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上免税行人事股权变更 江泽民堂叔孙子双双出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3月24日讯】日前,上海日上免税行发布股权与人事变更信息,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江世干被撤换,江泽民孙子江志成不再是日上免税行的股东。江世干被指是江泽民的远房亲戚,外媒曾披露江家族通过日上资本腾挪将国有资产占为己有的内幕。

上海日上免税行易主

3月22日,大陆澎湃新闻网报导,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免集团)已参股日上免税行有限公司(下称日上免税行),持股比例为51%,变更时间为3月14日。

同时,日上免税行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也由江世干变更为中免集团党委书记王轩,中免集团总经理陈国强出任日上免税行董事一职。

按照最新变更后的股权结构显示,江志成的博裕资本已不再是日上免税行的参股股东。

上海日上免税行股权人事变更。(网路截图)

江氏家族敛财的资本腾挪之术

香港《壹周刊》2013年8月报导,与江泽民相识于1986年的江世干,其实与江泽民生父、汉奸江世俊和过继父亲江世侯(又名江上青)同属“世”字辈的远房亲戚。“六四”后不久,江泽民踩着学生的尸体上位,江世干就从海外移居回上海,打着江泽民的旗号,捞金融、捞保险、捞基金。

报导还披露江志成和江世干的密切关系,包括江志成报住的香港豪宅和名车都是江世干名下公司拥有。

2014年4月11日,路透社一篇特别报导《私募股权基金行业的太子党》披露,免税商店在中国大陆一直为国营所垄断,直到江泽民主政的1999年才把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免税商店对外开放。

原本经营其它领域的江世干赢得投标,在浦东机场开设免税商店日上免税行。以后的10年期间,江世干的生意快速发展,成为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排名仅次于国企、中免集团的超级免税连锁店。

2000年,时任中共总理的朱镕基主管的国务院将上海以外的所有免税店业务控制权,从地方政府移交给中免集团。但2005年,日上免税行却打败中免集团,获得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开设免税店的10年许可。

2011年初,江志成的博裕资本购得上海及北京国际机场的日上免税行。银行家们估值日上免税行应该在16亿美元左右。但博裕的估值仅为2亿美元,出资约8,000万美元收购日上免税行的40%股份。

路透社报导质疑,为什么江世干的日上免税行能够在江泽民主政时代以“特批”形式打进中国?江世干为何要以似乎是折扣价格卖掉生意兴隆的日上免税行40%的股权,甘愿让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在丰厚的利润中分一杯羹?

江志成创造的“业界奇迹”

路透社2014年4月11日的报导还说,2010年在香港注册的博裕基金起初名不见经传,但过去18个月以来,这家金融公司成功促成在业内引起广泛关注的两宗“首次公开募股”交易,对像是中国电子商务龙头阿里巴巴集团和中国国营信达资产管理公司。

而当时博裕首期私募投资基金集资10亿美元,投资者包括香港李嘉诚基金会和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Temasek)。预计当年内推出第二期,计划的筹资是15亿美元。

业内人士评论说,没有任何一家以中国为主要市场的金融公司,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这样辉煌的业绩。

路透社的报导认为,博裕基金的成功主要得益于一位28岁的年轻人,他就是中共前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

美国哈佛大学本科毕业的江志成于2010年9月在香港注册成立博裕基金,随着后来四位重量级的金融界人士入股,江志成变得低调起来。他创办并参股的博裕基金在强手如林的金融界脱颖而出的过程中究竟扮演了什么地位,目前还不得而知,但从博裕2011年购买“日上免税行”这笔利润丰厚的交易中,人们可以看到他的祖父江泽民影响的蛛丝马迹。

习李王联手围剿江家帮

日上免税行的股权与人事变更信息显示,这一利益地盘已经从江泽民家族手中被接管。

此前3月1日,中共上海市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落马。陈旭曾任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是时任上海政法委书记、江泽民侄子吴志明的第一副手。

3月5日,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高调宣布:“年内全部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降低多种电信费用”,而长期操控与垄断中国电信业及电信费用牟取暴利的,正是被称为“电信大王”的江泽民之子江绵恒。

同日,习近平到上海人大代表团,要求上海官员要有“新作为”、负起“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对江泽民的上海帮大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等官员问责、施压意味明显。

3月16日,被指江绵恒马仔的中共上海市前副秘书长戴海波“受贿、隐瞒境外存款案”开审。

(记者云涛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唐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