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苏共暴政下的群体灭绝(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上个世纪二战期间并存过两个极权主义政权:德国纳粹和苏联共产党。这两种制度虽然形式不同,称法有别,但却有着共同的一面,都留下数以千计的万人坑、大屠杀、集中营等这些反人类的罪恶遗迹。

二战结束后,纽伦堡审判针对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国际社会发出强烈的声音“永远不再”!但具讽刺意味的是,二战刚刚结束,斯大林治下的苏联仍旧持续不断的进行着灭绝人类的罪行;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也依然持续进行着又一场反人类的群体灭绝,导致8千万冤魂死于共产运动的铁锤和镰刀下。

重新回顾共产百年历史,探究群体灭绝反人类的根源,究竟是什么引发人类史上持续不断的巨大浩劫?或许会对当下在中国发生的另一场群体灭绝有着截窒的意义。

种族灭绝论的始作俑者

1849年1月,恩格斯在马克思的报纸《新莱茵报》上,首次解释“阶级斗争”。他说,社会主义革命将以阶级斗争的形式出现,社会制度之间、阶级之间的斗争必将发生。在欧洲,有些区域发展的相对比较缓慢,恩格斯公开的声称巴斯克、布列塔尼、塞尔维亚等这些地区的人为“种族垃圾”。他认为,这些落后的地区,“将不可能成为革命者”。恩格斯也谈到落后民族的粗俗和肮脏,他认为斯拉夫民族是灰尘,认为波兰没有存在的意义。


1940年4月至5月间,在史达林领导的
苏共批准下,苏联秘密警察在卡廷森林等地对包括战俘在内的波兰民众进行一场大屠杀,遇害人数约为22,000人。(视频截图)

马克思曾说:“在俄罗斯,这个有着野蛮特性的种族,以这样的精力和热情,在陈旧的君主制国家中徒劳地寻找出路。斯拉夫的野蛮是与生俱来的反革命。因此,必须无情的斗争,不是为了斯拉夫的生,而是为了它的死……以无情的恐怖主义消灭它。”

1848年,马克思在他的作品集中,写到“斯拉夫贱民”,其中包含了俄国人、捷克人、克罗埃西亚人。他认为,这些“反动”种族,应该立即在世界的革命风暴中毁灭,除此之外,命运再不会留给他们什么。马克思认为,即将来临的世界大战将消灭反动阶级和王朝,也将让所有反动民众从地球上彻底消失。

马克思也曾说过:“如果阶级和种族太过脆弱,不具备适应新的生活条件就必须让路……他们必将‘被革命的大屠杀所消灭’。”

马克思和恩格斯都对数百万人的灭亡无动于衷。马克思说:“一个寂然、不可避免的革命正在社会中进行。革命不会在乎它毁掉的人命,就像地震不会在乎它毁掉的房屋一样。太弱小而不能主宰新的生存形势的阶级和种族必须被击败。”

他们的言论如此的仇恨人类,动辄加以战争和革命,来消灭地球上的鲜活生命。马克思从来没有想过要解放全人类,没有爱过他所谓的无产阶级,相反,他在他的诗和信中把人类叫成“人类垃圾”,他仇恨全人类,为了达到毁灭人类的目的,利用着流氓无产者去做为他的工具。

英国剑桥大学历史学家乔治.沃森研究种族灭绝论,查遍了近现代欧洲各国思想界,他发现在马克思、恩格斯之前,没有人提到这一主张。除了马克思、恩格斯倡导的种族灭绝言论之外,史学家什么都没有查到。于是剑桥史学家判断,马克思、恩格斯二人是首先公开宣传种族灭绝论的始作俑者。

索邦大学近代历史研究员弗朗所瓦斯.托姆说:德国纳粹和苏共都是不能接受人类本性的客观存在。因为它们都是要创造“新人类”。为了创造出新人类,它们就要消灭人的本性,进行系列地消灭人性的战争。这就是极权主义的根源。这在他们身上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纳粹思想是建立在错误的生物学理论之上;而共产主义是建立在错误的社会学理论之上。而且这两种体制都自称是科学的。

