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戈萨奇就任 美国最高法院重回保守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4月13日讯】【热点互动】(1595)戈萨奇就任 美国最高法院重回保守:就在今天戈萨奇宣誓就职,正式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第九位大法官,填补了这个职位14个月的空缺,在两党激烈的角力之后,戈萨奇的就职可以说是川普新政的一个重大胜利,也意味着最高法院已经重新回到了保守派大法官占多数的局面,那么为什么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如此重要?戈萨奇的就职对于今后几十年美国社会的导向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

就在今天,尼尔‧戈萨奇宣誓就职,正式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第9位大法官,填补了这一职位14个月的空缺。在两党激烈的角力之后,戈萨奇的就职可以说是川普新政的一个重大的胜利,也意谓著最高法院已经重新回到了保守派大法官占多数的局面。

为什么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如此重要?戈萨奇的就职对于今后几十年美国社会导向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一个事件做一些解读和分析,两位都是在线上,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是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另一位是通过电话和我们连线的特约评论员田园博士,二位好!

杨建利、田园:方菲您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我们在节目的开始,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

周一在白宫玫瑰园内,川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尼尔•戈萨奇,在总统川普与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的注视下,正式宣誓就职。

尼尔•戈萨奇:“我承诺:我会尽我所能履行宪法,还有这个伟大国家的法律。”

戈萨奇的就任填补了空置长达14个月的大法官席位,这是1862年美国内战以来,空置最久的。

川普:“这是我的大荣幸,而且我在执政前100天内就做到了。”

49岁的戈萨奇获得任命,被看作是川普上任以来的最大政治胜利。戈萨奇就任,也让最高法院保守派与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重回5比4的传统格局。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谈论的话题是美国最高法院第9位大法官的就职,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打电话发表您的看法,或者向嘉宾提问。

先问一下杨建利博士,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如果对美国这一政治不是太熟悉的话,可能并不太了解最高法院的职能和重要性,能不能够先请您跟我们简单的阐述一下?

杨建利:我们常常说美国政治体制的三权分立,或者说西方政治体制的三权分立,实际上是指立法、执法和司法。立法就是国会,法律都是出自国会;执法是由行政机构来执法,在美国就是以白宫为代表的执法机构;另外一个,三权分立一个非常重要的支柱,就是法院系统,而最高法院是司法系统最高的机构。

最高法院不像一般的联邦法院,或者地方法院一样,它要听或者是判决一般性的刑事案件,不是这样。有人也称它为宪法法院,就是说美国有宪法,任何一个国家有宪法,但是这个宪法说的东西是有限的文字,不能够涵盖所有的情况。出现了一些特别重要的,有分歧的情况下,最高的解释权,这个解释权就在最高法院。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最高法院它是像美国这样的国家的政治危机的最后的解决者、最后的稳定者,它能够聆听的案子和裁决的案子都和宪法是相关的。比如你认为国会哪一个法案的通过是违背了宪法的话,你可以告到最高法院去,这时候最高法院接受你的案子,然后聆听,到最后才做出裁决。它解决政治危机是最后的保证,基本上在政治上你看不到它的身影,但是实际上它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支柱。

主持人:是。所以其实最高法院很多判决的影响对每一个人都有影响,可能很多事我们自己还不知道。我想问一下田园博士,我们看到这一次戈萨奇的就职填补了第9个大法官的位置,这个位置空缺了14个月,为什么空缺这么长?那么共和党和民主党在这个位置上的人选为什么竞争,或者说斗争得那么激烈?您给我们解释一下您的看法。

田园:对,首先像杨博士讲的,美国宪法法院在很多问题上具有最后的决定权。所以这个大法官的任命,对于一个总统、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都是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这个就是为什么在去年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去世之后,当时是民主党总统,共和党控制参议院,那么参议院多数的共和党就说,我不想再让你这个民主党总统来任命斯卡利亚的继任者,我要让美国人民在这个任命问题上有发言的权利。

它的意思就是离大选只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我们将要由美国人民选举选出的新总统来提名下一位大法官。这就是为什么当时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没有考虑当时奥巴马总统提名出来的一个叫做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的法官的任命,他们就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其实这个并不是没有先例的,最先发明这个策略的人是一个民主党人,就是前副总统拜登。它这个原则就是如果距离大选很近的时候,我们就不考虑现任总统的提名,这个其实是拜登发明的,这个规则在参议院被戏称为“拜登法则”。

所以共和党说我们不愿意考虑奥巴马提出的提名人之后,民主党人也很愤怒,他认为你这是偷窃了我们一个总统任命大法官的位置。其实不是这样的,这个完全是民主党人自己发明的,应该说是最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就是为什么这个空缺拖了14个月之后目前才在参议院通过。

主持人:是,我们等一下来谈一谈这个过程。但是我想先问一下杨建利博士,很多人说大法官这一次的提名,它会影响今后美国社会几十年的这样社会的动态,或是社会的形式,您怎么看?您的解读是什么?

