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杀人案急速发酵 警匪勾结深层黑幕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3月28日讯】山东护母杀人的青年于欢被判无期徒刑,引发海内外舆论沸腾。中共最高检被迫介入调查。与此同时,案件背后警匪勾结放贷,打击报复苏银霞的黑幕遭持续曝光。

于欢姑姑透露,该案被杀的高利贷头目杜志浩与政法系统勾结,在当地一手遮天,命案事发时正因苏银霞状告高利贷集团遭公安报复。而微信消息指,该高利贷集团放贷的资金来自当地的政府官员。评论指,中共政法系统仍在延续周永康时期高压维稳、无法无天的做派,对抗习近平的“依法治国”。

海内外舆论掀风暴 最高检被迫介入

2015年4月14日,山东省聊城市冠县的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女老板苏银霞和儿子于欢,遭高利贷者辱骂殴打,苏银霞甚至遭强逼吃屎和性羞辱,警察坐视不管。于欢被迫反抗刺伤4人,其中一名头目最终失血过多死亡。去年底,聊城中院判于欢无期徒刑。此案曝光后引起社会咆哮。

周日(3月26日),最高检宣布介入调查平息民愤,并已派人前往山东省聊城市调查于欢是否正当防卫,警方有否渎职。

于欢姑姑:警匪勾结报复苏银霞

周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为于欢申诉的姑姑于秀荣称,于欢的妈妈苏银霞被抓,是因为一直告状申诉,所以被与高利贷集团有关联的刑警队长报复。

她说,于欢出事的那一天,当地公安说苏银霞私刻公章。半年以后,开庭的那一天,没有找到什么证据,但是公安局他们还是把苏银霞抓走了。

于秀荣披露,此事就是公安局一个姓吴的和一个姓王的一手操作的。姓吴的是刑警队长,他跟那个收钱的黑社会头子是一伙的。死的那个杜志浩,他的亲哥在检察院公诉科工作。在冠县那个地方,他能一手遮天。

于秀荣说,涉案高利贷集团此前放出消息称,指公检法都是他们的人。即使哥嫂一家已遭报复,但他们创办的企业,还要面临被人强占的命运。

此外,一位熟悉情况的人透露,苏银霞遭高利贷者暴力追债的时候报警,但警察去了现场没有干预。因此他判断,警察和这些放高利贷的有关联。因为如果政府要是想查这些黑社会的话,没有一个能跑掉的,但警察什么都没做。

网友爆料:高利贷资金来自当地政府官员

另据多名大陆媒体人转发的微信消息披露,“杀辱母者案”中,死者杜(杜志浩)的亲二哥在冠县检察院公诉科工作,吴的后台是县人大主任,于家事情轰动全县,正义人士直接捅到山东省检察院,才异地用警。

有人问杜志浩的保护伞是谁?张杰律师给出了答案:山东辱母案放高利贷的钱原来是公安局、检察院、镇政府人员的钱。大家明白警察为啥不作为,法官为啥瞎判了吧?—法制腐败是独裁暴政逐级授权作恶的必然结果。


网友爆料:山东辱母案放高利贷的钱来自公安局、检察院、镇政府官员。(网络截图)

还有陆媒报导,网上流传的一封举报信显示,此案中高利贷集团的头目吴学占以房地产公司名义高息揽储,招揽社会闲杂人员从事高利贷和讨债业务。

在山东冠县,不少企业热衷于向吴学占借款。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媒体,现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企业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为了资金周转,部分企业宁愿铤而走险,互相担保向吴学占借高利贷。

济南公安疑似回应:暗讽网友是驴

《济南时报》报导,3月25日晚,“杀死辱母者案”曝光后,济南公安官微疑似发布微博回应此事,引起网友争议,随后又发布了一张毛驴撞大巴的图片,疑似暗讽网友是驴。


济南公安微博疑似回应
辱母杀人案,讥讽网友是蠢驴。(网络截图)

随后该报记者联系到济南公安一相关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称,这两条微博没有任何含义,不代表济南公安的任何观点,且是未经请示的个人行为,值班人员也并非警察。

目前,两条微博均已删除。

舆论一边倒谴责中共政府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这一案件立即引爆了网路,网民群情激愤,发出逾150万条评论斥责判决不公,一边倒地站在被告人一边。

不少网民指责,法院判决荒唐,以法律的名义逼迫公民做窝囊废。还有企业主指,近几年经济下行,地方企业难从银行借取贷款,部分企业惟有铤而走险,向民间借高利贷,逼债情况屡见不鲜。是否要等到出了人命,才予以重视?

报导援引山东异议人士张恩广指判决荒唐,“这种制度(指中共制度)下的法律,就是对良知的透支,一种助纣为虐,在一个国家如果司法不公正人人自危。”

宪政学者陈永苗表示,命案发生前,警察赶到现场,却没有带走被高利贷集团非法拘禁的苏氏母子,是对暴力催讨的“默许”,更应该站在被告席上。

有微博引述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称,政府不允许民营企业通过正常渠道借贷,导致地下钱庄猖獗,并纵容其长期存在;对于高利贷引发的黑社会犯罪行为,政府听之任之;等到人民自救时又从重惩罚自卫者,助长黑恶势力无法无天。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瞎管,在整个因果链条中,没看见政府做对一件事。

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曾表示,习近平当局要求“依法治国”,但是如今的政法系统,虽然周永康被抓,仍然是江泽民时期留下的班底,大小官员大部分还是那个时期提拔上来的,高压维稳、无法无天、欺压民众、草菅人命,依然在对抗“依法治国”。

(记者云涛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唐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