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辱母杀人案 黑老大身后的公权力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28日讯】去年4月山东聊城发生的“辱母杀人案”,在今年3月经由媒体曝光引爆全国舆论,涉黑高利贷集团首犯吴学占最近被批捕。对于吴学占的报导和举报,也揭开了他背后公权力的身影。

如果不是22岁的于欢刺杀了凌辱母亲的催债者,也许吴学占这个所谓的“地产公司老板”到现在仍然不会浮出水面。案件发生后,在聊城市公安东昌分局贴出的布告中,吴学占的身份变成了“黑恶势力团伙首犯”。

这起“辱母杀人案”在今年3月经由媒体曝光引爆全国舆论,吴学占也在3月26号被检方批捕,同时媒体开始起底他。

据北京时间“暴风眼”披露,35岁的吴学占是冠县东古城镇陈井村人,依靠在地下赌场“放水钱”给赌客起家,之后以空壳地产公司做外衣放高利贷,并且以逼债手段暴力残忍而闻名。

但这在当地早已不是秘密,吴学占长年来通过泰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高息揽储,给他提供资金的甚至包括政府人员。

北京时间“暴风眼”引述冠县工业园企业主刘衡(化名)说,包括政府公职人员等在内都乐意将钱放在吴学占处,“谁对他的影响大,权力大,他就给谁回报大”。一名已退休的冠县交通局官员也介绍,在2012年左右,公职人员参与放贷是普遍现象。

新公民运动网编辑林云飞:“在国内的话很多公职人员因为腐败、贪污得来的大部分金钱不能放在银行里边,所以他们会通过各种渠道去把这个钱给运转起来,其中的一个渠道就是放高利贷。他必须要有人去保障这个高利贷能够放出去,获得高的回报,还要能够有这个渠道把它收回来。当然选择黑社会这帮人帮他们放高利贷,他们是最安全的,回报率也最有保障。”

如果说,政府人员给吴学占提供高利贷资金,还只算个人行为,那吴学占和当地政府的牵连则显得更加复杂。

首先,尽管当地不少人曾举报他暴力逼债,但公安以经济纠纷为由,一直不予受理。自由亚洲电台引述于欢姑姑说,吴学占据说和县里一位人大负责人关系很深,警察从来不管他。

其次,吴学占也是地方政府在强拆中倚重的力量。据于欢父亲公开举报,东古城水泵厂强制拆迁进行重建,吴学占在镇政府某领导默许下强拆强建,带领黑社会威胁不服的人,并打伤上访职工。

另外,于欢父亲还举报,冠县县医院有吴学占的打手队50多人,对外声称是“医疗纠纷处理小组”。吴学占还操纵冠县敬老院;将309国道东古城段的泰昌加油站转租,收取保护费;与交通局内部勾结,带大车躲避超吨检查收钱等等,“在冠县可谓手眼通天,当地政府置若罔闻”。

林云飞:“近几年土地财政不断发展以来,政府在很多时候都是需要黑社会这帮人在不能去公开操作的一些事情上面,为政府去参与这样的事情。包括维稳,包括土地拆迁,包括很多方面的利益获取需要黑社会的参与。他们就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这种关系。”

还有媒体查出,吴学占用来揽储和催债的泰和房地产公司,注册地址就是冠县东古城镇政府驻地。但政府工作人员以“不清楚”为由拒绝采访。

林云飞:“在中国,黑社会存在的基础就是背后有强大的公权力的场。要不然的话,在中国专政的社会土壤里面,你一个黑社会不依托专政的权力,就根本完全运行不下去。它也没有利益来源,在法律上面也不能得到保障。所以中国的黑社会问题,其实就是中国权力腐败的一种延伸。”

中国问题观察人士张健:“聊城只是在整个司法黑暗的冰山一角,更多的于欢的案件还没有披露,更多的涉案违法人员没有被处理。在这样的一个体制下,就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当然就会导致中共的官场和民间恶势力相结合,来劫取民间有限的资源。”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知情人消息说,因“辱母杀人案”引发了高度关注,办理于欢案的多名警察可能成为替罪羊。而充当黑势力保护伞的官员,目前还没有传出遭调查的消息。

采访/易如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