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泸州悲剧真相渐显 吞噬人性的体制

习近平现在应该已经到佛罗里达了,他会在那里呆24小时,川普要解决的是与中国的贸易逆差问题,要收回美国人失去的工作,他认为中国占了大便宜了。第二个问题就是朝鲜问题,朝鲜金三胖又进行了一次导弹实验,美国国务卿说已经无话可说了,那就只剩下一条路,开打了。


美东时间4月6日下午,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与第一夫人梅拉妮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海湖庄园欢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 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而习近平要什么呢?习近平要一中原则,对川普来说,一中原则已经不是难题了,美国国务卿到中国访问时美国国务院已经表明要尊重一中原则,习近平为什么要一中原则?因为他要的是中华民国的国号,就像雄安新区一样,根本不是为了建设一个北方的深圳,而是要把北京腾出来真正的做帝都,恢复北京城几百年来应有的尊贵和地位。据说,雄安的一个涉外宾馆已经被政府包下来了,雄安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是划了一个圈,因为那里是三个县交接之处,三不沾的地方,为什么现在只画了圈,什么都不干了。

这就像2013年三中全会形成一个全国深化改革小组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当时这两个机构到底是什么还不知道,后来成立了诸多的改革小组,全国深化改革小组彻底否定邓小平的一切。现在的政府机构都是邓小平一手建立起来的,在江泽民手下发展的。结果,习近平在军委里面加一个改革小组,在几乎所有的政府部门里都加一个改革小组,不就是彻底否定了吗?他起了一个名称叫做深化改革,不就是把邓小平以前的改革给挖了吗?

雄安到底是什么样?不知道,搞不好连习近平都不知道,他有一个大框架,原来北京城是什么样,就要恢复什么样,不在框架里的全出去,到雄安去。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一中的原则对习近平非常重要。

那么朝鲜问题,对习近平就变成了有筹码,金三胖根本不尿习近平和川普,那是有目共睹的,那么美国人能够做到什么程度?我以为如果习近平早已决定放弃金三胖,那么他要川普做出保障,你打朝鲜可以,但你打的时候不能伤及到我。金三胖的原子弹试验场距离中国只有70公里,如果美国要炸朝鲜原子弹试验场,就像在中国扔炸弹一样。如果把中国卷入到了战争中造成损失,我认为习近平一定会提出要求。

习近平在经贸问题上可以做出让步来求得未来中国向国家体系发展中得到美国人的支持,作为筹码,这都是可以谈的。很多人把习近平和川普对立起来,而不是顺应,几乎所有的评论都是把美国和中国对立起来谈。川普是个老炮儿,习近平也是一个老炮儿,两个老炮儿碰在一起,关键是什么?他们两人都有内在的追求,这不是意识形态的对垒。

习近平带着汪洋和王沪宁去访美,王沪宁是给习近平出谋划策的人,而带着汪洋去,那意图太明确了,可以预见到汪洋在未来的国家体系中会占有很重要的位置了。汪洋当年和薄熙来对垒当中也是吃了亏了,走到今天这一步了。

习近平反腐的一切其实就是摧毁党的制度的一切,当他在摧毁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就是党的制度性本身的那种邪恶,在现实环境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而在川普的智囊团中有一个人,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中的一个负责人,这个人叫做马修,他是负责东亚事务最高官员,才40几岁。他在1998年到2005年在北京和香港担任记者,他曾经因为调查一个中共部长级官员的贪腐问题,被国保扇了一个大嘴巴,他曾经在天安门广场见证过中共体制的邪恶对美国国民的迫害和侮辱,这是他自己说的。他曾经花费3年到4年的时间,大篇幅介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原由和所发生的事情。他在美国国务卿去北京访问的时候就作为首席国家安全顾问出现了,今天在佛罗里达谈判,他再次出现在川普身边,这个人对共产党的邪恶是深恶痛绝,他因为被中共国保打了,所以在2005年弃笔从军,参加了海军陆战队,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打过仗。


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马修博明(Matt Pottinger)

我说过中共体制中核心问题就是法轮功问题。

在习近平到达佛罗里达的同时,四川泸州的14岁男孩被打死的事件成为了中国社交网路的头等大事,随着时间的推移,打人者的身份逐渐显露。

自由亚洲电台最新的报导《学生死亡疑涉官二代 军方封镇断声援》中说:“泸州市泸县太伏镇警民冲突过后,有民众向本台反映,围殴赵鑫致死的5名同校学生,其中3人的身份已确认,均为官二代。

民众说︰5个凶手里有3个人的身份确定了,是镇长的儿子、派出所田所长的儿子、校长的儿子。疑官方刻意包庇。事件持续发酵,大批民众连日来聚集抗议,先后有数百示威者被抓。有当地民众向本台反映,军队已进驻及封锁太伏镇,阻挡外省民众前来声援。”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网络截图)

这个案子我用了制度性邪恶这个词,就是中国共产党体制中任何一个官位层面中的每一个人因为利益而屈服于这个利益本身的时候,表现出相互保护的真正与人性做对的邪恶一面,从最底层打人的警察,武警,公安,往上走你看到了打死赵鑫的有镇长的儿子,公安所长的儿子,以及校长的儿子,推特上说,校长陈良,太伏派出所所长田安军,田安军的儿子和死者在一个寝室。

不要管什么官二代和红二代,说这些是因为老百姓都有妒忌心理和自卑心理,他们其实和老百姓都是一样的,一个破镇长的儿子就叫官二代了?我不认可。但他们在这个制度下形成了一个权贵的势力,形成了一种邪恶,他们自然就形成团伙,不够资格的人一定是被打的对像,被勒索的对像。与此同理,比他们高的县长和省长一定杀他们,不过镇长也和上面挂钩,你说镇长还能不向上面送礼?

