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经国并非遭遇强拆? 网路热文揭“美丽乡村”残酷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3月25日讯】江西省赣州市老农明经国抗拆怒杀村官,引起持续关注。日前有网文披露,赣州临近地区村官为面子工程,无补偿无通知任意拆除民房的暴行,或可揭开老人杀人的真相。文章指,政府任意胡作非为,已超越强拆

明经国杀官后,很多人表示同情,认为其属于正当防卫,有律师赶赴赣州免费为其辩护。因官方一直否认强拆并封锁消息,一个老实本分的花甲老人因何一怒杀人,具体细节让外界颇费猜疑。这篇网文透露的细节可能让事实真相更近一步。

知情者披露:江西农村无补偿无通知强拆民房

3月23日,网友“大风如刀”在凯迪社区发表原创网文——《明经国可能并非遭遇强拆——我所知道的美丽乡村》,以亲身经历对明经国怒杀村官的原因进行了剖析。

网文中公布了作者于去年11月28日完稿的一篇《不是强拆而是宣战——请吉安市泰和县政府辟谣》文章。

在该文章中,作者披露,在与赣州比邻的江西省吉安市泰和县澄江镇,独居于该镇某村的某老人,偶遇村官被告知,其名下的老宅“严重影响美丽乡村建设”,被当地官员查访之后立马定为危房,次日即将强拆,不由分说。

消息传来,千里之外的儿女婿媳感到震惊,立刻电话细问其详情。村官告知,当地建设新农村,上面命令所有危困户必须在年底脱贫,标志之一就是拆除所有危房,“眼不见心不烦”。而强拆竟然没有任何补偿,全村一视同仁,连材料都一车铲走,做垃圾处理。如果房主希望回收残值,必须自己出工出力,过时不候。

村官声称,因当地村民很多外出务工和谋生,不少房屋甚至无人留守,因此当地政府统一规划,不用事先通知事主,只要被认定危房,就可以直接拆除。而危房的认定标准,仅凭当地官员走马观花,随口而定。如有不服,尽管去告。

该村官对老人的儿女说,因为与老人偶然相遇,且考虑亲戚关系,便提前招呼。

文章称,老人的旧宅,乃民国时期的建筑,为当地大户人家,据说曾为蒋氏父子的临时行辕。因年久失修,久无人居,与周围林立的新居相比,确实寒酸破败,因此也被限令立即强拆。如不同意,则必须立马翻修,不准任何拖延和耽误。

文章质问,这叫什么美丽乡村?孤寡老人饿死的不管,病死的不问,仅仅因为房子破败有碍观瞻,就要强行拆除。且不提供过渡房,不给任何补偿,不作任何协商,甚至不经任何告知。当地官员,为了自己的面子和形象,罔顾苍生疾苦。这不是逼上梁山的节奏?

文章指,此事关乎强拆,又绝非强拆。即便强拆,还有诸多前置程序。当地政府还要事先协商,还要在墙上画个圈,写个拆字诏告百姓,甚至还需要出具相关手续给业主。

而当地这种拆除“危房”的过程中,任何人的私宅,不管有人无人,只要被某些官看不顺眼,就可以不用协商赔偿,不经任何程序,甚至根本就不通知你,立马拆除。等你回家看到断瓦残垣,都不知道是遭遇了土匪强盗,还是飞来横祸!这已经不是强拆,而是公然挑衅民意,是赤裸裸的犯罪!

在此文之后,作者补充道,文章中披露的内容,除了个别细节有待进一步证实外,主要事实的绝对真实,作者甚至亲临现场参与交涉,目睹了全过程。

作者表示,当时因为遭遇强拆的老人惧怕当地势力,且与村官都有沾亲带故的关系,不想把事情闹大,因此应其要求,文章完稿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披露。

作者透露,目前的情况是,老人受不了威逼利诱和软硬兼施,最终在没有任何补偿的情况之下,同意拆除该处老宅。因为老人及其随后返乡的儿女们权衡利弊,既无时间又无精力,一旦发起维权旷日持久,不堪承受,还担心得罪村官而给独居乡下的老人平添麻烦,最后只好委屈求全。

在拆除老宅时,家人唯一的要求就是,强拆时对可回收的材料尽量保护,包括石雕和和各种雕花饰品尽量不损坏。而对方虽然答应,但只是个空头支票,挖掘机到现场仅仅一个多小时,整个民国时期的建筑就成一片废墟,根本没有时间抢救和搬运。

作者说,据可靠消息,当地精准扶贫和建设美丽乡村的工作仍然在继续。前期主要针对那些交通比较便利、上级下乡检查可以很容易发现的危困房和独居老人,目前已经延伸到比较偏远的地区。

在南溪乡有个独居老妪,身边没有儿女,其栖居的土坯房也再次纳入拆迁视野,不过当地政府并不提供过渡房安置,只是发出通知,限期强拆。

作者分析,赣州南康的明经国,离吉安并不遥远,可能也遭遇了同样的不公。可怜的老人花甲之年身陷囹圄,甚至还有杀身之祸,只是为了捍卫自己的祖屋。

作者表示,在地方官员的眼中,只要将有碍观瞻的房屋拆迁,就貌似脱贫了,就变成了美丽乡村。这样的逻辑匪夷所思,似乎把乞丐杀光,就算是消灭了贫困。乡村的基层干部为了自己的面子工程,罔顾当地百姓利益,他们有的是办法让当地农民“自愿”拆迁,甚至不用支付分文补偿,这就是美丽乡村的残酷现实。

明经国之子:当局删除强拆证据

上述网文披露的情况,和此前外媒报导的一些细节暗合。

3月20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赣州市强推拆除农村空心房运动以来,当地已在无补偿的情况下拆除了大量民房。市委书记李炳军多次表示要用铁腕手段强行拆除空心房。

网友提供的照片显示:明家老房已被拆去一部分,而官方公布的照片有意误导读者。(网络图片)

同日,明经国的儿子明帮伟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透露,当地官员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突然强拆,其父反抗才一怒杀人。

《美国之音》报导,明帮伟表示,那个房子他们家还需要住人的,不属于“空心房”的范围,而且当时强拆时,他们家老房子里面还有许多农用工具没有搬出来。

他还说,事发时他的弟弟也在现场,用手机拍摄了他们拆房屋的证据,但是他弟弟随后被警察拘留,这些证据也被删除了。

他表示当地村霸、乡霸横行,父亲抗强拆无罪,要为他讨说法。目前已遭当地政府封锁消息,他被当地警方控制,所有电话都被监听。

3月20日,代理律师郭莲辉要求会见明经国遭当局拒绝,并受到其所在律所和司法局的约谈。

明经国杀村官事发于3月17日,江西赣州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卓宇乡官带队,到明经国家拆除空心房(闲置房屋)时,遭明经国用镰铲袭击致死。翌日,明经国被警方抓获。

明经国涉嫌杀死强拆村官被抓后,当地宣传部和党媒都统一口径,称此前政府已经与明经国谈好拆除空心房,明经国用镰铲袭击带队拆空心房的乡人大主席卓宇时,卓并没有在指挥强拆他家房子,并称明经国是趁卓接电话时发动突然袭击。

但据当地村民称,官员在未谈好条件下突然强拆,明经国被捕时更大喊是“遭他欺负”。

(记者云涛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凯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