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风:与“爱国贼”说点心里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说到“爱国贼”,人们都知道,就是以爱国的名义,行爱党之事,唯中共马首是瞻,在各种场合以“饱满”的“政治热情”摇旗呐喊,不厌其烦的高唱爱国的陈词滥调,实在令人匪夷所思的这些人。因为他们被认为并不是真爱国,故被称作“爱国贼”。当然,这些人并不是都那么可恨,有些是稀里糊涂地上了“贼船”。我也有个别朋友和网友就属这一类的,故想与之说点心里话。

说到“爱国贼”,想起几年前的一件事,一次在街上看到有法轮功学员在劝路人退党,一位老先生就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让人退党是不爱国,看老先生气冲冲的样子及满嘴新闻联播的台词,显得他非常的爱国。出于好奇,我就与这位老先生攀谈起来。原来,他退休了,每月能领到很多的退休金,还经常的大陆、海外两边跑。谈话间他也流露出知道共产党不好,可是若在海外公开说共产党不好怕回国时惹麻烦;共产党垮台了,他怕退休金没了。原来,这就是他的“爱国”原委。不管中共欠下多少血债,也不管中共还要残害多少人,他觉得中共存在一天,他就能得一天的钱,所以他就竭力的为中共唱赞歌。

这位老先生的心理和行为也是爱国贼的一个典型的表现。其实,从另一个角度讲,中共解体、新中国诞生后,寄生虫、癌细胞一样的庞大腐败集团没了,民众的利益不但不会减少,只能会增加。还有,你现在的退休金,是你工作了一辈子用自己的脑力和体力劳动付出得到了,不是中共赏赐的;中共庞大的专制机构还是榨取民众的劳动果实得以存活的。还有,若你得到的是中共给你的脏钱,那你就是不应该得了,俗话说,喝凉酒、花脏钱早晚是病。

刻意维护行将就墓之中共的这些人,还有些是被红色独家媒体洗脑造成的。遇事不思考,跟着人云亦云、“党叫干啥就干啥”。还有些怕来自大陆的其它利益受损失,就大白天的捂着眼睛拒绝光明,昩良心说话。爱国贼中还有本身就是平民百姓的,中共临时给俩钱儿、请吃顿宴席或给点其它好处就不讲什么良心不良心的了,一点小利就善恶不分、扭曲了心灵。让跟着强拆就跟着强拆,让监视异议人士就监视异议人士,让在外企前扔石头就扔石头,让在海外闹事就在海外闹事。还有的在网上也跟着五毛、特务起哄,围攻敢于说真话的正义之士、鼓噪“爱国”热情、升中共五星血旗等等。这些人其实很可怜!有时当中共流氓耍不下去时,这些人可能被当作替罪羊处理。

还有的爱国贼表现出胡搅蛮缠、就是闭着眼睛说中国(中共)如何好,杀人有理,这么大的国家能治理的这样是很不容易了、中国要搞民主就乱了云云。要知道,当年希特勒纳粹时的德国也为老百姓做了些事、经济也很发达,但是屠夫要强大了他只能坏事做的更大。还有,当年为希特勒纳粹做事的人包括那些搞宣传的做财务的人,在希特勒纳粹覆灭后,都要承担法律责任,逃到其它国家隐藏的90岁的一经发现也要法办!其实,中共罪行之恶劣远远超过纳粹,中共就像坐在火山口上危在旦夕,当中共解体时这些爱国贼们将面临的是什么就自己想一想吧。

还有从另一方面说,世界上不搞民主的只有寥寥几个共产国家,多数都是政治民主、言论信仰自由等,也没有乱。就连中国的邻居大国印度也是民主制度也没乱,而且民众的福利待遇反而高。有网友列举了中国与印度对比的一个例子就很说明问题:

“印度2千亿美元的财政收入,却解决了12亿人的免费看病,中国财政收入2.2万亿美元却解决不了14亿人免费看病。

中国的财政收入是印度的11倍,人口是印度的1.1倍,印度可以解决12亿人免费看病,你却解决不了14亿人看病免费。

老百姓想知道这2.2万亿美元的财政钱到底花到哪里去了,这是每个纳税人的知情权,请告诉!

网评:吃了,喝了,嫖了,赌了,抽了,花了,贪了,分了,亏了,撒了,送了,没了——怎么了?

很多网友看后称,事实如此。当然类似例子还很多,都足以说明问题。

还有,说到退党与不爱国扯到一起是中共洗脑灌输造成的一种畸形思维。在西方,反对执政党、骂执政党的人多的是,没有人会因此指责他们不爱国。只有厚颜无耻的窃取政权并极力维持不公平制度的中共才面对不同声音显得如此的脆弱和惶恐,因为它就是靠谎言和暴力、欺骗和血腥苟延残喘的。

还有,“爱国贼”们常常说中国(中共)强大了,强大了为什么还对内压制、惧怕不同的声音,对外靠大量撒钱、贿赂、收买等搞一些个国际形象,强大了怎么还用别人淘汰的航母吓唬人?另一方面,我也不反对中国强大,我坚信只有中共解体后,中国才能真强大,那时中国必定会昌盛、富强,那时大唐盛世时万国来朝的繁荣景象将再现,中国将是世界瞩目的礼仪之邦!

总之,“爱国贼”们不管出自什么心理,如果一味的跟着五毛、特务昧良心颠倒黑白地说话、干这些丧心病狂之事,必将给他自己留下遗憾!人的一言一行都会留下记录。当中共解体后,新中国诞生时,那时五毛、特务、“爱国贼”都难逃罪责。故善意劝说“爱国贼”冷静一下,悬崖勒马,好自为之。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