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文革中的人权先行者:遇罗克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23日讯】1970年3月5号,27岁的遇罗克在北京工人体育场的十万人大会上,被宣判死刑,执行枪决。他的死是因为挑战了中共的等级制度,近年来也引发越来越多人的思考。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我们就来回顾遇罗克和他的《出身论》。

“阶级斗争”是中共的纲领,到了文革初期,“血统论”搭上“阶级斗争”的狂潮蔓延全国,很多人仅因为所谓的“出身不好”,就沦为政治贱民,不仅无法上大学,无法工作,无法结婚,甚至无法活下去。1966年的“红八月”,红卫兵仅在北京就活活打死了至少1700多人。

遇罗克弟弟、旅美作家遇罗文:“所有的出身所谓有问题的这些人,都可以说是度日如年,在恐怖当中活着。因为你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打死,简直就是司空见惯的一种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遇罗克写出了《出身论》。”

遇罗克当时是北京人民机器厂的一名工人,他的父亲遇崇基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土木工程系,是水电部高级工程师。母亲王秋林也曾在20岁时赴日本学习财商。虽然出生在这个工程师和企业家的家庭,但遇罗克却不能上大学。因为父母在1957年被打成了右派,他正是属于所谓的“家庭出身不好”。

在恐怖的“红八月”,遇罗克目睹红卫兵打着“血统论”的理论施暴和残杀,但却没人敢于站出来反驳,于是他开始构思《出身论》。

遇罗文:“他真正构思的时候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家被抄家了,他被他们工厂的红卫兵带走了,关押到遇罗克所在的工厂。就在这关押期间,他就开始酝酿写这篇文章。回家以后他就写出来《出身论》,当时就给我念,我们当然觉得写得挺好的。”

遇罗克在《出身论》中批驳“血统论”的荒谬,并揭示因出身而受歧视已经是中国严重的社会问题。他还敏锐的指出“一个新的特权阶层形成了”,利用血统来维护自己的特权。他还提出“在表现面前,所有的青年都是平等的”“任何通过个人努力所达不到的权利,我们一概不承认”。

遇罗文:“他这篇文章主要的宗旨就是争取人权。《出身论》的主要思想就是这个,主张人人平等,你没有任何理由说,这些人生下来就是个罪人。”

遇罗克的弟弟遇罗文在广州找到了简便的印刷方法,他们首先油印了一批《出身论》贴在街上,立即引起了很大反响。后来又出版《中学文革报》,以“北京家庭问题出身研究小组”的名义发表遇罗克的文章。

遇罗文:“《中学文革报》第一期完了以后,读者反响太强烈了,大伙都跟抢购一样,一下就卖光了。头一期我们只出了2万份,后来又加印了7万多份,总共印了10万多份。”

虽然引发社会强烈共鸣,但遇罗克提倡的“平等”和“人权”都是不为中共所容的话题。

遇罗文:“办到第7期的时候,中央文革终于说话了,说《出身论》是大毒草。这时候遇罗克就受到了跟踪盯梢,那是公安局的了。然后到68年1月5号的时候给他抓起来了。在监狱里对他很残暴,他们给我讲,他刚被抓起来就背着戴手铐就戴了半年多。”

1970年3月5号,在所谓的“一打三反运动”中,遇罗克在北京工人体育场被宣判死刑,立即执行。他的眼角膜在死后被移植给了一名劳动模范。

遇罗克用27岁的年轻生命,宣传了一个普世价值——人生而平等。如今,他的《出身论》被誉为文革中的第一份人权宣言。

遇罗文:“现在为什么大伙儿都纪念他呢?也是因为他这篇文章正说中了中共的一个要害。共产党从建政以来就是人为的制造一种不平等,这是它一种统治的手段。”

而遇罗克指出的“不平等”,以及靠血缘形成的“新特权阶级”,40多年来不仅没有解决,反而发展成中共权贵集团,侵吞国家资产。例如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以低价鲸吞资产高达700亿人民币的国企山东鲁能集团。而中共元老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来,除了受贿、贪污、滥用职权,还被海外媒体曝光,涉嫌犯下反人类罪。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