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四省书记更换 两大问题解决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4月1日,中共官方媒体连续报导四省书记日前已被更换,即王宪魁不再担任黑龙江省委书记,由张庆伟接任;刘赐贵任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卸任;林铎任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卸任;刘家义任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卸任。对于卸任的四省书记的去向,官媒没有提及,但从其表述仍称他们为“同志”来看,按照惯例,他们应去全国人大任闲职。

从年龄上看,1952年出生的王宪魁、罗保铭、王三运都已近65岁,但他们的生日分别是7月、10月和12月,姜异康是1953年出生的,只有64岁,因此还未到年龄的他们应该是被提前“下岗”,而这是习近平继续完成其这两年来进行的人事布局大棋的又一重要步骤,这不仅是为政令可以出中南海做准备,也是在为即将在秋天召开的中共十九大做安排。

在更换这四省书记前,多省书记已更换完毕,包括河北省的赵克志、山西的骆惠宁、辽宁的李希、吉林的巴音朝鲁、江苏的李强、浙江的夏宝龙、安徽的李锦斌、福建的尤权、河南的谢伏瞻、广东的胡春华、贵州的陈敏尔、云南的陈豪、陕西的娄勤俭、青海的王国生、湖南的杜家毫、江西的鹿心社、四川的王东明、内蒙古的李纪恒、新疆的陈全国、广西的彭清华、西藏的吴英杰、宁夏的李建华、湖北的蒋超良、重庆的孙政才、天津的李鸿忠等,共计25省(市、自治区),其中绝大部分被视作习阵营之人,他们向习近平的看齐意识可从他们在地方的表述和行为中看出。个别的如李鸿忠则属于积极倒戈之人,至少在表面上如此。

笔者去年分析曾指出,沿着习近平人事布局的思路,剩余几个省份的一把手也迟早将被更换,因为他们不被撤换,这盘人事大局就存在问题,在这些地方习当局推行改革就会打折扣,毕竟他们或是依附江派,或是与令计划有牵连。如今王宪魁、罗保铭、王三运、姜异康的被撤换,印证了这一点。

在刚刚被更换的四人中,王宪魁曾是业已被判刑的江派高官苏荣的副手、心腹,由江泽民“大总管”曾庆红一手提拔,并身陷贪腐及性丑闻。有媒体披露,王宪魁在甘肃、江西两地与苏荣搭档时,苏荣的妻子于丽芳是苏荣的代理人,而王宪魁是苏荣妻子的代理人,为她做求官者、承包工程的中介等。此外,王宪魁治理黑龙江期间,还公开叫板习中央,并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他因此被视为江派的铁杆。

而罗保铭曾陪同江泽民登上海南东山岭释放“东山再起”信号,并曾叫板北京。至于王三运则是令计划的铁杆。据称,1990年任共青团贵州省委书记的王三运通过关系搭上令计划,并最终取得令的充分信任,双方结为同盟。他也同样因为迫害法轮功,上了海外追查国际组织的名单。姜异康也曾搭上令计划之妻谷丽萍,并与曾庆红家族有牵连。

至于接替他们的张庆伟曾长期在航天部门工作,2011年任河北省长。刘赐贵长期在福建任职,2015年调任海南省长,而习近平1993年至2002年在福建任职。林铎则是王岐山的旧部,2014年从哈尔滨市委书记调任辽宁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一年多后改任甘肃省委副书记、省长等。刘家义则长期在审计署任职。因此,可以说,他们亦被视作习阵营之人。

官场上的一系列变动,意在解决什么问题?2016年9月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曾在人民网发文《改革要“落地”,不能“空转”》,给出了答案。

文章称,“全面深化改革无疑是一场深刻的历史性变革。但是当这一变革进入深水区、要啃硬骨头时,其改革的难度、风险、阻力也骤然上升,因此要防止改革‘空转’,就要十分重视改革策略的选择”,并且还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问题,即“一是排除和化解改革的阻力,二是防止出现颠覆性错误”。

文章认为,改革的阻力来自两方面,一是“既得利益群体的干扰”,二是“政府自身对改革的隐形阻力”。无疑,这些“既得利益势力”在高官中应该人数众多。这些人中既有政治既得利益者,也有经济既得利益者,或者二者兼有。他们共同的特征是:攫取了来自改革开放的大部分收益;对限权的政治改革持消极态度;他们具有很大的能量阻扰改革的进行等。

具体来说,这些“既得利益势力”或“集团”应包括江泽民家族、江派人马和周边与其有利益纠葛之人,涉及中共党、政、军各个层面,而且势力并不小,其核心正是以腐败治国十几年的江泽民。因此,习近平上台以来,在反腐的名义下,先后拿下了包括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周永康、苏荣、王珉、白恩培、周本顺、黄兴国等在内的百余名江派或与之有牵连的高官,被查被抓的贪腐各级官员也是成千上万。日前上海政法系百余名官员被查也是在指向江派。显而易见,抓捕的众多江派高官就是为扫除“既得利益势力”,并将终极目标指向“太上皇”江泽民。

而更换多省书记应是为解决“政府自身对改革的隐形阻力”。以往诸多一把手皆由江泽民集团提拔,他们或明或暗,都在与现中央对抗。被指与高层有联系的北京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也曾表示,地方精英、地方政府普遍不作为。是以,习近平、李克强的政令能否得到切实的贯彻,还需要依靠各省书记。将各省一把手、二把手重新洗牌,就是排除显性或隐性的阻力。

依照习近平的人事布局大棋,下一步,应还有两地一把手等待被更换,他们是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和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这两人中,韩正则与江泽民家族和江派存在众多利益纠葛,虽近来积极表态向习近平看齐,但其深厚的江派背景很难让人相信。而北京的郭金龙曾紧随江派镇压法轮功,使得其先后任要职的西藏自治区、安徽省、北京市的法轮功学员均遭受严重迫害。从其对人品低劣、好色、嫉妒心强、对良善百姓无比残忍、贪污腐败的前任刘淇的吹捧,也可以看出其是一个何等货色的官员。

显而易见,下一步的看点将是上海、北京的高层更换和江氏家族的命运,而从最新四省书记被更换看,阻碍变革的两个关键性问题仍处于进行时,但在中共十九大前,或见分晓。#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