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动世界乐坛的钢琴才女 文革中全家自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3月25日讯】顾圣婴,曾经在国际大赛中屡获大奖,五十年代蜚声海外,被誉为“真正的钢琴诗人”。在国内则是出身不好的“杀关管子女”,十余年积极的“思想改造”,仍未能让她逃脱文革中被批斗的命运。在被定性为“反革命”的当晚,她和母亲、弟弟选择了全家自杀

顾圣婴,曾经是中国著名的钢琴家,也是五十年代一颗耀眼的艺术明星。

她曾经名震世界乐坛,被国际权威评为“天生的肖邦演奏家,真正的钢琴诗人”;她曾经在国际大赛中多次获得最高大奖,为国家争取了无数荣誉。

她在父亲被抓入狱后,没有出走海外,而是选择靠拢中共,进行所谓的“思想改造”;她把曾经对艺术的热爱深埋心底,很投入地“下农村、去工厂,弹奏红歌,让钢琴艺术革命化”,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没能阻止她最后成为文革中的斗争目标。

在被造反派们当众掌掴,宣布她将成为批斗会主角的当晚,曾无数次目睹亲朋好友悲惨经历的顾圣婴,和母亲、弟弟一起打开了家里的煤气阀……

那一年,顾圣婴还不足30岁。

顾圣婴的钢琴生涯

顾圣婴(1937-1967年),原籍无锡,生于上海。她从小具有音乐天赋,3岁学琴,5岁进中西女中附小钢琴科学习,9岁时受到中西小学琴科主任印贞蔼的亲自辅导,琴艺大进。学琴之外,喜好书法、绘画,并广泛阅读中外文学名著,籍此扩展自己的感情世界,以促进钢琴演奏艺术的提高。

1949年就读中西女中(后为上海市第三女中)初二,并从上海音乐学院杨嘉仁教授学钢琴。1953年5月又得著名钢琴家李嘉禄教授指导,掌握欧洲各种流派和风格作品的演奏技能,并从马荣顺、沈知白教授学音乐理论和音乐史。

1953年,16岁的顾圣婴开始登上音乐舞台,和上海交响乐团首次合作,演出取得了极大成功。第二年,17岁的顾圣婴即担任上海交响乐团的钢琴独奏演员。1955年2月26日在沪举行首次独奏音乐会大获成功。1956年入天津中央音乐学院进修,后又去莫斯科学习。

1957年,这个20岁的小姑娘在莫斯科举行的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会上荣获钢琴金奖。40多位评委认为这位中国小姑娘的演奏“是一个奇迹”、“那种快速的触键技巧令人赞赏……”

1958年,这位中国小姑娘又在日内瓦引起了轰动,她在第14届国际音乐比赛中荣获女子钢琴最高奖。


顾圣婴1958年获日内瓦国际钢琴比赛最高奖。(网络图片)

获奖后,顾圣婴应波兰政府的邀请在波兰举行巡回演出,在美丽的国度波兰,顾圣婴得到了她一生中最为珍贵的一件礼物:肖邦的石膏手模。

1964年参加比利时国际钢琴赛再次获大奖。西方音乐界反响强烈,瑞士国家电台、电视台分别向全欧洲转播了颁奖音乐会的实况。

同年,她在比利时伊丽莎白皇太后国际钢琴比赛中再次获奖。她的杰出表现令欧洲人惊叹不已,国际权威评论称她是“天生的肖邦演奏家,真正的钢琴诗人”,是“高度的技巧和深刻的思想性令人惊奇的结合”。“她的演奏着重诗意和发自内心的感受……肖邦的乐曲在她的手下呈现出不可再现的美”。

如今年过七旬的刘诗昆至今仍深情地评价和他同时代的顾圣婴:她的钢琴风格是“轻功”,秀丽澄明的音色,轻巧快速的触健技巧,明快利落,宛如珠走玉盘。优雅的家教,谦逊的人品,聪颖的天资,出众的才华,朴实的衣着,拚命三郎的忘我的工作精神……她身上有太多的美好光明纯洁。

