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林郑赌命式胜选 于欢“辱母杀人”人性尊严被凌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香港特首选举不出意外,林郑月娥以777选票高票当选成为香港第五届特首,有人说这是对小圈子选举的嘲讽,我认为这是共产党框架下与人民为敌、以人性为敌、以人的尊严为敌的表现,对人直接的蔑视和侮辱,所谓受中央控制就是受党的意志控制,就是谁拥有权力就受谁控制。

而在现实环境中,中共上层出现了对立的双方,习近平的一方和江泽民留下的整个官场体制的一方,所以变成了两个中央,而这两个中央在外还要表现出一体性,结果就出现了两个说法,习近平在两会期间强力去推习核心,而自己的喝水杯子都得自己带着,因为被他推行“习核心”的两会对他充满杀机,他的安全在中共最高级别的会议中都是受到威胁的。这意味着中共的党体系和他推行的政策是对立的。

张德江掌控的整个港澳系统就是与习近平对立的一部分。能够投票选举香港特首的是1200人的小圈子,其中很多投票者考虑到自身的利益,所以必须要听党的话,听党的话就跟老百姓直接对立了,所以出现了可笑场面,民望最高的,老百姓最希望当选的却不是中央要的,不是张德江要的。


林郑月娥当选香港特首后,遭到场内外抗议(视频截图)

这次选举伤了香港人,侮辱了香港人。也侮辱了习近平,习近平说无“钦点”,张德江说林郑月娥获得全体政治局通过,张德江嘴里没说“习核心”什么要求,只是说全体政治局通过,说明全体政治局直接跟习近平对抗。

中共上层权力对垒在香港大选中直接表现了出来。所以,大家就看到了,有党中央就没有老百姓的尊严,这就是这次香港特首选举出现的场面,没有什么可评论的。因为它们恪守的是高级动物的理念,高级动物就是吃人的,摧残人的。

在林郑月娥得到777选票的同时,香港旺角世界上最高的滚梯(通天梯)出现事故,向上的滚梯突然急速倒退,事故导致至少18人受伤。伤者已被送往附近医院救治,其中一名男子伤情严重。


香港世界最高滚梯发生事故(网络图片)

“通天梯”倒行逆施,应对着林郑月娥三条7的当选,有人说,涛哥,7这个数字在广东话里可不好听,虽然在老虎机里三个7就发财了,其实就是赌命。

有人可能会说,你又要来迷信的了,我说过时间无始无终,地球是个圆的,无起点,无终止,生命在任何一个点都是一个过程,无来无去,但在过程中有生有死,这就是生命的两面性,有灵魂和肉体,佛家说人的肉身就像件衣服,谁穿上就是谁。衣服是人造的,肉身也是。很多人就是会骂人,把淫荡放在头脑中,想不到这件衣服是人造出来的,为的是承载你圣洁的灵魂。“万恶淫为首”是中国人的祖先告诉我们的,但有人就是不听,就是用淫荡来彰显自己的权势。有人说很龌龊,但现在国内最轰动的案子就是这么龌龊。

“辱母杀人案”,有人问我,涛哥你怎么看这个案子,我说如果你是一个儿子,一个男人,有人当着你的面侮辱你的母亲1小时,你应该怎么做?有什么可以讨论的?共产党的宣传不是祖国是母亲吗?爱国主义不就是这么说的吗?在中共体制之下,人被摧残了人性之后,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以法律的名义进行讨论,那还是人的社会吗?从灭绝人性的角度上来讲,已经走到绝处了。

BBC报导《“辱母杀人案”-又一个以暴抗暴的悲剧?》中说:“周日(3月26日),中国各大媒体和社交媒体上,最热门的话题当属"辱母杀人案"。

这一案件发生在2016年4月14日,大约10名催债人员来到山东聊城源大工贸公司大院,向苏银霞、于欢这对母子追债。


BBC报导(网路图片)

