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反右研讨会受阻 疑中共施压与会者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29日讯】香港“五七学社”原计划在香港举行反右60周年国际研讨会,然而,中共不惜使出各种手段,令大部分受邀者无法赴港参加会议。

香港“五七学社”成立于2007年,宗旨是致力于收集、整理和研究一切有关中国大陆反右运动的资料、文献,包括各种各样的回忆录,并将之整理、传播或出版。

“五七学社”创办人武宜山表示,反右对中国的影响巨大,包括后来的大饥荒、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门事件,都跟反右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五七学社”创办人武宜山:“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曾经有过这个反右派运动,搞的整个中国思想禁锢,鸦雀无声,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领袖,领袖个人独裁,所以让中国出了很多问题。”

“五七学社”原计划3月28号在香港举行反右60周年国际研讨会,并邀请大陆数十位反右运动幸存者和他们的后人参加。

武宜山:“我们不是什么维权团体,也不是什么造反派,我们只不过做个学术研究,为什么产生1957年这个反右派运动,这个反右派运动对中国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们怎么防止将来再出现这样的悲剧。”

据了解,大部分的受邀者几乎都是年过八十的老右派,他们希望透过这次研讨会,再次引起外界关注反右问题。

根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筹办研讨会的香港“五七学社”理事、81岁的前右派陈愉林老人透露,中共当局为阻挠他们在香港举办研讨会,使出各种手段,包括暗中搅局,让研讨会要另觅地方举行;还在边关拦截前往香港的与会者。

武宜山也是研讨会组织者之一,他表示研讨会的存在可以说是一个符号,证明中国社会还是有问题。

武宜山:“阻止会议的召开,三届都有,十年之前在国内拦住一些右派学者禁止到香港来,前两届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比如说,55周年的时候,宋林松一个北大的右派学生,他想到香港开会,上海当局就劝他不要来香港,买了两张到美国旅游的机票,让他到美国去。类似这样的情况,今年还有。”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所以呢,这段历史是中共不敢让人们了解和记住的,就像六四的历史,它也要磨灭掉一样,不能谈党的历史,这是基本调了。那么据说,在这个事情上,你看今年包括像我的朋友从香港给我父母寄《夹边沟祭事》的DVD,这么长的时间都还没有寄到,肯定是被海关查扣了。”

“反右运动”被指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这是全面打击了中华民族的精英,摧残了中华民族的精神。

胡佳:“五、六十万的右派,而且都是那个年代的社会菁英,比如我爸爸是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我妈妈是南开大学化学系,在学生时代就被打成右派,无非他们说了一些实话,而且坚持自己的观点而已,而他们算是最年轻的右派,其他的社会中坚力量,那些很有影响力的知识份子,那就不计其数了,我父母怎么说还是那个时代的幸存者,能够活到现在,就是说,在世的右派已经少之甚少。”

1979年,中共只承认当年的“反右运动”扩大化,为大部分右派“改正”,而非平反。

胡佳:“你看当局说的所谓平反,右派从来没有平反过,右派这个叫什么?叫摘帽,原来叫戴帽,后来叫摘帽,因为我父母是右派,这一点太清楚了,没有平反这一条,没有平反这一条,自然就没有所谓的道歉和赔偿。”

虽然中共承认有55万人被戴右派帽子,但有媒体指出,反右波及的受害者应在120万至310万人。武宜山表示,中共明白一旦认错,就意味现行制度完蛋;因为接下来就是“文革”、“六四”。中共这些欠债总有一天被清算,这是他们害怕纪念这些事件原因。

采访/陈汉 编辑/黄亿美 后制/郭敬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