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复星高层异动 涉上海官场腐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资本帝国中的复星系,其母公司上海复星集团,在3月28日深夜公告高层重大异动:自即日起,集团CEO梁信军、CFO丁国其双双辞职,且辞去所有职务。

据通知,两人辞职的原因,梁信军是“健康因素”,丁国其是“家庭因素”。若以梁、丁如此资深的核心高管,尤其梁还是复星四位创始人之一,按说这两个因素不会到现在还成为他们辞职的单纯动力,而且还是双双“裸辞”。

公告称,辞任后的梁、丁二人不会再担任公司任何职位。那么这是否包括集团下属企业以及所有控股、参股的公司?例如复星全资子公司──上海复行信息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复行信息),自成立以来的董事长是梁信军,监事是丁国其。

据上海金融办一份审批文件,复行信息是上海融资担保公司“东虹桥”的股东之一。在去年遭到“维权”的东虹桥,起因正是它做为快鹿集团的担保公司,投资人要求对东虹桥立案,以确保快鹿上百亿元的债权担保。

相关报导显示,上海有关当局没有积极作为,不但让快鹿危机加深,并且让快鹿集团执行副总裁黄家骝辞职自保。同时媒体曝光,黄家骝居然还兼任东虹桥的董事长,快鹿的理财产品上市都是东虹桥提供的担保。换言之,涉及了网贷行业的大忌“自融自保”。

快鹿事件黑幕不仅“自融自保”而已,快鹿原来还是东虹桥的发起人,东虹桥成立时的股东,不是只有复星集团以子公司名义出资,还有上海长宁区国资委参与投资,以上海长宁国有资产经营投资有限公司、上海长宁建设工程总承包有限责任公司等名义。

快鹿集资诈骗,酿百亿兑付危机,致广大投资人血本无归,至今悬而未解。现在不难得知查不下去的实际原因,是在这环节上的每个关键点都是拥有公权力的官部门,如上海市长宁区、上海市金融办、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等等。官官相护,层层包庇。

如果这次复星二把手梁信军辞职内幕有2016年快鹿事件的因素,那无疑是替罪了。

复星之前的风暴是2015年,在徐翔落网后,复星一把手郭广昌短暂失联,被指协助中纪委调查。郭广昌有惊无险。

随后落马的是复星集团的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兼廉政督察部总经理季刚。季刚被查受贿于华丽家族老板的一套花园洋房,华丽家族正是徐翔股灾期间操纵股价获巨利的股票之一。

季刚落马,有舆论说,民营为什么要设个党委书记、纪委书记,复星是假民营。内部人士称,季刚就是专门用来应付中纪委的。

季刚在上海市检察院工作了20多年,被称为上海“魔鬼公诉人”,是今年3月初落马的上海政法首虎陈旭的“哥儿们”。

复星的事情还有很多。仅仅上述就将官场与商场、官员与商人、公检法与股市金融的层层勾结与利益重构表露无遗,特别是在上海演绎的淋漓尽致。

为什么郭广昌回应梁信军裸辞称“大家都将是过客”?复星直接和间接控股的公司已经超过100家,郭广昌圈子里充斥形形色色的官员。既然是上海特大集团,既然是上海首富,从以前到现在都一样,就是不能没有韩正及江泽民家族的关系。上海反腐要不成为“死回圈”,彻底查还不够,还要看是否连根拔。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