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山:“中央不任命”不可能出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香港特首选举前夕,有关“中央不任命”的各种说法甚嚣尘上,并且直接针对具体的候选人,有名有姓。这种说法,如果真是北京最高层的意思,则将给香港未来带来巨大的不确定,对香港一国两制造成极大冲击。

为此,大纪元向多名北京权威消息人士反复确认,都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即: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

来自北京的消息说,习近平目前最担忧的问题,是中美关系,包括两国经贸和地区合作的问题,一旦这个关系破局,中国将会十分被动。因此,习当局并不希望在香港,甚至台湾,出现较大的混乱。尤其是香港,如果未来出现大的麻烦,将给中国处理复杂国际关系带来很多的掣肘。借由这样的判断,才有习近平“不钦点”,以及“三个候选人中央都信任”的说法。

本来,这是一个简单预测。因为假如真的发生当选特首不被中央任命的情况,香港的所谓一国两制则无存,北京政府的信用因此破产,由此在香港所引起的各种连锁反应,更是任何人都难以预料。习近平和李克强最近一段时间,多次强调“不走样,不变调”,岂不成了赤裸裸的“阳谋”。

但问题在于,确实有不少所谓“不任命”的声音。究其根本出处,大约都可指向某些具体的执行部门,而在这些执行部门的后面,也的确可能存在最高层某些人士的推动。所以,有关“中央”的这个模棱两可的概念,就颇为耐人寻味了。因为,最起码在香港选特首的这个问题上,好像北京有不止一个中央存在。

其实,香港社会存在的问题并不复杂。在经历了数十年的增长之后,香港已经进入了一个发展瓶颈,跨越这个瓶颈,需要一些结构性的进步。但香港的特区政府并不是一个完整意义的行政权力机构,比如税制调整、资本控制、利率、汇率等问题,香港特区政府都没有完整的控制权力。香港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不能决定移民进入资格的关税区,甚至中国大陆的城市,都可自行决定对什么人给予或者拒绝发放“户口”。

2012年,香港的坚尼系数,已经高达0.537,远远超过联合国贫富悬殊警戒线。通常而言,政府必须经由调整税制和福利政策实行再分配,但香港不行。

香港十大家族的年收入,占据了香港GDP的三成多,而其中九个家族是地产商,因此香港资产占有的悬殊,更是极为严重。香港的高地租,明明已经成为香港经济发展的一大障碍,但缺乏政策工具的特区政府却是束手无策,毫无办法。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的产生,恰恰强化了这一问题。因为特首的权力来源,一是香港的商界(因为他们可控制大量功能界别),二是中央的各个功能部门和利益团体,而恰恰两者却高度结合。

社会效率和社会公平,从来都是社会发展的两个基础,就像人的双腿一样,只有分别向前迈进,才能平衡地稳定前进。缺乏了社会公平的跟进,无论祭出什么样的专业理论,最后必然导致社会大撕裂,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香港占中运动,固有政治上的分歧,但究其根本,无非是中低产阶级中,那些对前景相当绝望的年轻人的情绪宣泄。

香港特首权力形成的特点,决定了特区政府政策必然大幅度倾向权贵和商界。依我看来,这才是“中央不任命”中“中央”的真正含义,在这里,“中央”其实赤裸裸地就是这些具体执行部门官员和商人们的利益符号。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