依据中共《纪律处分条例》规定,在党内搞非组织活动,破坏中共的团结统一的,给予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2014年7月,中纪委网站刊文明确规定了哪些属于“违反组织纪律的行为”,即“违反党章规定,搞小团体甚至拉帮结派,背离正常组织程序搞违反组织原则的活动,搬弄是非、挑拨离间或者散布不实情况,诋毁党组织或者其他党员,危害党的团结统一的”。随即,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张希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非组织政治活动”应该是指和中共组织的政治方向背道而驰,甚至违反中共的方针、路线、政策的政治活动,“有反党、背叛党的宗旨的基本属性”。

换言之,非组织政治活动是非组织活动的“升级版”,是具体细化的活动行为,同时踩到“反党叛党”的底线。而毫无疑问,非组织活动与非组织政治活动,在中共当局看来,都是非法的。

文章还列举了围绕周永康搞非组织政治活动的几个帮派:石油帮、秘书帮、四川帮和政法帮。而他们“搞结党营私结盟”的下场,就是等待公开审判。

从最新披露的内情看,陈旭被通报的是“参与非法组织活动”而不是“参与非组织政治活动”,但二者是存在关联的,陈旭参加的“非法组织活动”一种可能是指其介入了黑社会非法组织,一种可能是指其介入了非法的非组织的政治活动。

第一种可能的存在是因为陈旭被曝在上海政法系“人脉广泛,能量巨大”,是以其有“头号法枭”的绰号。而随着他的落马,一系列或与其有关的上海滩陈年要案、疑案再次被提起,如帝景苑案、国诚金融案等,其中还有港商任骏良实名举报陈旭涉“四证人离奇死亡案件”。

《上海“政法不倒翁”落马》一文介绍了该案。2016年4月23日,一封名为《任骏良举报上海市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的网帖开始流传。发帖人任骏良为上海裕通房地产公司老板,该帖指陈旭是一个“利用上海司法权力为恶势力巧取豪夺,充当保护伞的政法界高官”。

任骏良披露,陈旭涉二十多年前的一起四证人离奇死亡案,这四人均为裕通公司拍卖舞弊案的证人,分别是曾任警察的上海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王鑫明与张慧芝夫妇、上海一中院法官潘玉鸣、上海虹口法院法官范培俊。当时陈旭任上海一中院院长。其中潘玉鸣、范培俊都在被最高检约谈后,参加了神秘人员的晚宴,并在此日凌晨双双暴毙家中。有专家认为,两人应是被毒杀。

对于“神秘人员”,上海政法圈内充斥着种种质疑和猜测,而矛头指向的就是陈旭。

在两法官被害后,王鑫明与张慧芝夫妇也在家中被杀。如果陈旭涉及其中,其通过黑社会买凶也不是不可能的。

除此而外,陈旭参加的“非法组织活动”另一种可能是指其介入了非法的政治活动。盘踞上海政法界多年的陈旭,也有江派背景。据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透露,陈旭之所以一路高升,是因为在任市一中院院长时,靠着从轻处理与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有关的周正毅和整郑恩宠,被提拔任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成为江泽民的侄子吴志明的副手。其后被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陈良宇看中,提拔为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专门做上海第三号人物刘云耕的秘书。

可以推断,陈旭不仅从某种形式上加入了“上海帮”,而且极有可能与江绵恒、吴志明、陈良宇、韩正等相勾连,搞团团伙伙,甚至反对北京的“习中央”,从事某些阴谋活动。是以,陈旭的问题应不仅仅涉及贪腐和命案,还涉及政治问题。

另据《中国新闻周刊》援引多个消息源证实,截至目前,在上海政法系统,因涉陈旭案而接受调查的人数已超过百人,其身为律师的妻子、儿子、弟弟也都被调查。而此前,与陈旭关系密切的上海市检察院检委会原专职委员季刚、上海市仲裁委员会原副主任、秘书长汪康武业已落马,后者是陈旭的“铁哥们”。这说明陈旭的问题相当严重,而上海政法界正在掀起前所未有的大震荡,曾经屡传不妙消息的吴志明很可能是下一只落马的“老虎”。#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