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县校园命案维稳升级 官媒记者叹忍无可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4月06日讯】四川泸县太伏镇中学生赵鑫校园死亡事件持续发酵,当地维稳进一步升级,不但删贴封号、辟谣抓人,还要求媒体统一口径。连中共官媒记者到当地采访也遭到围堵威胁,而当地的种种电话骚扰,更让党媒记者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

官媒记者也被围堵威胁

4月3日,新华社记者赶到当地展开调查。在距离太伏镇数公里外,车就被拦下,两辆警车拦住路口,禁止一切车辆进入。

记者迂回步行数公里才进入太伏镇,在太伏中学门口看见街上站满了人,一排戴着头盔的警察将人隔开,学校大门两边有上百名警察将人隔开。

泸县政法委书记李盛春声称,怕赶集出现意外而采取的应急措施,旁边另一名官员则宣称是演练。

而记者所到之处都有人“陪同”。当记者提出采访死者母亲时,县政法委书记李盛春说找不到人,问手机说没有死者母亲电话,问地址说不清楚地址。

4日,记者突破制约,跑了20多公里村道,前去采访死者的爷爷奶奶和同学时,却被跟随而至的一批村官,实施各种暗示威胁干扰,而被当地的种种电话骚扰,更让记者忍无可忍。

记者向县委宣传部部长陈佳、县政法委书记李盛春提问:网民关心的案发前是否有报案行为?证明不是他杀的证据是什么?是否存在霸凌现象?但两人一致称,这是网上谣言,不予回应。

泸县校园命案

四川泸县太伏中学初二学生赵鑫,4月1日被发现陈尸住宿楼下,图片和视频显示,孩子尸体浑身青紫,背部、腿部、手部都有大片红色淤痕。

事发后,学校拒绝死者家属见遗体,并把孩子的爷爷和奶奶扣押起来,只是与赵鑫的妈妈说,这只是一个意外。

2日,家属与聘请的法医到殡仪馆进行验尸,当时的视频显示,死者的身上伤痕累累,背部、头部以及脖子处都有被打的痕迹,手脚都被打断。

当日,泸县当局却在通报中声称,“经现场勘查,并进行尸表检验,无证据证明死者是他杀,其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

泸县官方的通报引起当地民众的愤怒,2日、3日持续两天,都有上万民众聚集在校门口,要求地方当局还孩子和父母一个公道。

当地警方调动两大巴士的警力到学校镇压民众,并用大喇叭威胁,如果无关群众再不散场,他们就进行武力镇压。从现场视频可以看到,大批头戴钢盔、手执盾牌的特警列队跑向前方驱散民众,有民众被打伤送进医院救治。

3日,在校内的百余名家属被警方控制,电话也被监听,不准家属走出校门。

泸县公安局在官方微博发布警告,造谣将受到处罚。警方的威胁更加重了民众的怀疑。

官方态度激起民愤

事发后,大陆微信圈内曾热传,赵鑫是被同校5名校霸围殴致死的,死亡前两天,赵鑫告诉爷爷和奶奶学校有人要他拿1,000元交保护费,二老立即去太伏镇派出所报了警,警察未及时调查。

4日,当地民众向“自由亚洲电台”爆料说,打死赵鑫的五名涉事疑凶,有3人身份已经确定,分别是镇长的儿子、派出所田所长的儿子和校长的儿子。

报导说,地方当局已经将赵鑫父母及多位亲属软禁,网上的有关消息也遭封杀。泸州市网信办的通知,要求各网站立即删除涉及泸县太伏学生死亡信息,只能出现官方通报。

当地民众6日告诉新唐人,当地为了封锁消息,从5日到16日,泸州大规模停电断网,目前警察持续抓捕抗议民众,还有网民发起游行被抓捕。

据了解,目前通往太伏镇的各乡村路全部被封锁,警察林立,不准任何车辆进入镇中心,当地民众被迫签字认可坠楼自杀的说法,并且凡是签字的民众都会获得50元的奖励。

有民众气愤地表示:“政府想平息此事!不可能,民众不答应。你关得了一人,关不了千千万万民众!”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链接: 【禁闻】四川中学生死亡 公安辟谣 民众愤怒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