杨建利: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实际上当总统的竞选这么邻近的时候,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把这个议题放给老百姓、选民去投票的机会。实际上我们真正了解美国政治的话,我们会发现在这次投票中,很多人把大法官的任命当作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来决定他投票给谁。

这一次的任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没有任命之前,在大法院里是自由派和保守派基本上是4比4,这个法码往哪边压会影响未来美国基本的政治环境。

主持人:您能不能举个例子,就是为什么会对保守派有影响?

杨建利:因为有很多的议题都是在最高法院里决定的,比如说堕胎权利是不是合法的,这个最后是吵到最高法院的。1973年有一个著名的案例,当时就通过堕胎是合法的。这一个案例实际上判决下是影响了美国对于堕胎的权利的非常重要的一种改变。

2015年有一个案例,就是同性恋婚姻法也是在最高法院决定的,这个都会影响人们、社会对于同性恋、堕胎等等这样的社会权利议题的看法,那么还会涉及到更多更重要的议题。保守派占多数还是自由派占多数,它决定了美国的政治走向。

实际上如果你了解在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它有很多基本议题的争论,比如说在经济上,保守派强调要保守,就是说我要有限政府(小政府)。如果你联邦政府收税过多,花在不应该花的地方,可能就是违宪的。这时候自由派就觉得我应该用更高的福利,能够收更多的税,这实际上也影响到美国人最基本的生活。

这一次的任命是非常重要,为什么要影响美国的几十年?因为新上任的大法官49岁。这个大法官的产生是总统任命、参议院通过,然后是终身制。所以49岁的一个大法官,未来影响美国是非常深远的。

另外,现任大法官里面有一些岁数已经相当大了,大家都预判可能最近一两年就会退休,或者有其它的事情的发生。这时候谁担任总统,能够提出符合他价值观念的大法官非常重要。也就是说可能在川普任内,会有一位到两位的位置空缺出来说,所以这次的总统大选影响了美国的基本政治环境可以说是几十年。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看一看这次任命的大法官戈萨奇,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法官?田园先生,戈萨奇他被称为是“宪法原旨主义者”,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又是一位保守派的法官,他的保守派理念是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田园:对,戈萨奇本人号称是一个所谓的“原本主义者”,或者你刚才提到的“原旨主义者”,还有另外一个名称叫“文本主义者”。这些名词都是一些什么意思呢?就是戈萨奇认为应该按照美国当年立国者的本意去理解宪法、去解释宪法,而不是在担任了大法官之后,在美国最高法院执行立法的决策,这就是所谓的“原本主义者”,或者是“文本主义者”,他就是要按照美国立国者当年的原始的意图来执行和解释宪法。

可是左派法学家和理念就恰恰相反,他们认为美国立国者在确定宪法的时候,已经是二百多年前了,应该怎么样呢?应该要与时俱进,应该按照目前的情况,结合现代的情况,来解释宪法,赋予它新的涵义,而不是按照二百多年前的意思来解释。

如果你看这个说法呢好像是有道理,但是一旦背离了宪法的原意,你怎么样去解释这个宪法呢?免不了就会涉及到有个人的偏见、个人的情绪、个人的感情,以及党派的利益牵涉其中。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说他不按照宪法的本意去解释宪法的时候,就变成了他个人的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他可以把个人的一切偏见都塞到他所谓的多数,或者少数派的意见里面去。

这就是为什么保守派的法学家对左派的这一套,搞什么与时俱进,搞所谓的叫做活宪法,他们对这种东西是非常的反对的,而戈萨奇本人正是这样一个“文本主义者”,或者叫“原本主义者”、“原旨主义者”。他的意思就是说,我要按照原意来解释宪法。

