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强:泸州校园惨案的真相是什么?

太伏镇,是一个距离四川省泸州市泸县县城40公里之遥的偏远小镇;位于这个偏僻小镇的太伏中学,在短短数天之内成为了全国新闻的聚焦点:太伏中学14岁的中学生赵鑫,4月1日惨死于校园之内。赵鑫遍体凌伤的尸体照片和视频在网路广传之后,泸县官方通报称死者坠楼身亡,引发民愤,民众自发聚集抗议,泸县官方迅速启动维稳程序,出动警察镇压抓捕民众,一个原本用正常司法手段就能很快处理的个案,演变为一场全社会聚焦的重大群体事件。

泸州官方的信息封锁下,这个案件的种种“谣言”在网路疯传。那么,泸州校园惨案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廖梦君惨案”再现

在11年前,一个几乎与泸州校园惨案同样情节的案件,发生在广东。

大陆时评作家廖祖笙,闽籍作家,定居广东多年。当过兵,经过商,上过大学,作过编辑、记者,以笔杆立过军功,有多部作品出版,并在多家报刊开设过专栏。廖祖笙原本抱着一颗知识份子的忧国忧民之心,用手中的一支笔直言论世,不过是希望政府正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等问题,原本寄望文字能起到改良社会的作用,没想到却遭到灭顶之灾。

在廖祖笙发文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广东教育系统最高官员之后,2006年7月16日,廖祖笙16岁的独生子、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906班学生廖梦君,在校园惨遭杀害。孩子尸体浑身上下伤痕累累,惨不忍睹,被殴打致死后抛尸楼下,但官方掩盖真相,把一起血腥的谋杀说成是意外坠楼。

廖祖笙夫妇经历如此人间惨剧,从此开始了为死不瞑目的儿子讨回公道的艰难之路,10多年来,无论他们怎样地泣血哀号,得到的结果是多次的被抓捕关押及监控,廖祖笙曾经被迫乞讨为生,但最后得到的是无尽的绝望和家破人亡的结局。

如今的泸州太伏中学赵鑫的惨死,就如11年前的“廖梦君惨案”的再现。11年来,同样的剧情,同样的血腥,同样的维稳模式,一样都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更加快速地封杀消息掩盖真相,更加严厉的镇压规模。

剧情反转?

在泸州当局出动军警镇压抗议民众、事件升温之际,4月4日,官方媒体突然变调,新华社发表了新闻稿《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需要多久——三问四川泸县校园死亡事件》,文章对泸州当局发出严厉质问:“孩子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究竟有没有霸凌现象?当地到底在紧张什么?”并在结尾两段直接引用习近平讲话内容,直斥当地政府要尽快端正认识,主动配合记者采访。随后《人民日报》跟进发表评论文章,支持新华社的观点。中央级官媒的表态在网路被迅速转发和传播。

官媒一反常态的迅速变调,似乎预示著剧情反转。那么,剧情会真正反转吗?学生惨死的真相会出现吗?

官媒变调原因

泸州当局为了封杀“凶手中有镇长之子和派出所所长之子”等谣言,对真相信息严防死守,媒体记者所到之处都有人“陪同”,甚至对中央级媒体新华社的记者,都实施各种暗示威胁干扰,迫使采访对像不敢说真话,而记者被当地的种种电话骚扰则更是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对于一般的媒体记者,更多的情况是半夜查房,派车跟踪,强行赶走,切断交通,直接殴打,设套陷害等等。

上述这种情况表明,由于近十几年来,中共周永康掌权时期政法系统所采取的血腥维稳机制,已经进入恶性循环地惯性运作阶段,造成了中央对地方政府的管理失控,不同级别的地方政府官员为了保住官位和所在团伙的利益,都采取这种政治正确的维稳方式来镇压民众。其主要原因在于,这种维稳方式符合中共政权的根本利益:一切行为的最终目的都是保持政权稳定。同时,也符合了中共政权的维持政权的根本方式暴力和谎言中的暴力。

那么,此次中央级官媒突然变调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中央对泸州地方政府维稳不力造成重大群体事件感到不满,发出要地方政府官员承担责任的信号。

第二个可能的原因,可能是中央官媒的一种配合维稳的手段,那就是在群情激愤的情况下,减少外界对此事件的关注度,同时缓解压力,减少民众的愤怒。

真相有可能大白吗?

从2006年的“廖梦君惨案”,到河南官商勾结强迫女学生卖淫,到永州女中学生之死,再到泸州太伏中学生之死,10几年来,这样的事件其实在中国层出不穷,但能被媒体曝光的只是少数。

在中共的现行体制下,特别是周永康时期形成的血腥维稳系统仍在继续运作的情况下,使得这类事件的真相,基本不可能再现,冤案很难得到昭雪。此前的雷洋嫖娼致死案就是如此,看似剧情将要反转之际,最后还是以杀人警察无罪释放结局。

中共在屡次犯罪之后,面对清楚明白的冤情,为何从不认错?这是因为,一旦认错,就等于否定了中共的这种暴力维稳方式。暴力和杀戮是中共制造恐惧的唯一手段,否定和放弃使用暴力杀戮,等于是让中共放弃政权。中共最为恐惧的,就是民众对中共不再恐惧。

因此,泸州校园惨案的结局,很大可能将会和廖梦君惨案、雷洋案的最终结局一样:没有真相,沉冤似海。如果泸州当局的个别官员因此案下台,也是在当局“开恩”之下,给死者一个相对“不错”的交待了。

即使再退一步讲,在个别时候,在社会和国际的强大舆论压力下,中共当局或许对个别案件会做出一定让步。但是,如果中共的共产党体制没有根本改变的话,人们将永远不会得到真正的真相,类似泸州校园惨案的悲剧将永远不会停止发生。

不知道中华大地上还游荡著多少“意外死亡”的冤魂,不知道还有多少无辜的孩子将成为“意外死亡”的对像。多少年来,这个政权为了“稳定”一直在这样干着,只要这个政权存在着,真相永远会被谎言所代替。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