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铭:古之奸佞魏忠贤与今之酷吏周永康

此文引用两个坏事做绝的恶人:古之奸佞明朝太监魏忠贤,今之奸佞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

唐朝的《推背图》和明朝的《烧饼歌》早已预言了将明朝推向深渊的两个人:宦官魏忠贤和熹宗的乳母容氏。《推背图》第三十一像图中画有一男一女,男的指魏忠贤,女的指容氏。谶文写道“当涂遗孽,秽乱宫阙。一男一女,断送人国。”《烧饼歌》中则说:“阉人任用保社稷,八千女鬼乱朝纲。”这“八千女鬼”就是一个“魏”字。

魏忠贤生于隆庆二年,原本是河间府肃宁的一个市井无赖,吃喝嫖赌导致倾家荡产,无奈之下进京做了太监。他勾结熹宗的乳母容氏,升任总督东厂太监。魏忠贤深知自己无德无能,反对者甚众,为了维持自己的地位,魏忠贤采取两种策略:一是网罗亲信,结成政治帮派;二是全力镇压反对者。

魏忠贤控制了皇帝以后,便把持朝政,结党营私。在魏忠贤淫威之下,一些趋炎附势之徒,纷纷投在魏忠贤门下,先后集结约有80多位大臣,形成了臭名远播的“阉党”。

天启五年开始,朝臣们对魏忠贤的赞颂变得铺天盖地。朝廷也对魏氏不断加以封赏,魏氏转眼成为天下最显赫的家族。魏忠贤先被称为千岁,后称九千岁,再后来居然被称为“九千九百岁爷爷”,离万岁只有一步之遥了。

公元1623年魏忠贤接管明朝的特务机关东厂后,开始打击朝中异己,残害忠良,制造了多起骇人听闻的冤案。

天启三年,东林党人杨涟首先发难,上疏罗列其二十四宗罪,魏忠贤为此切齿痛恨东林党人,杖死工部郎中万燝,先后罢斥大学士叶向高、吏部尚书赵南星、左都御史高攀龙、吏部侍郎陈于廷及杨涟、左光斗、魏大中等数十人。

魏忠贤凭空捏造杨涟受贿白银二万两,将其逮捕入牢,命狱卒使用钢针做刷子,刷杨涟全身,用铜锤把肋骨砸断,把杨涟打得皮开肉绽,体无完肤,不到一月就被活活折磨死了。

杨涟被害后,又相继有十几个大臣死于非命。为了钳制不利于他的言论,魏忠贤派出东厂特务,四方流窜,无孔不入。只要听到有冒犯魏忠贤九千岁的话,当下就打个半死,甚至使用剥皮、割舌等酷刑,害死的人不计其数,朝野上下都笼罩在恐怖之中。

然而,无论作恶者多么位高权重,不可一世,因果报应却是绝对的真实不虚,富贵荣华如昙花一现,转眼间上天的惩罚就到了眼前。

魏忠贤某年过生日,忽然来了一个道人。道人一手拿拂尘,一手持藤杖,见到魏忠贤后厉声痛骂:我与公公你久别之后,今日才得在此相见。现在你富贵已极,怎么就把我给忘了呢?你能欺君欺人,难道还能欺天吗?你这猪狗不如的家伙,我还要看着你将来被千刀万剐呢!随后他两袖拂空一甩顿时就消失不见,大家都惊讶不已。

天启七年八月,熹宗病死,其弟弟、信王朱由检即位,即是崇祯帝。魏忠贤还想继续控制崇祯帝,但没有得逞。崇祯皇帝即位不久,就把容氏赶出皇宫。同时,各地官民上本论魏忠贤之罪的竟达数百本,崇祯片纸不遗,亲自批阅,看到阉党所为令人发指,不禁动怒,下诏擒拿魏忠贤等人,抄没家产。十一月,魏忠贤被免职,谪发凤阳守祖陵。之后又命锦衣卫擒拿魏忠贤,魏忠贤行至途中接到密报,自知末日已到,生不如死,于是悬梁自尽。

崇祯下令凌迟魏忠贤尸体,悬其首级于河间示众。又下诏在宫中浣衣局杀了容氏。同时,斩杀了许多魏党党羽,抄没他们的家产。魏忠贤畏罪自杀后还被碎尸万段,完全应验了道人的预言:魏忠贤真的被千刀万剐了。

不但如此,那些助纣为虐的“秘密警察们”都没有好下场。曾经担任厂卫提督的刘瑾,遭凌迟处死;西厂的缔造者汪直,最终落了个被放逐南京御马监,废弃而死的下场。甲申明亡,很多厂卫带头投降李自成,但李自成对他们不是打杀,就是赶走。这些曾经横行一时的“秘密警察们”,被民众追逐喊打,“哀号奔走,青肿流血”,衣服被扯得稀烂,随身的钱也被抢得精光。

三百多年后的今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末日大戏正在上演着,文中的两个人物魏忠贤和周永康,所不同的是一个是宦官专权迫害忠良的太监,一个是道德败坏坏事做绝的杀人酷吏。

我们再来看一看今之酷吏周永康。周永康2002年底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公安部长等职后,凌驾于法律之上,摧毁国家法制和国家正常司法秩序,极力扩张政法委、“六一零”、公安部系统黑势力范围,操控、捆绑国家整个公检法系统,全面推动和实施迫害法轮功。2008年,周永康升任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常委,成为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直接代言人。