开封府的生意人弄了几十个女孩子强迫她们卖淫,他们送给谁了?这些女孩子被送给了这个制度里的男人们,这不就是制度性邪恶吗?这个制度中一级一级的都得伺候着。这就是制度性腐败和灭绝人性。

大家的用词都是官官相互,其实是制度性的问题,制度不散,一切都在其中。只要你进入这个官场中,很多被迫害者,同时也是迫害者。所以我说根本谈不上什么官二代不官二代,镇长的儿子也叫官二代?这就是制度性杀人和灭绝人性。

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真相被披露出来了,


“因特网上星期四曝光四川南充公安局4月5日的一份电文。这份上有批示的电文表示,顺庆区网民李强4月5日在网上发出“煽动信息”,呼吁群内网民4月15日下午在市中心集合,游行抗议太伏中学生赵鑫惨死事件,并“鼓动”其他人转发信息。活动口号为“还学生一个公道,还四川一个法治社会,杜绝贪污腐败”。”


南充公安局维稳电文网上曝光(网路图片)

这份文件被传出来很说明问题,说明有人因为人性的一面不能接受才能传出来的,这是公安内部的东西。

我还看到一个视频一个泸州的老婆婆,对面就是囯安特警,那个特警全副武装,那个老太太就给了这个特警一个大嘴巴,那个小伙子不错,没动手。

这个老人实在是愤怒至极,作为维稳的警察也是人,大多数警察都是乡里乡亲的。就让我想到雷洋案,这个案子去年年底就这么了结了,赔了家属很多钱,打死人的警察去职回家了。我当时提出一个问题,这几个警察怎么混吧,后半生怎做人吧。无论他们以什么原因逃脱了死罪,他们终身会备受煎熬,因为他们被灌输的东西是覆盖在人之初性本善的本质上的,当他们失去了权势而保住了性命之后,他们会发现生不如死。今天在四川发生的事情极其类似。

据说整个泸州要停电了,通知4月15日开始停电,这可能和我上面提到的南允公安局的电文有关,很多网友也引用了我在节目中的话:“石涛说:泸州封网没用,因为智能手机运营商提供的服务太多,泸州症腐想要封锁消息,除非停电,停了电,手机没电消息就发送不了了。果然停电了!”但泸州这件事情已经封杀不了。

如果现在谁还在说共产党还干了好事的话,那就是在被侮辱著,被强奸著还获得了乐趣。因为你无力抗争它,只能顺从。而共产党灭绝人性的表现就在具体事件中,凡是在这个体制中的获利者,依附这个体制满足自己的欲望的人,即刻表现出了他的邪恶。

无论是谁,可以是警察,可以是城管也可以是看大门的。也可以是党的总书记,任何一层的官,只要依附于这个制度,即刻表现出邪恶的一面。因为基础在高级动物上,那就不是人。

把高级动物的观念灌输给国民,自然成为了残害人民的正常理由。一个校长的儿子,一个镇长的儿子,一个派出所所长的儿子可以为了获取利益而糟蹋别人,他们被人称为官二代,而形成一个团伙,收这个学校学生的保护费,难道不正常吗?因为很多人嘴里说共产党养活了我们,他们的儿子收你儿子的保护费,你为什么不给?这就是高级动物的理论自己把自己污辱了。

一些学究总是把东西看死了,这就是共产党的观点。在共产党的学校读了三十年的书就能把人全毁了,命其名曰有文化,其实没文化还好点,有了文化就成了一个高级动物了。

人都是有自然的属性,人之初,性本善,都有着非常纯朴的品质,在中共体制下读书,把这些品质都读没了,脑子里就剩下高级动物灌输的知识了。你看那鸭子都是灌进去的食物。

这是根源,才出现了这种表象。一切源自中共本身生命的真实,中共就是一个邪恶的,像魔鬼一样的生灵。

刚刚过完清明节,很多人去上坟了,那死去的亲人是不是生命呢?你相不相信他们活在另外一个空间?共产党的邪恶跟这个概念是一样的,这种邪恶时活动,显现在人间,以共产党的形式出现,从理念上和对人的根本认识上,扼杀着所有的人。

2017年初的时候,我说过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些事情触动着每一个人在事情过程中的选择。选择欲望的利益还是选择生命的尊严?当你选择利益的时候,你就在侮辱自己生命的尊严,当你选择尊严的时候,在人的层面利益的表面,你可能会承受苦难。但你得到的是生命的永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