逆来顺受的思想改造

顾圣婴17岁时,正在她的艺术生涯辉煌开始的时刻,她曾任国军将领的父亲因潘汉年案牵连,被捕入狱。顾圣婴不仅痛失慈父,还因此成了“杀关管子女”。

此后的顾圣婴,一心靠拢组织,主动进行思想改造,想要随着主流意识形态走。

1954年,顾圣婴加入中共共青团,当年就被团市委表彰为先进青年,后又当选为市文化局团委委员、局优秀团员等,并成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

她还积极地下农村、去工厂,为工农兵演奏。这些她一点也不反抗,而且还努力实行。

文革前,她投入演奏用红歌改编的多个钢琴作品,甚至把钢琴搬到上海重型机械厂的车间里,去给工人弹琴。

可是,她内心充满矛盾和痛苦,在贝多芬和红歌之间辗转徘徊。她在灵魂深处酷爱那些伟大的音乐作品,酷爱肖邦、莫扎特、贝多芬。可在中国那个荒谬疯狂的世界里,她又怕自己的爱,怕自己的阶级立场站错了,何况她的父亲还在劳改营里,她不能不处处小心。

她的许多朋友,像殷承宗、鲍蕙乔都曾提到顾日常生活中的忧郁,她活得沉重,心里有苦说不出。

绝望中全家自杀

文革是一个充满嫉妒的年月,谁有才华就是重点被批判对像。所谓的“文化大革命”,自然也不会放过艺术领域的优秀人才。

顾圣婴所在的上海交响乐团有多位尖子被迫害致死。

指挥家陆洪恩因“反对”姚文元的文章而被捕,1968年4月28日被判处死刑枪毙,这是“文革”中在上海第一个被处决的高级知识份子。

乐团的中提琴家周杏蓉也受到迫害,在1968年秋天自杀身亡。

上海音乐学院在文革中有十七个“非正常死亡”:以死抗争的有上海音乐学院的教授杨嘉仁和妻子程卓如(上海音乐学院附属中学副校长),夫妻二人被批斗后,先是吞服了安眠药然后开煤气自杀,钢琴系主任李翠贞1966年开煤气自杀,音乐理论家沈知白1968年自杀,管弦系主任陈又新1968年跳楼自杀……

当这些教授们被“斗争”时,不但遭到红卫兵的殴打,而且被强迫和其他被“斗争”的教员互相殴打。红卫兵命令“牛鬼蛇神”们站成两排,打对面的人的耳光。

而作为“杀关管子女”的顾圣婴,自然也是受尽屈辱。被她视为生命的、由波兰政府赠送的“肖邦手模”,却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摔得粉碎。

玉洁冰清、心底善良的顾圣婴,当时已被吓得六神无主,她毕竟是一个纤弱的女艺术家。但她仍然努力小心翼翼地逆来顺受,希望能躲过这场劫难。

1967年1月的最后一天,又是一场批斗会,顾圣婴再次被造反派带到全体乐团员工面前接受批判。他们扇顾圣婴的耳光,揪住顾圣婴的头发让她跪下向毛泽东谢罪,并宣布她已被定性为“白专典型、里通外国的叛徒、修正主义分子、历史反革命的子女……”通知她第二天参加她个人的专题批斗会。

这个残酷的定性,成了压倒顾圣婴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一晚,她和母亲、弟弟共同做出一个无比痛苦的决定,三个人开煤气一起自杀。

第二天凌晨3点左右,一辆救护车朝愚园路749弄中心医院呼啸而来。从担架抬下来的三个人已经离开人世。

这一年,顾圣婴还不到30岁。她的弟弟顾握奇,正是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刚刚踏入大学的大门……

也许,他们想躲避,躲避这个令他们迷惑,令他们不解也令他们恐惧的社会。也许,他们是想用最昂贵的代价——生命来表达对邪恶势力的抗争……

一个人自杀而死,反映个人的绝望。全家一起自杀灭门,反映的是一个阶层对这个社会的绝望。

(记者云涛报导/责任编辑:凯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