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可:我为什么不骂美国或美国人

网友来信质问,为什么我只讲中国或中国人的种种不堪,从来不骂美国或美国人?言外之意,我多少有些美狗的嫌疑。就算我是狗,但这事真有点冤枉了我。

至于对我不骂美国人的质疑,确实没错。必须承认,我之所以不骂美国或美国人,绝非无心之过,而是故意为之。因为我根本就不想骂美国人,包括华盛顿型号各异的老爷。我过去不骂,现在不骂,将来也没有骂的计划。

之所以这样,根本原因是我的觉悟太低,缺乏类似人民日报环球日报CCTV等党媒那样的国际主义精神,为美国人民能享受公正自由的生活操碎了心。仅此而论,美国人真挺孙子的,到现在也不给胡锡进发个奖,环顾世界,有谁会比胡主编更关心你们的疾苦?

我堕落如此,完全是受了我妈的影响。我妈是个善良但觉悟不高的农村妇女。小时候,我经常怀疑她是不是我亲妈,因为她总骂我,甚至拿棒子抽。而对于邻居的孩子,总是赞美人家如何乖、如何懂事,哪怕人家是混世魔王转世。

长大后才明白,我到底还是她的亲生儿子,她骂我是因为爱我,为了我好。她之所以“毫无原则”地赞美别人的孩子,只是因为,她认为他或他们的好坏与己无关,仅此而已。我写文章,选择骂谁不骂谁,显然是受了我妈狭隘的小农意识的严重影响。

我不骂美国政府,因为他们的好坏跟我无关。他们学好了,享福的是美国的老百姓,他们学坏了,倒霉的也不是我,我为什么要操心。作为中国的知识份子,我不吃美国的饭、喝美国的水、占美国的茅坑,自然也没有监督美国总统以及华盛顿的责任。

作为中国人,我生于斯长于斯靠中国人的赐予活着,某些人的好与坏跟我直接有关,所以我必须尽自己的责任。跟我妈一样,我骂他们是希望他们学好点,能善待我跟我的同胞。因为他们学坏了我们就要倒霉,就像我学坏了是我妈的麻烦一样。

这样说确实很狭隘,但我确实达不到某些国人的思想高度。他们吃着中国人的饭,骂着美国人的娘,就怕华盛顿的老爷不学好,亏待了美利坚的子民。而对于自己的同胞,就像我妈对待邻居家的小孩,麻木不仁熟视无睹。

即便他们很坏,有些人也要天天唱赞歌,在我看来,可能有严重的自虐狂倾向,完全不拿自己当回事。唱赞歌等同于放弃监督,鼓励作恶,把自己弄得生不如死。既如此,也要为美国人的幸福操碎心,这是什么精神,这大概就是人民日报环球日报CCTV展现出的大公无私的国际主义精神吧。

如果有一天,我开始骂华盛顿了,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我变成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公民,至少我有了美国的绿卡,或者做了美国人的爸爸或姥爷。

也许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想有些人如此认真地监督美国政府,大概是怕他们学坏了,影响自己在美利坚的老婆孩子小三的生活,以及美利坚银行中存款的安全吧。中国对于他们或他们的后代而言,也不过是“亲爱的祖国”而已,美利坚才是他们真正在乎的幸福家园。

简言之,当我领着美国的工资,吃着美国的饭,华盛顿的好或者坏就跟我有关,所以我要骂他,监督他,这是我的责任,也是维护个人利益的必要手段。如果像现在,他们多无耻跟我没多大关系,我何必要操那份闲心。

在此之前,只要我还吃着中国人的饭,拿着中国人的户口本,没有把老婆孩子小三送出去,出于做人的基本良知,我还会继续批评中国特别是那些号称代表我们的精英。如果非要说我是谁的狗,那一定是中国人的狗,因为我啃著中国人给的骨头。既如此,就要尽一条狗该尽的责任。

至于有些人所谓的国际关系,那是另一回事,不是本文讨论的主题。我的建议是攘外必先安内,把自己的事干好了再说。靠骂别人的娘,不会达到建设宇宙强国的目的。结果往往是被骂的没被骂死,骂大街或害怕被骂的先死了,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他们都是被自己弄死的,鲜有例外。

──转自《阿波罗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