万人坑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这样宣布:1848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列宁、希特勒、斯大林等人正是吸收了共产思想的“幽灵”。于是德国出现对犹太人的大屠杀,苏联出现古拉格集中营。


苏联古拉格集中营囚徒和苦力。(美国之音)

为了实现所谓的社会主义目标,列宁大力宣传阶级斗争理论,那些所谓的阻碍“社会进步”的群体,就被认定为“剥削阶级”,从肉体上把他们消灭。布哈林说:“在所有的形式中,无产者都是从枪决开始……这是以资产阶级时代的人为材料,来打造共产主义者的方式。”

特洛兹基说:“历史从来都不会原谅妥协、退让和软弱。如果现在到了一个时间点,需要我们消灭上百上千的人,以创建组织我们需要的国家机器。如果需要,我们也可以消灭数万的人。但我们没有时间了,没有机会去辨认真正的、激进的敌人。我们应该踏上毁灭之路(主动消灭)……”

契卡成员拉计斯说:“我们不进行反对具体某个人的战争。不从一些痕迹上寻找,能够证明他反对苏维埃的言论和行为。首要的问题就是我们要确认,他属于哪个阶层,他的人生履历、家庭出身、教育情况或者职业。这些都是能决定他命运的关键。”

1918年9月2日,契卡通过的一项决议显示:“要枪决所有的反革命者,使每个地区的契卡成员都有自行枪决的权力。每个区都要建立小型的集中营……契卡成员或者契卡地区分支成员在执行大规模枪决行动时要负起责任,采取必要措施,以免(枪决后的)尸体落入破坏分子的手中。”

于是万人坑出现了,几乎在所有的历史记录留下的影像中,成堆的尸体,万人坑、集中营、劳教农场、成堆的尸骨等出现在苏共治下的广袤区域。这个政权用恐怖和血腥在苏联境内筑起无形的高墙。

万人坑,遍布苏联境内,基辅的维基夫那、列宁格勒、维尼察、哈尔科夫、布托沃等。整整一代数百万的儿童失去了父母,流浪在街头,挨家挨户沿街乞讨。那些到苏联考察的外国政客见到大街上的流浪乞儿,感到很吃惊。为了铲除这一尴尬、不光彩的乞讨现象,斯大林在1930年5月签署35号条令,关于处理“街头乞儿”,这些儿童在年满12岁时,必须给予枪决。斯大林命人即刻执行。

在这个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人们被夜以继日地消灭,斯大林成为疯狂而随意杀人的人。按照计划定额杀人。比如,坦波夫地区,斯大林就下达了10万人的处决指标。有没有犯罪都已不重要,他们随意抓人以完成处决的计划数量。一旦完成处决指标后,地方当局会上报斯大林和中央委员会,继续申请更多的处决指标。

关于处决名额一事,得到前苏联上校弗拉基米尔.卡尔波夫的证实,他说:“赫鲁晓夫曾经主动要求增加处决的配额。他曾被批准处决七八千的‘敌人’,他却叫道:‘请增加处决配额,我要处决1万7千个。’”于是他的要求就被批准了。各地处决名额完成后,又继续申请,于是整个苏共体制就像是一台运转的绞肉机,不停地杀人,杀人。@*

参考资料:

1、列昂尼德.姆列钦,《克格勃国家安全部门主席解密的命运》(МлечинЛеонид《КГБ.Председателиоргановгосбезопасности.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есудьбы.》ЧастьвтораяБОЛЬШОЙТЕРРОР),引文采用第二部分《大恐怖》,所引原文页码为第20页,第47~48页,第51~52页,

2、俄罗斯大型历史记录片《20世纪俄罗斯历史》第一季,第70集“索洛维基古拉格”(《ИсторияРоссииXXвека》1сезон,70серия“Соловки.ГУЛАГ”,режиссерНиколайСмирнов),导演尼古莱.斯米尔诺夫(Nikolay Smirnov)。索洛维基和古拉格群岛是前苏联大型集中营所在地。

3、拉脱维亚历史记录片《苏联故事》(The Soviet Story),导演埃德文斯‧斯诺尔(Edvins Snore)

4、英文历史记录片《Joseph Stalin Red Terror》,导演杰克.帕金斯(Jack Perkins)

5、《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人民报,2010年11月7日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