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诸侯口头效忠成风 恢复人性方有中华民族复兴

香港东方日报《口头效忠成风派性政治闹不停》中说:

“自从去年中央全会确立习近平的核心地位之后,各地诸侯纷纷表态,各种效忠文章层出不穷,一些官员喊出的口号甚至匪夷所思,完全是违背基本常识。诸侯争先恐后地效忠,让人想起文革时林彪“大树特树毛泽东权威”的荒唐一幕,这些表态实际上是“高级黑”。

与各地诸侯口头效忠相反的是,一些官员仍然打造属于自己的小圈子,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用人唯亲,拉山头,搞码头文化,恶化当地的政治生态。有的弄虚作假、瞒上欺下,“事前不请示,事后不报告,向中央打埋伏”。更夸张的是,中央的反腐整风被一些地方官用作整肃异己的手段,谁要是不听话,谁就被整肃,类似的现像在各地并不鲜见。因此,中纪委提出巡视是政治体检,“从政治上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发挥巡视监督政治作用”。”

习近平现在可以说已经掌控了军队权力,但对地方还没有,否则不用在全部高唱“习核心”的情况下,自己带着茶缸子去开两会,他心里知道,嘴里嚷着效忠的,背地里恨不得他死。

“事实上,那些口头效忠之人,未必是真正的忠心。自古以来,大奸似忠者多如牛毛,赵高、秦桧、严嵩、汪精卫之流的巨奸恶人,刚开始的时候,哪一个不是表态愿意对自己的主子“粉身碎骨、肝脑涂地”?但最后哪个不是反戈一击?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那些言必称万岁之人,内心深处恐怕是腹诽不断。如果以口头效忠取人,只会让那些两面派、伪君子得益。”


赵高(网络图片)

无论多有钱、有权都一样,每一个人一生从自己的角度上来讲都是苦闷的,和没钱、没权的一样,只是大家的着眼点不同,很多人的苦闷在于用自己拥有的东西,无法换得自己真正想要的。打个比方,有钱的不用要饭,但买来女人却买不来爱情;漂亮女人的欲望总是得不到满足,往往红颜多薄命,原因之一就是挑花了眼。当盯在人的角度就是这样。

中共体制的社会能够最大限度的放纵人恶的一面。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知道一个能够向自己说不的人,一个能够直截了当奉劝你的人,在你危难的时候,往往会出手帮你,任何人都是如此。很多奉承你的人,也能把你当货品给卖了,不把你卖了就白奉承你了,奉承你的时候是他的费用,卖你的时候是他的利润。

能和你直言相对的人,是内心中生命还有着善。

“效忠文化是中国特色的政治现象,这也表明现行的体制仍然是人治而不是法治。整个社会的制度运行仍然建立在下级对上级的忠诚之上,而不是通过法律来规范,这样的人治社会一旦出现问题,往往会出现政治失衡,整个社会瞬间出现巨大的政治危机。以周永康为例,当时的政法系统人人视周为中央的化身,将其指示奉为圭臬,周永康由此也建立了如臂使指般的权力体系,等到周永康垮台,整个政法系统亦全面遭到整肃。”

这里强调的一切就是法治社会,但这些讨论都无力探讨今天中国社会恢复尊严的力量来自何处。当一个法治社会中的人都是高级动物的时候,他们就会依然服务于高级动物中的权力者,他们无力抗衡。

今天很多人表面是反共的,但内在的东西是中共塑造的党文化,所以他们在探讨的时候,并不是说共产党必亡,他们探讨的一切都是在共产党万岁的前提之下,也许有一天共产党倒了,他们上去,会比共产党还狠。

所以解决问题还是要以人为本,外在的制度永远是一种辅助条件,一种相生相克的条件。

“其实,中国要走向现代化,首先须政治现代化,体现在治国理政方面,就是要摒弃传统的效忠口号,依法办事。中国官僚体系中,最响亮的口号是讲政治,最缺的却是讲法治。什么时候官员将法律摆在首位了,中国的宫廷政治就结束了。”

