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为了法轮功学员家人与其他中国人免于恐惧

最近,中国山东“辱母杀人案”,在中国大陆,在全世界华人中,在地球上一切有良知的人中,引发强烈反响,网上留言高达上亿次,微博评论多达150万条,几乎一边倒的控诉法院判决不公,官黑勾结,警察不作为。日前,“新浪福建”官方微博发起了一项“认为判决是否合理”的投票,在近2万名参与者中,认为不合理的比例高达91.5%。

为什么这个判决结果会激起如此强烈的抗议?因为它刺痛了人本性中最善良的一面。当至爱的母亲受到恶人辱骂、威胁、猥亵,而拥有一切条件制止行恶的警察不作为,公、检、法相关人员礼义廉耻全不顾,法律法规当儿戏,全都站在辱母者一方,打压保护母亲的儿子时,在高压下逆来顺受的人们悲愤的情绪,再也压抑不住,终于排山倒海般爆发出来了!

然而,比山东“辱母杀人案”更大的邪恶,仍然每天都在中国大陆上演,而且一直被掩盖着。1999年7月20日,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因担心修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会危及他的权和利,动用全部国家机器,以古今中外最邪恶的流氓手段,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大迫害。至今,这场迫害已持续18年。18年来,成千上万,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乃至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他们信仰神,仅仅因为他们认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而受到长期的残酷迫害。

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曾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强奸案:18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恶警投入男监室,听任那些男人殴打、辱骂、强奸、轮奸。现居美国纽约的尹丽萍女士,曾在美国国会控诉了这一暴行。“我们之间曾经相互有约:其中有谁能活着走出去,就要把这毫无人性的迫害告知全世界。”尹丽萍含着眼泪说,在她被关进男监室后,“上来一群男人,打我的脸,打我的头,然后,把我的衣服全部扒下来,上衣扒到脖子上,裤子扒到脚面上。其中一个30多岁的男人,骑在我的身上打我,一群人过来打我。等我醒来的时候,我身边已经躺了4个男人,左边1个,右边3个,我床上还站了两个男人!”这18名女性,也是女儿,也是妻子,也是母亲!

更令人发指的暴行,是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美国是全世界器官移植最发达的国家,有1.2亿自愿捐献者。美国前副总统切尼做心脏移植手术,等了近2年,才等到捐赠的器官。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1999年以前,中国是全世界器官移植最落后的国家,1991至1998年,肝移植78例。1999至2006年,肝移植14085例。与1999年前同期相比,增长180倍!据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等的调查,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至10万例,2000年至2016年,可能高达150万例,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中共一直否认“活摘”的指控。原中共大将罗瑞卿之子罗宇提出一个检验这份调查报告真假的简单办法:请中共向国际法庭控告大卫‧麦塔斯等人造谣诬蔑。至今为止,没有一个中共官员敢这么做!这些被活活折磨至死的法轮功学员中,也有父亲、也有母亲、也有妻子、也有儿女!

2015年7月16日,在华盛顿国会大厦前举行声援全世界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集会上,有一群“骑向自由”的孩子表达心声。其中,11岁的Aila唱了一首英文歌。当时,我并没有听懂歌词的内容,但这清纯的歌声一下子穿透我的心灵,我想起了我的儿子。我是个很少流泪、自认为非常坚强的人,但此时此刻,却禁不住泪流满面!1999年9月1日,我儿子6岁,上小学一年级,我正被“隔离审查”;2008年9月1日,我儿子15岁,上高中一年级,我正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2011年9月1日,我儿子18岁,上大学一年级,我正被关押在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前进监狱。是因为他的爸爸贪财吗?好色吗?自杀吗?杀人吗?都不是,唯一的原因是,他的爸爸在法轮功问题上讲了真话!

我妻子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女人之一。1999年5月3日,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我的家庭生活变得非常简单、祥和、安宁,妻子贤惠而又能干,儿子聪明而又可爱,我的工作深得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的信任,没有一个警察到我家里一次。1999年7月20日,诚如诺查丹玛士在《诸世纪》中预言的那样,“恐怖大王从天而降”,我一下子从中国社会的最高层,被打到中国社会的最底层。从1999年12月2日至2015年1月22日飞抵美国纽约,16年间,我被迫失业13年半,4928天!2010年4月28日,由于巨大的物质和精神压力,我妻子被迫向北京市西城区法院起诉离婚。2010年8月10日,法官昧著良心、不顾事实,胡乱判令我妻离子散。只是在我不屈不饶的抗争下,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才撤销这个判决,我才保住我的婚姻。导致我妻子被迫起诉离婚的唯一原因,是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对我讲真话的持续迫害!

我父母是中国社会最底层的农民。我父亲今年79岁,母亲73岁。他们曾经为他们的儿子获得博士学位、在中共最高层工作感到骄傲和自豪。但是,从1999年7月20日我被“隔离审查”的那一天起,他们就一直在担惊受怕中度过。在我坐牢期间,我的母亲专程从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老家,坐长途汽车到武汉,再买了一张站票,从武汉乘火车到北京,再从北京坐长途汽车到监狱,奔波几千公里,看望我。作为长子,赡养父母是我的本分。然而,18年来,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对我“从经济上截断”,使我在长达13年半的时间里,没有赚1份钱回家,企图将我饿死、困死在中国,使我不能对妻儿尽责,对父母尽孝。现如今,我有国不能归,有家不能回。导致这一切的唯一原因,还是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对我讲真话的持续迫害!

讲真话,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讲真话是宪法赋予每一个公民最基本的人权。然而,在中国大陆,只要你胆敢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就要利用一切专政机器,抓你,关你、用酷刑折磨你,判你坐牢,迫使你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甚至活摘你的器官。一句话,就是强迫你讲假话,非讲假话不可,不讲假话不行!18年,强迫亿万法轮功学员讲假话,实际上,也是强迫13亿中国民众讲假话,强迫13亿中国民众搞“假、恶、斗”。这正是山东“辱母杀人案”中的孝子于欢被公、检、法三家联手判处无期徒刑的真正原因所在,也正是当今中国经济、政治、社会、生态全面危机的总根源。

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说,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一些人,但是,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制造的谎言,经过法轮功学员长达18年和平、理性、坚韧的讲真相,已经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现在,到了将通过迫害法轮功,毁灭中国人的良知、道德、正义与人性的元凶江泽民押上北京审判台的时候了。

这里,我向全世界一切有良知的人们呼吁:请你们跟敢讲真话、敢反迫害、敢同邪恶抗争18年的法轮功学员站在一起,共同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合力将犯下“反人类罪”的邪恶之首江泽民绳之以法。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