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为何有些人对股票发行注册制万般痴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在2017年博鳌亚洲论坛上,众多业界红顶商人在题为“纠偏:让资本市场回归根本”的分论坛上一致认为,推行注册制是中国资本市场未来最重要的改革之一。齐鲁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明确表示:“有人认为一改肯定要乱、投资者要承担损失、市场要大跌,所以要稳中求进。但当你稳定了之后,改革就会延后,但时间成本却很少有人计算。”李迅雷还强调:“重点还是要去推行IPO改革,现在的新三板其实就是注册制,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

从言谈中可以看出李迅雷是极力主张推出股票发行注册制的。对李迅雷而言,推出股票发行注册制后会有上万家企业申请在A股挂牌上市,以齐鲁证券为代表的券商们的证券承销与保荐业务将得到飞速发展,很多证券中介机构将获得巨大的利益。所以李迅雷认为中国股票发行注册制越早实施越好,这就是它所称的“时间成本”。可李迅雷的“时间成本”是建立在广大中小投资者巨额亏损的基础之上的,是建立在中国股市剧烈波动的基础上的,一意孤行的去节约这样的“时间成本”是不是代价太惨重了?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月22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挂牌公司总数达到10354家。2016年全年新三板新增挂牌企业5034家,相比2015年企业挂牌总数增加了41.52%。2016年新三板全年成交额仅为1912.29亿元,其一年的成交额不及沪深两市各自一天的成交额,而在一个毫无流动性可言的枯竭市场,无论每天挂牌多少企业上市都不会对市场流动性造成威胁,也不会对市场产生重大影响,因为它本身是一个流动性枯竭的市场。作为行业首席经济学家的李迅雷,为何要如此片面的把新三板与A股市场进行相提并论呢?每年成交额不足2000亿元的新三板市场能与每年成交额超过120万亿元的A股市场相比?一个流动性几近枯竭的新三板的“成功经验”能完全适用于流动性充裕的A股市场?这片面言论是否暴露出了它的真实动机?

一直以来,中共推出注册制的最大借口就是“去行政化”。它们认为中共证监会管得太多,通过实行注册制改革,中共证监会不再直接干预中国股市涨跌与IPO发行节奏,并称股票发行注册制是真正意义上的还权于市场,还权于投资者的“大好政策”。如果中共真想交还权利,真想同欧美等国际社会接轨,那就干脆把中共掌控的军队一起交还给国家,这样才能彻底现实还权于民,但中共肯吗?所以股票发行市场“去行政化”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有些人推出注册制的直接目的是为了更快速的圈钱与套现,更直接、更高效的掠夺中国社会的财富,尤其是广大中小投资者的财富,顺便借此激起民愤。

目前,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等国家,在证券发行上均采用注册制,这些国家是清一色的民主法治国家,实行的是三权分立体制,司法是完全独立于政府之外的,这是它们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的根本保障。在中共一党专政的中国有这种根本保障?如果上市公司造假,投资者能得到合理索赔?以美国为例,美国实行注册制,不等于美国证交会完全撒手不管。在招股说明书审核方面,美国证交会比中共证监会管的还更严,提出的问题更多、更尖锐。而且美国有极其严厉而完善的追责制度,包括无处不在的集团诉讼、无孔不入的做空机构、有效到位的民事救济等。所以很多企业都怕在美国上市,很多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想回归A股,就是因为美国市场监管太严格,稍有不慎就面临巨额赔偿或长期司法索赔。而这一切基本条件中国具备了吗?在没有极其严厉而完善的追责制度前提下,中共就随意实施注册制,这实质就是中共纵容权贵们去合法抢劫中国!

对于推出注册制的问题,中共内部是有分歧的,有明白后果的业内专家都表示坚决的反对。中国证券市场设计研究中心总干事、《财经》社长王波明明确表达了对注册制的担忧:“推行注册制后,从市场选择来讲,很多公司在核准制下能发行的,其实到市场选择的时候根本发不出去。例如,投行去路演,投资方可能对这个公司根本没兴趣。但是在现在的核准制下,排队可能就要两年,只要一批准,市场觉得有了证监会发审委的背书,所以100%可以成功发行。所以注册制的意义非常之大。”可见中国实行注册制后,上市公司发行股票并不一定能够比核准制顺利,稍有不慎注册制将会面临发行失败的风险。从现在只有极少的新三板挂牌企业能得到机构直接投资的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注册制将会面临大多数上市公司直接融资困难的尴尬境地。

王波明称注册制不会对股市造成压力或冲击,“这都是对于注册制的误解,投资者根本没有搞清楚。”但注册制真的不会对中国股市造成冲击吗?中国每年货币供应量M2增速都是在12%左右,而到股市来直接融资的企业在注册制之后会每年保持高速增长,当货币供应量的增速远远小于直接融资企业对货币需求的增速,这样的注册制定会对股市造成冲击。不仅如此,由于中国目前的上市发行制度的固有缺陷导致了在新股发行的同时,人为的制造了占总股本75%或90%的大小非流通股,比例巨大的大小非流通股的随意减持将对中国股市的流动性造成巨大打击,通过大小非减持掠夺的财富远比企业IPO直接融资的财富多得多。在没有解决大小非不断减持的前提下,草率实行注册制,无疑是让中共权贵合法抢劫中国社会财富,这是所有投资者反对中共注册制的核心原因。

站在中共权贵的角度上看,毫无实质性约束的大小非减持,加上实施注册制,无疑是一个快速暴富的工具。它们只需要不断包装公司上市,等到解禁期满后找相关机构接盘减持套现,就能获取巨额现金。在注册制实行之后,无疑会有更多的公司短时间内在A股市场上市,当A股市场的总市值达到或超过中国每年GDP的150%时,中国股市就会成为第二个绑架中国经济的行业,届时北京当局就只能把它捧起,生怕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引发系统性风险。所以注册制是有些人实现迅速暴富和让中国股市绑架中国经济的利器。有了这个利器发财、政变两不误,进行下一次经济政变会更得心应手。于是推出注册制就有了“时间成本”,但这是有些人急于进行经济政变的时间成本,与改革无关系。打着改革的旗号策划下一次政变是一个屡试不爽的套路,这就是有些人万般痴迷于推行注册制的根本原因。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雨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