当上亿人以真、善、忍为修身准则,坚信佛法真理时,红朝小丑江泽民被妒嫉冲昏头脑,一意孤行在中华大地上再一次掀起了血雨腥风。为了达到迫害目的,江泽民建立了一个跨部门的法外机构“六一零办公室”,并令其与政法委合署办公,超越法律和宪法之上,插手行政、司法、企业、宣传、教育、文化、外交等诸多领域,其邪恶程度比魏忠贤用东厂制造的恐怖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周永康则是这场迫害运动的极力推动者,充当着历史上最邪恶的酷吏角色。

据《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迫害法轮功元凶周永康罪状公告中,列举了周永康八项罪名:(简略)一、横行四川,灭绝性迫害法轮功群体;二、摧毁国家司法体制,建立政法委第二权力中央;三、流窜全国各地,疯狂指挥镇压;四、酷刑折磨,肆意杀戮;五、诽谤宣传,表彰凶犯;六、指令药物转化、药物杀人;七、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魁祸首;八、操控海外特务机构,疯狂迫害海外法轮功群体。

周永康掌控公安部、政法委之后,在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的惨案越来越多,如河北怀来陈运川一家六口被迫害死五人;新疆昌吉市白万珍一家五口在迫害中相继离世;辽宁省清原县孙鸿昌一家八口在迫害中五死一残;河北石家庄市高级工程师冯晓梅三位至亲被迫害致死;吉林市董淑兰一家八口遭受严重迫害;内蒙古田心全家六口人都遭受残酷迫害,全家六口人累计被非法劳教、判刑四十一年……等惨绝人寰的惨案。

2004年5月7日当晚,原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连续遭受7个小时电击严重毁容,后被法轮功学员救出。公安部将高蓉蓉走脱事件定为“26号大案”,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插手实施报复。在罗干授意下,辽宁省政法委、610、检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门联手封锁高蓉蓉的消息,参与营救高蓉蓉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到残酷迫害。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医大一院急诊室去世,年仅37岁。高蓉蓉被“毁容灭口案”在国际社会曝光后,引起了举世震惊。

全国范围内酷刑泛滥,拳脚殴打,各种鞭刑,各种电刑,各种冻刑,暴晒,捆绑,各种铐刑,火烧,烙烫,各种吊刑,竹签和铁丝穿扎,头浸粪桶,把妇女用过的月经纸塞满口腔、污血四溢,口灌粪水、浓盐水、灌毒药,老虎凳,死人床,水牢,五马分尸,在其丈夫面前把怀孕大法弟子高高吊起、反复突然坠地、残杀婴儿和母亲,各种手段的生殖器官摧残、强奸、轮奸,把好好的学员送进精神病院残害成痴呆、疯癫或默默的或痛苦呼号著死去,等等等等。几百种精神侮辱和肉体酷刑,违反人伦,人性、生理、超出了人类所能设想的及所有的犯罪行为方式。

据明慧网资料显示,自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五年中,被中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总数约239万人次;中共投入洗脑班工程建设费用约23亿元;洗脑班不法人员向学员“责任单位”强收“教育费”和“陪教费”约615亿元,获得中共政府“转化奖金”约412亿元,敲诈勒索学员家属约173亿元,合计约1,200亿元。

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中,周永康以窃据国家领导人的高位,掌控整部国家机器涉入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出售尸体、或焚尸灭迹这一群体灭绝性犯罪中,并迅速在全国地方、军队铺开、蔓延。周永康操纵政法委系统下的全国劳教所、监狱、集中营,与司法界、医学界、贸易界、黑社会、贪官污吏联手,形成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杀人网,出售器官、活体试验、贩卖尸体牟取暴利。周永康的儿子周斌,以法轮功学员调包顶替死囚犯收取钜款,行刑时被活摘器官害死,死囚犯逍遥法外。从迫害法轮功起至二零零六年高峰期至今,全国被活摘器官杀害的法轮功学员实际达几十万人之众。

“据二零一六年六月份,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等三人发布了一份新报告”他们在对中国七百一十二家医院开展肝肾移植的公开记录进行了细致的取证调查之后断定,中国医院每年进行六万到十万例器官移植,由此推算,疑被中共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至少应在二百万以上。活摘器官的罪恶被认为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令举世震惊!周永康掌管中共政法系统,疯狂推动迫害法轮功,主导并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凶犯。

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落马被立案审查;当年12月5日移送司法机关;2015年6月11日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在审判中,迫害法轮功和活摘器官的罪恶却被掩盖,等于是没有完结的审判。罪恶只能隐瞒一时,江泽民、周永康等凶犯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恶必遭天谴。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无论魏忠贤还是周永康,任何奸佞的下场都是没有好结果的。传说,阴曹地府有一幅写给阳间的对联:上联云──“阳间三世,伤天害理皆由你”,下联云──“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横批──“你可来了”,地狱的大门无时不在向这些恶人敞开着。那些曾经或仍在参与迫害的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及仍在台上操控和指挥实施迫害的大大小小老虎苍蝇们,你们可想到这些?俗话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古今多少例子在证实著这句至理名言!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