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重庆当局为何封杀“翻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曾几何时,“与时俱进”成了中共特别爱用来自我标榜的一个热词。撇开别的且不说,至少在网路监管这方面它倒还真是不折不扣的做到了这一点。

这不,早些年中共只是对网路言论实施检查,后来就开始遮罩“有害内容”,封锁谷歌、脸书、推特等境外网站了,再后后,又开始对虚拟私人网路络VPN进行整肃,如今新一轮更严厉的管控措施已呼之欲出。

就在几天前,3月27日,重庆市出台了所谓《重庆市公安机关网路监管行政处罚裁量基准》修订版,规定在重庆司法管辖区的人使用网路翻墙工具翻越中共当局设置的资讯封锁墙访问墙外网站的人将被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被列入可处罚名单的行为包括:“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通道进行国际联网;接入网路未通过网际网路路接入国际联网;未经许可从事国际联网经营业务;未经批准擅自进行国际联网;未通过接入网路进行国际联网;未经接入单位同意接入接入网路;未办理登记手续接入接入网路。”其中,帮忙“翻墙”上外网赚钱的,最高罚1.5万元;不以盈利为目的的“翻墙”,发现后责令停止联网并给予警告。

显而易见,重庆当局的这次新动作是以往各种管控措施的加强升级版,其核心是对擅自绕开防火墙进入国际网际网路的人予以断网或者经济惩罚,它要清理的物件不光是网路以及网吧供应商,已扩大到绕开政府防火墙的个人用户。按照这个新规定,即便“翻墙”的个人用户不算违法,初次违反规定也不会被罚款,但却会面临被断网的警告。换句话讲,如果说以往的网路监管更多的是被动防守,封掉就可以了,那重庆这次则是主动出击,谁“翻墙”了就惩治谁。

网际网路发展到今天,我想没人不知道,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资讯的开放和共用。可搞笑的是,中国虽是当今世界网际网路用户人数最多的国家,但网路自由度却排名世界倒数之列。想在这里登录脸书和推特,流览境外新闻网?没门!甚至连学术界科研界必不可少的谷歌学术搜索在中国都无法正常使用。就像线民嘲讽的那样,中国的网际网路实际上只是一个由中国政府任意操控的区域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年中共两会开幕的当天,全国政协副主席、民主党派“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第一副主席罗富还曾对记者抱怨,打开某些外国大学的网页需要半小时。在他看来,有些研究人员靠买“翻墙”软体到域外去检索,完成自己的科研任务,“这个不正常”。但实际上,被封堵在防火墙内的中国线民要了解国外的网际网路资讯,也只剩“翻墙”这一条路。而更糟糕的是,一旦各地都效法重庆当局的做法,到时候连“翻墙”都不可能了,中国的网际网路就真的沦为一座“孤岛”了!

别以为我是在信口开河。尽管现在只有重庆一地在封杀“翻墙”,但这完全可能是更高层在重庆进行的一种试点,一旦试点成熟了就会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推开。也就是说,虽然目前它还不是法律,有效性也仅限于一个大都市,但它代表的发展趋势以及示范作用却是相当明显的。

从更深的层次上说,古今中外的专制统治都是建立在资讯封锁的基础上的,中共当然也不例外。更何况,如今的中共深陷亡党亡国的危机,而导致这一危机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网际网路的发展所带来的国人的普遍觉醒,尤其是民主国家的自由资讯对中共专制统治的巨大冲击更是令其如坐针毡。无论是从中共的专制本性来讲,还是从它当下维护其统治的急迫需要而言,它都不可能在网路监管方面原地踏步,都必然要在这方面不断的与时俱进,不断加大网路监管的力度。因此,我认为大范围的封杀“翻墙”是迟早的事,重庆当局这次出台的新规,正是山雨欲来的一个征兆。

改革开放,说的好听。其实开放的只是有利于中共一党专政的东西,那些可能冲击动摇它的东西是绝不会开放的,即使一时把控不住放开了,迟早也会关起来,而且会关的死死的。网际网路便是个例子。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