戈萨奇保守的价值观主要体现在什么方面呢?首先,他在科罗拉多州担任上诉法院法官的时候,曾经表现出了坚定捍卫宗教自由这样一种倾向。因为宗教自由在美国的宪法里面是有非常强,也非常明确的规定,因为这是美国的立国之本。所以对于保障宗教自由,宪法是非常明确,而且是不含糊的。戈萨奇在这方面可以说是一个宗教自由,以及言论自由,还有美国的政治自由的这样一个表达自由的坚强的捍卫者。这是一个很令人欣慰的地方。

因为目前美国的宗教自由面临着多方面的挑战。首先,刚才提到在最高法院判决同性婚姻合法。现在首当其冲出现了一个问题,如果一个神职人员不愿意给同性恋提供各种服务,比如说他不愿意给他实行结婚婚礼,或者是不愿意给他烤蛋糕,现在根据美国的反歧视的法律,这些人就有可能被告上法院,这在美国已经发生很多很多起了。

很多最高法院的法官,包括以前戈萨奇本人都对此曾经表示过关切,甚至当年主导通过同性婚姻合法的肯尼迪法官都说,他预见到这个和美国的宗教自由原则是相冲突的,他希望能够在他将来的有生之年能够审理到一些案件,来挑战对宗教自由的一种挑战。

所以我们看到在这个关键时刻,最高法院有了戈萨奇这样一个非常坚定的捍卫宗教自由理念的法官,这对很多具有传统价值观,以及对于很多宗教的信徒来说是一个福音。

另外一个,在政治自由和言论自由方面,戈萨奇法官也曾经在上诉法院表现出了很强的捍卫宗教自由、捍卫言论自由和表达自由的一种,过去他有这样的一个纪录。这对于我们热爱自由的人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一个福音。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线上已经有一些观众了,我们很快接一下观众电话,一位是加州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加州王先生:你们好!我不是共和党,也不是民主党。但是戈萨奇当选了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事,是川普总统当选美国总统以后,为美国走向稳定繁荣,使美国再次伟大的巨大举措,为美国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一个国家民主要讲也要讲法,要传统价值,不依法不依宪,只追求自由、追求小圈子,会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以及国家的根本利益。希望川普总统在恢复美国传统价值上更上一层楼,让美国再次伟大,谢谢!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王先生。还一位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你们好!我支持也恭喜戈萨奇荣任大法官的职位,代替一年前过世的意大利的保守派法官斯卡利亚。美国大法官只要是保守派多于自由派,美国会很强盛,而且很安全。自由派多的话,将来会有很多难民进来,那就不安全了,治安就成问题了,这是非常好的现象。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杨建利博士,刚才二位观众包括王先生提到的宪法让我想起,今天在戈萨奇宣誓就职的时候,川普总统当时就说希望戈萨奇能够智慧公正,并且在法律的框架下,而不是在法律框架之上来处理事情。戈萨奇在他的发言中也不断的强调他是宪法和法律的忠实捍卫者。从这些话中您怎么解读?法律在这个国家占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杨建利:对,法律在美国是公正原则的最后的体现,就是你出现任何问题,最后只有用法律来解决。而且最高法院是公正原则的最高象征,所以它的重要性是人们常常在活跃的政治环境里很少看见的,但是它是美国政治稳定、公正的最后的保证,而且是最重要的一个保证。

戈萨奇就任最高法院的法官,实际上是得到很多好评的。说到这两位听众讲的一些观点,我就讲一个当时很多华人投票的情况,我们也有很多朋友讨论到底把票投给谁?因为去年的选举,两个候选人让大家都感到有很多的缺陷,投票的时候大家感到很困难。

后来慢慢的很多的华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大法官的任命上,他们发现这是这次投票最重要的议题。因为谁当选,是自由派当选还是保守派当选,对于大法官的任命可以影响美国几十年,甚至一百年的基本政治环境。所以很多人想到,如果为了保卫美国传统的价值,投票给川普是重要的,所以这两位听众刚才讲的也是这种意思。

主持人:是的,我们现在线上又有一位观众,是加拿大的张先生,请讲。

加拿大张先生:我认为大法官他们的观点有所不同,一个保守一点,一个自由化一点。保守不是坏事。我想这个法官坚持什么东西呢,坚持民主的原则,民主的社会价值,我认为各种所谓社会价值,什么最重要最根本呢?就是民主,民主价值,都应该合乎这个民主价值。