据中国官方各大媒体的报导,这对母子先被催债者监视,后母亲被催债者用下体侮辱、脱鞋捂嘴;在警察介入4分钟即离开他们所在的办公楼之后,纠纷再一次延续。

‘面对无法摆脱催债者的困局,以及"杵"来的椅子,于欢选择了持刀反抗。’

催债人之一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造成死亡,另两名被刺者被鉴定为重伤二级,一名系轻伤二级。2016年11月21日,于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提起公诉。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罪名成立,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3月23日,《南方周末》刊登报导‘刺死辱母者’,使这一案件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刷屏’,成为近期令人最为关注的法律案件。”

从案情来看,于欢家里的买卖也不小,借了两次高利贷,一次100万,一次35万,她已经还了180多万,利息还了近50万,还有17万还不起了,催债的就来了,侮辱他们一个多小时,最后于欢受不了了,拿着水果刀就干上了,11个人,于欢刺伤了5人,一人死亡。

你说,那11个老爷们,欺软怕硬,见着不要命的就跑,谁也不管谁,于欢拿的是水果刀,死的这个人还是因为不愿意到附近的医院,非得自己开车到另一家医院,在医院里还跟人发生争执,所以失血过多。人都受伤了还这么拽。一个人灌输进去高级动物的思想,面对自己都是利益的,能把自己给毁了。

因借高利贷而发生的案子,我相信在国内太多了,那个社会就是胜者王侯,败者寇,自己非要成功,而不是顺应一个生命的过程,在抗争的过程中,把自己陷入困境,而那个社会生存的方式就是侮辱和被侮辱,已经不会别的了。

“这一案件能够在报导后短短两天时间内引起中国最高司法部门的高度重视,从一个侧面反应中国媒体与社交媒体的舆论作用。

据中国媒体披露的事发经过和证词,死者曾在这对母子面前露出下体,除了言语辱骂还有打耳光等暴力行为。中国司法机构在进一步调查案件各方当事人的时候,永远无法拷问死者杜志浩为何会有如此行为。

很多支持被告于欢的网民都认为,死者杜志浩以及其他追债者不加掩饰的公开猥亵,极尽侮辱之能事的行为,超越了人性底线,是促使于欢以暴抗暴的根本原因。”

“超越了人性底线”,高级动物是无法谈人性的,中共把人当成高级动物就是对中国人的侮辱,这种侮辱能够掩盖人之初性本善,而民众对这个案子的反应体现出了人之初,性本善的光辉。也就是说,在极端的事件中,能够唤醒人性的一面。我相信这么多人在支持于欢的做法时,自己也可能背负高利贷,也可能是讨债者,同时是一个侮辱别人者,也是一个被侮辱者。他们对于欢的支持是生命内在的真实反应。

我看到微信中有人披露,死者杜志浩的哥哥在检察院工作,甚至讨债公司注册地点是公安局,反应出这种邪恶。其实我觉得这事很普遍,在大陆谁做什么都要求声势和势力,当出了人命的时候,这股势力就要起作用,花钱把事情给摆平了,不能让自己的兄弟白死。这就是这个社会建架结构的邪恶,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中说,于欢案件微博评论150万,“网民群情激愤,发出逾150万条评论斥责判决不公,一边倒地站在被告人一边。不少网民指责,法院判决荒唐,以法律的名义逼迫公民做窝囊废。”


有网民为判决表达不满(忻霖提供)

这个时间点此事披露出来,促使更多的人思考自己,内在生命被唤醒。我认为高级动物的邪恶就是胜者王侯,败者寇。同时反应出民间对这个制度的唾弃和拒绝,150万的评论涉及到了这么多人的参与,他们在现实生活中都有着自己的权势系统,有着自己的人脉网路,但撇开自己的利益牵扯,他们内心知道什么叫善,什么叫恶,这就是今天中国人面对的时刻。

我在节目中喋喋不休的讲述这么多,也是希望大家能够抛弃高级动物的观念,而唤醒自己人性的一面,否则人人都是被伤害中,每一个人都是被伤害者,当触及自己的利益的时候,每一个人也会成为伤害他人的高级动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