我认为这是胡说,人不是人了才是根本的错误,人自我的损害,自我的侮辱,自我的埋汰,损失掉了人内在的尊严,当人拥有权力而忽视了这一点而单纯强调法律的时候,一个魔鬼倒了就会出现更大的魔鬼。

报导《王岐山整治新疆政法系批谢晖案为“历史罕见”》中说:“2017年中共两会前后,政法系统开始了大换血。新疆3名新任公安厅副厅长无政法系统工作经验。新疆一直由江派把持,两任书记张春贤及王乐泉被视为周永康的心腹。近日中纪委机关报突然用半版起底已在一年多前已落马的,前中共新疆公安厅副厅长谢晖贪腐的细节称“谢晖严重违纪案件涉案金额之大、人员之多、影响之恶劣,在自治区历史上是罕见的。””


前新疆公安厅副厅长谢晖接受审查。(网路图片)

这不是单纯的新疆政法系统了,其实在中纪委七中全会之后,军队中上百名将级军官被免职,这么多将官,在短时间内同时被免职,标志着习近平已经掌控了军队,习近平对军队的做法很简单,就是彻底否定毛泽东以来的整体军队系统,否定的是整个制度,建立了一套新制度,所有这些高级将领在新制度下,被摧毁了多年来培植起来的势力,这些势力是依附在制度之下,制度改了,势力打散了,他才真正掌握军权。

政法委是完全隶属于党务系统的,习近平2012年一上来就先把政法委的周永康脑袋砍了,把政法委书记这个官位从政治局常委中剔除掉,习近平自己以总书记身份就可以直接压制政法委书记,否则的话,从周永康顺势而来,如果政法委书记还在政治局常委的话,2013年年底的时候,习近平恐怕都杀不了李东生。当时政法委只是砍掉了周永康、李东生,这是他需要的,但这个制度没有破坏,所以你看到高检和高法都是在这个制度之下,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还是那个说法,但从今年2月分就改变了,

“2017年两会前后,当局再一次对政法系进行大清洗。从2017年2月初至今,有9名公安厅正副厅长被免职,13名正副厅长、党委书记履新。其中从2月26日至3月4日的一周内,云南、海南、山西、新疆4省的公安厅长一把手被替换。

值得关注的是,新疆有3名公安厅副厅长履新,赵天杰、李成辉是新疆地方官员,之前从无公安工作的经验。”

新疆是周永康政法委体系中最完整的,力量最大的,大家要注意,从2月初到2月26日更是政法委体系中一把手被换掉,2月13日到16日各省自治区主要部门官员到中央开会,贯穿习核心。

2月16日拿出来国家安全委员会20人的名单,里面有公安部部长,但没有国安部部长,开完会就开始砍公安厅和公安系统的地方官员一把手,公安进入国家安全委员会,彻底更换整个公安制度,公安的隶属关系改变,上面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公安里一把手被杀的杀,换得换,换上来的都是非公安系统的人,做法跟军队一样,国安部同时已经被削弱,在打杀公安系统的过程中,你听得见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声音吗?孟建柱已经歇著了。

习近平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国家形式,摧毁和代替党系统中的政法委,所以出现了不是公安系统的人进入公安,习近平的目标是摧毁政法委制度,不仅仅针对某一个人。所以你看到军队,政法委,金融系统的大变动。

于欢辱母杀人案引起社会轰动,一个人借了135万高利贷,还了180万,剩下17万还不了了,结果来了11个人,儿子都20几岁了,你说母亲有多大岁数了,至少40多岁了,当着儿子的面侮辱母亲1一个小时。这就是大家无法接受的氛围。但那个环境多少男人玩女人,女人玩男人?爷爷年纪的人找孙女的有的是,这就是一种侮辱。


山东青年于欢(左)因无法忍受讨债者以凌辱手手段向母亲(右)讨债,愤而方刺死对方。(网络图片)

几年前,网上有一个视频,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一群老头去侮辱这个女孩,上下其手一次给两元钱,你说这些老头就没有自己的孙女吗?这就是在街头巷尾发生的一幕。跟着媳妇逛商场自己看西洋镜的、女孩子穿衣服和不穿衣服差不多的有多少?

