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位世界冠军荣国团之死:上书请求参加世乒赛竟成催命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4月01日讯】在中国乒乓球运动史上,有三位来自香港的球员,被称作“乒坛三杰”。其中之一的容国团,是中共史上第一个乒乓球世界冠军获得者,也是所有体育项目中的第一个世界冠军的获得者。这位世界冠军在“文革”中却遭遇不幸,因上书请求参加世乒赛命丧黄泉。

容国团30年代初出生于香港一个海员家庭,家境十分拮据。13岁那年,由于父亲失业,容国团不得不退学,去一家渔行当童工。

1955年10月1日,容国团应邀参加工联会组织的乒乓球表演赛,遭渔行老板辞退。之后,工联会人员安排容国团在工会康乐馆管理图书、陪顾客打球,容国团的球技就这样日益精进。

1956年,容国团以港澳联队的身份,赴北京访问,打败了当时的中国冠军王传耀、傅其芳等名将。同年,容国团战胜了23届世乒赛日本新科状元狄村,一举成名。

1957年,20岁的容国团,被时任中国体委主任的贺龙说服,回到大陆发展。他先进入广州体育学院学习,并立下了“三年夺取世界冠军”的誓言,引起轰动。

1958年入选广东省乒乓球队,当年在全国乒乓球锦标赛获男子单打冠军,随后被选为国家集训队队员。

1959年4月,在联邦德国多特蒙德第二十五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容国团3:1战胜匈牙利名将悉多,为中国夺得了第一个乒乓球男子单打世界冠军,也是中共建政后第一个世界冠军获得者。

在西方世界排斥中共之际,容国团获得这个冠军对中共来说可谓意义非凡。一时间,不仅各种荣誉纷至遝来,他还获得了中共副总理贺龙亲自到机场接机的特殊待遇。毛、周也多次接见容国团,而且每次外宾来访,容国团都是座上宾。

在事业登上世界顶峰的同时,容国团还收获了爱情,在一次联欢舞会上,容国团邂逅了广东老乡,田径运动员黄秀珍,并结为连理。

1961年,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十六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容国团为中国队首次夺得男子团体冠军,全中国掀起了乒乓球热。

1964年,容国团担任中国乒乓球女队教练,中国女队在第28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得了女子团体冠军。

文革中体育界成重灾区

然而,荣誉过后,风暴降临。1966年文革爆发后,体育界沦为“重灾区”,兵乓球队也受到了冲。当年12月,当容国团从国外参加比赛归来,发现兵乓球训练馆已被红卫兵贴满了大字报,称国家乒乓球队是修正主义的产物,他所夺取的7个世界冠军奖杯都是资产阶级冠名的。

由于贺龙被打倒,以及容国团在香港的成长经历,和他一起从香港归来的国家队主教练傅其芳、北京队主教练姜永甯一起被隔离审查,并被揪斗、侮辱和毒打。他们几人还因在一起聚餐,被打成“反革命特务小集团”。容国团还被扣上了“特务嫌疑”的帽子。

按照当时的说法,运动员成绩越好,夺取冠军越多就越反动。这对容国团是一个极大的打击。迷惘之下,第30届世乒赛开赛在即,容国团和队友起草了请战书,希望以行动证明自己。然而不仅请战书石沉大海,更大的风暴却降临了。

从1968年5月开始,体育界要进一步清理队伍,要求容国团写检查,质问他为何要写请战书。就在此时,噩耗接二连三地传来,两位与他一起从香港回来的好友傅其芳和姜永宁,因不堪精神及肉体上的残酷斗争、毒打选择了自杀,这让容国团十分迷茫,也给了他沉重打击。

他不断询问自己的队友邱钟惠:“你觉得我们有错吗?”,得到的是否定的答复,两个人绞尽脑汁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有错。

1968年6月的一天傍晚,容国团走出了幸福大街9号楼的家门,这天晚上,照例有批斗会,他没有参加。他离开了妻子和年幼的女儿以及年迈的父亲,走向了离家不远的龙潭湖……

凌晨4点半,国家体委接到派出所的电话,通知他们在离龙潭湖几里远的养鸭房旁,发现了一具悬挂的尸体。这一年容国团恰好30岁,离他拿下世界冠军时隔不过9年,也是文革第三年。中共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就这样陨落了。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