在整个西方世界包含美国,背叛了这个民主原则,没按照民主原则办事情,绥靖主义政策,亲共、媚共、恐共、投共。唱红歌怎么能唱呢?是言论自由啊,对不对?这个红歌完全是独裁政权的东西。为什么唱呢?那你的法律上就应该开始行动。所以我想请两位嘉宾谈一谈这个,是不是这个道理,自由民主根本的社会价值不是自由也不是人权,就是民主社会价值。

主持人:好的。谢谢张先生。田园先生请您先回应一下刚才张先生的这些评论。

田园:我觉得在这个美国的这个法律还有民主政治环境这个框架之下,是有可能解决这样的问题的。比如说就像刚才张先生提到的,确实在加州一些地方确实出现了这种恐共、媚共、投共,甚至亲共这种情况,比如说旧金山就曾经升起过中共的血旗。其实在美国这个法律里面是有规定的,你只要过去参加过共产党,如果你过去有参加过,基本上就相当于你参加过恐怖组织一样,你需要跟美国交待清楚,你是不是以前有过这样的行为,如果有过这样的行为,美国移民局可考虑拒绝你的这个绿卡,或者是成为美国公民的申请。如果你撒谎的话,不但可能被褫夺你的绿卡或者是公民权,甚至可能会被禁止出境。所以在美国现有的法律框架里面已经存在了相关的法律条文能够对付这些事情。

但是目前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在这些左派的主导之下,某些地方已经到了利令智昏的地步了,它已经不再执行这些法律了,那么比如说再提到一个加州就是,在移民法方面也是这个问题,那么明明现在美国有现行的移民法,那么结果川普总统上台之后说我要执行移民法,结果在全美国这些左派为多数的地方反而引起了舆论大哗。

对于一个美国总统来说,他捍卫和执行美国的法律是他的宣誓就职之后的一个基本的工作,一个基本的职责。可是总统现在要执行移民法却变成了一个,这对这些左派来说变成了一种天下共诛之这样一个行为。在美国很多年来就是在这种红色宣传慢慢的渗透下,已经有很多地方变成像张先生提到的这种亲共、恐共、媚共、投共这样一种地方。

那么我希望现在在川普总统上台之后,然后在戈萨奇大法官就任之后,在美国能够掀起一场,就是说能够回归到美国的传统价值观,能够彻底的、公正的、严格的执行美国现有的法律。那么我们目前看到的很多这种不正之风、歪风,这种稀奇古怪的、各种各样的怪象都会得到清理的。

主持人:好的,杨建利博士,有关张先生刚才的问题,如果您有什么补充的也请您讲一讲。另外就是说川普现在因为他前一阵奥巴马代替的这个医保法案没有能够提出,所以算是受了一点挫折,那么现在他通过了,他提名的这个人员现在到最高法院成为大法官,对他以后去推行一些重大的改革是不是能够更有帮助?请您谈一谈。

杨建利:好,首先是讲自由派的一些主张的危险性,我们在欧洲也看到这个自由派主张文化平等,多元文化,造成了对很多基本议题的文化相对主义,比如说讲到人权,他会说文化不一样嘛,就造成了文化相对主义,那文化相对主义对着人权,但是文化那边又是平等的,就是大家的文化都是一样的,这就造成了对基本原则的不能够坚持。

而且对于很多时候以自由的民意实际上放进了很多不应该有的,像共产主义这种号召暴力、号召剥夺别人的财产这种说法、思想,包括它的标制,在美国还有在其他西方国家的流行。这个实际上就是自由主义,中国人比较熟悉的,可能会带来的威胁。

也许中国人对于堕胎不堕胎、同性恋结婚,好像不是那么重视,但是所谓的多元文化,人权的文化相对主义会造成基本原则的不能坚持。所以在这一点上我非常同意田博士的说法。

刚才主持人讲到在白宫的戈萨奇的就职典礼上,总统还有新任大法官都讲到就是说他们是在宪法的,法律的框架之下,谁都不能高于法律。在美国这是一个常识。他们之所以强调这一点就是有两个用意,第一个,很多人担心川普上台以后,很多行为方式让人感觉到是不是他要凌驾于法律之上?而且他任命了戈萨奇,戈萨奇是不是会听命于他而不听命于宪法?所以我想两个人都向人民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另外一个就是刚才田博士所讲的,实际上在美国很多地方不严格的执行法律,在非法移民这个问题上,很多有一些就是叫非法移民的天堂,保护的城市,这个是很严重的。所以这些人也不能高于法律。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我们知道这个话题可能还有很多人想发言,今天节目时间有限。我们非常感谢二位嘉宾的精彩发言,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