个体者都在同样的环境中。那个社会关键问题就是被无神论和科学绝对化的观念贯穿了整个社会,造成人的道德整体崩溃,这是缺失对灵魂认知的自然表现。

今天奥斯卡颁奖礼出现了很大乌龙,把最佳电影的奖项宣布错了,而《钢锯岭》只拿了一个小奖项,这部影片我最看中的就是揭示了真正信仰者和宗教人士之间的差距,男主人翁表现出来的是真正的信仰者,他的战友都是宗教人士,他们都去教堂,但并不是从内心中真正的相信,去教堂的是人的肉身,但灵魂却是自私自我的。 他们上战场一定要用枪来保护自己,这种保护就和他们去教堂让神保护是一样的。

男主人翁是真正的信仰者,他不会被环境所左右,神说不能杀人,他绝不杀,这不是虚构的,而是真实的故事,讲述了一个人用灵魂去看待信仰,还是用人的欲望、利益去看待宗教,我相信现在绝大多数人已经没有能力认知了。

信仰者和宗教者之间虽然有区别,但他们之间还有信任,一个信仰者面对同伴对他的侮辱和打骂,他都不计较仍然去保护他们,这是信仰者和宗教人士的根本区别。

可笑的是,在奥斯卡颁奖中这个影片几乎被忘记了,整个颁奖礼的目标都冲向川普,完全成为了政治上的操守和做法,他们嘲讽川普,但三个半小时的攻击毁于最后的两分钟,最佳影片都颁错了。

人的失误原因是人解释的,如果时间无法重复,地球上任何一刻都无法重复的话,那么就没有偶然可言,地球上没有第二个时间、空间在重复那个动作,这是一份非常简单的生命道理,你代替不了我,我也代替不了你,我们都不知道后一秒会发生什么。人人如此,这是世界上的公平,而不是人利益上的公平。

如果一个环境缺失了这样的认知,那么人缺失的就是信任,用自我欲望彰显的绝对自由,代替一个人本该拥有的责任。那样的环境,个个都是极端自私者。就算是宗教人士,也是让神服务于自己。

这种概念,在中国社会环境中就表现的更加淋漓尽致了。一个人为了保护自己,连宗教都可以否定,叫无神论,从根本上否定神的存在,然后用进化论来替代,无神论碰上了科学的瞬间,武装了自己的头脑,强大了自己的力量,塑造了一个虚伪的、以利益为主调的生命外壳。但内在还留存着生命的本来。

共产党把自己说成高级动物,把自己的特性分的非常清楚,这是共产党党文化彻底的摧毁了人的尊严,当把自己当成高级动物的时候,哪里还有人的尊严?这是根本上摧毁人,但人们还不自知。

但像于欢这样的极端事情,还能刺激人的善念。反过来说,如果人被摧毁了,当中华民族能够回归的时候,一定是从人性上重新恢复,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民主形式。

高级动物被放在外在民主形式下,你说能不四分五裂吗?恐怕家家都得动刀动枪。所以一定要先恢复人性,重新懂得尊重人,而不是任人随意放纵,要重新恢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生命的认知。这是有难度的,现在网上就算反共的谁信谁?你给他钱,给他出气,他信你,你说他哪天有一句说的不对,他立马能骂你,侮辱你。

所以,在中国社会中,你将会看到人性的恢复。人先恢复做人的尊严,懂得自我的价值和灵魂的不死,才是关键所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