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辱母杀人案背后: 高利贷黑幕引关注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28日讯】近日,山东“辱母杀人案”引发舆论狂潮,在批评警方随意敷衍不作为的同时,也引出对中国高利贷黑社会如此猖獗的关注。那么,中国为什么会产生高利贷?如此猖獗的高利贷为什么得不到抑制?背后有什么黑幕?我们来看看法律界人士的分析。

“我们误入高利贷陷阱,害了自己,也伤了别人。”这是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中,受辱母亲苏银霞为儿子于欢写的陈情书中的一句话。

据大陆媒体报导,去年4月14号,22岁的于欢在母亲苏银霞和自己受到11名催债人围攻、侮辱,而匆匆赶来的警察又敷衍不作为的情况下,情绪崩溃,用水果刀刺伤4人,导致1人死亡。

今年2月17号,于欢因“故意伤害罪”被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这一判决结果最近两天在大陆网络是掀起舆论狂潮。在抨击警方不作为、随意敷衍塞责的同时,年息超过36%的民间借贷——高利贷也引发关注。

于欢的上诉代理律师殷清利表示,10%的月息已超出国家规定的合法年息36%上限。

这里10%的月息是指苏银霞向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元,双方口头约定的月息。换句话说,这些借款的年息高达120%,远超法规划定的民间借贷“红线”。

有熟悉地下金融情况的相关人士向媒体表示,借高利贷,月息二分(年息24%),或者三分是经常的情况,而年息超过100%的情况也并不罕见。

安徽省检察院前检查官沈良庆:“中国的银行是国家垄断的,一些小的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借贷非常困难,而借贷市场又非常大,这里边就存在一个很大的可钻的空子、盈利的空间,存在所谓的影子银行问题。”

前福建宁德市中级法院经济庭审判长李建峰:“真正需要用钱的人借不到钱,如果你没有一定的权力做背景,或者很强的金融做支撑,你要向银行抵押借款都很困难这种情况下,出现了民间的高利贷。”

聊城市政协委员莫金忠2013年曾向媒体表示,山东聊城的中小企业融资难,非法集资案也是不断发生;民间融资无序,高利贷猖獗,缺乏监管。

而高利贷猖獗,可以从相关的刑事案件中得到印证。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4~2016年的记录显示,这3年里与高利贷相关的刑事判决就达到411例。

《中国经营报》2015年10月10号曾报导,山东济南公安局下属一家公司以月息6%对外放贷,这起“官方高利贷”刑讯逼供借款人,导致借款人的地产企业陷入停顿,身陷囹圄。

沈良庆:“放高利贷,靠什么手段保障收益、怎么回笼资金呢,靠2种手段,一个是靠黑社会背景,有黑社会进行威胁,另一方面他有官方背景,同时他也有官方背景,包括有警方或其他司法机关做后盾的,如果你不还贷,可能会对你采取措施,一种通过官方的手段向你施压,比方抓人,以诈骗和什么名义把你抓起来,(再有)动用黑社会的方式,他就需要警方的保护,得到警察某种保护,或者诺许。”

中国裁判文书网还提到,开设赌场被判罪的达到98例。

李建峰:“赌场放高利贷的利息是2毛钱这些放债的这些人既然敢开赌场,既然做这个非法的生意,他有政府的靠山、司法方面的靠山,他就不怕这些钱收不回来,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由于赌博经常发生人身伤害,因为有了权力的背景,最后就不了了之,这是在中国比较有特色的现象。”

前福建宁德市中级法院经济庭审判长李建峰表示,公检法运用部门的权力,作为放高利贷公司的后盾,参与公司、个人借贷,变相寻租,已经算是小儿科,而有权力的更高层,就是入股,直接在一些股份公司里面捞钱,找一个代理人做白手套就直接捞钱了。

采访编辑/易如 后制/葛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