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古人的邀请函都可以这么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生活在节奏如此之快的现代社会,我们都很向往古代人优哉游哉的闲适生活,行到水穷,坐看云起,细数落花,缓寻芳草,花间饮酒,月下赋诗,林中弹琴,山上访客,浅斟低唱,深意密约……真是说不尽的自由自在。

你看,他们就连邀请朋友的邀请函,都是那样别致,那样深情,那样美…

唐朝诗人白居易邀请刘十九来喝酒,要问这刘十九是谁呢?就是大诗人刘禹锡的堂兄刘禹铜,乐天是怎么说的呢?他说: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绿色的美酒,红色的火炉,暮色将雪的天空,还有一位惺惺相惜朋友留门而待,相信刘十九看到这封信时,心中感动无限,当欣然赴约。


古代的人心静,做出来的东西,写出来的诗句给人以启迪。(网络图片)

后来呀,白居易去了杭州当刺史。在一个灯火阑珊,星河灿烂的夜晚,他登高望远,面对美景,又想请当地的朋友同饮,于是他写下了这首《江楼夕望招客》:

海天东望夕茫茫,山势川形阔复长。
灯火万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
风吹古木晴天雨,月照平沙夏夜霜。
能就江楼消暑否?比君茅舍较清凉。

初夏已至,天气转热。朋友,何不同我一起来江楼吹吹凉风,品品美酒,赏赏美丽的夜景呢?


中国文字太美了。(网络图片)

“诗圣”杜甫邀请县令崔明府来家做客时,那是相当的真挚、诚恳: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
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

草堂的南北涨满了春水,只见鸥群日日结队飞来。老夫不曾为客扫过花径,今天才为您扫,这柴门不曾为客开过,今天为您打开。离市太远盘中没好菜肴,家底太薄只有陈酒招待。若肯邀请隔壁的老翁一同对饮,隔着篱笆唤来喝尽余杯!

“诗仙”李白面子就比较大了,一般都是别人慕名邀请他。可他也偶尔会邀请一下别人,不过只是抱着“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的洒脱态度。但有一人例外,她不是他的朋友,却是一个偶然邂逅的佳人:

蹙入青绮门,当歌共衔杯。
衔杯映歌扇,似月云中见。
相见不得亲,不如不相见。
相见情已深,未语可知心。

与她一见情深,虽未言语而灵犀已通,于是李白诚挚的邀请她到青绮门的一个酒家唱歌饮酒。可故事的结局却是两人一辈子都没有再见面。没有原因,只是一场相遇,又是一场不可多得的缘。


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让古人的邀请函更加意味深远。(网络图片)

泾县地方绅士汪伦是李白的忠实粉丝,他曾写信邀请李白来做客,信中写道:

先生好游乎?此地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地有万家酒店。

先生喜欢游玩吗?我这里有几十里桃花林的桃花都盛开了,先生喜欢饮酒吗?我们这里有近万家酒店,为您提供美酒佳肴!面对汪伦的高调邀请,高冷的李白动心了,所谓吃人的嘴短,所以临走时,李白留下了一首《赠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中国古人的邀请信,让现代人只能称赞,而无法复制。(网络图片)

孟浩然有一首《过故人庄》,诗中描写了他到故人家做客的情景。可从诗中我们却可以看到,邀请孟浩然做客的这位故人,也是相当的诚恳、朴实: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看到没有,“故人具鸡黍”,老朋友为了邀请孟浩然,早早就把鸡宰了,还煲好黄米饭相待!有这样实在的朋友,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诗佛”王维早就想邀请裴迪,在来日春之时,相与同游玩,于是他在冬天时就写信给裴迪道:

当待春中,草木蔓发,春山可望,轻鲦出水,白鸥矫翼,露湿青皋,麦陇朝雊,斯之不远,倘能从我游乎?非子天机清妙者,岂能以此不急之务相邀。然是中有深趣矣!无忽。因驮黄檗人往,不一,山中人王维白。

等到了春天,草木蔓延生长,山景更美妙,那轻捷的鲦鱼跃出水面,白色的鸥鸟张开翅膀,晨露打湿了青草地,麦田里雉鸟在清晨呜叫,这些景色离现在不远了,老朋友,不知到时你能和我一起游玩吗?


中国古文化的美,让现代的人望尘莫及。(网络图片)

看了这么多,貌似大家相交之人都比较实在,诚恳。那有没有人被放过鸽子呢?答案是肯定的!

南宋诗人赵师秀,就曾狠狠被朋友放过一次“鸽子”: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说好了要来一起下棋,你说我都等到大半夜了,可还是我自己无聊地敲着棋子,看着灯灰震落在棋枰上。倒是给个准信,我是等还是不等?


中国的美,从外到内,都值得让人久久回味。(网路图片)

元代的虞集邀请熊少府来赏花,熊少府是谁,我们现在不得而知。虞集是怎么说的呢?他说:

南阜小亭台,薄有山花取次开。
寄语多情熊少府;
晴也须来,雨也须来。
随意且衔杯,莫惜春衣坐绿苔。
若待明朝风雨过,
人在天涯,春在天涯。

这熊少府是谁,古典君并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很幸福,难道不是吗?有虞集这个翰林大学士,这个性情中人,这个知己,这么欣赏他惦记他,夫复何求?

熊少府,能在花开的季节里,和你在一起,看山花烂漫,我的心里也是阳光明媚;能在春风和煦的山间,和你在一起,轻松自在地饮酒聊天,我对生命充满了感激。我也相信,接到我的邀请,不管是阴天晴天,雨天雪天,你都会赴约,因为我把你当作知己,对我,你应该也有知音之感吧。

《西游记》里,熊罴怪给老和尚的请柬,也很是文雅:

侍生熊罴顿首拜,启上大阐金池老上人丹房:屡承佳惠,感激渊深。夜观回禄之难,有失救护,谅仙机必无他害。生偶得佛衣一件,欲作雅会,谨具花酌,奉扳清赏。至期,千乞仙驾过临一叙。是荷。先二日具。

虽然是个妖怪,可文雅起来却不输一般秀才!另多说一嘴,这个熊罴怪就是我们常说的黑熊精,也就是那个偷唐僧袈裟的“熊”弟!


中国的水墨画同样美到让人屏息。(网络图片)

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三十七回里,写探春邀请宝玉去秋爽斋。他怎么写的呢?是这样写的:

“娣探谨奉二兄文几:前夕新霁,月色如洗,因惜清景难逢,讵忍就卧,时漏已三转,犹徘徊于桐槛之下,未防风露所欺,致获采薪之患。昨蒙亲劳抚嘱,复又数遣侍儿问切,兼以鲜荔并真卿墨迹见赐,何痌瘝惠爱之深哉!今因伏几凭床处默之时,因思及历来古人中处名攻利敌之场,犹置一些山滴水之区,远招近揖,投辖攀辕,务结二三同志盘桓于其中,或竖词坛,或开吟社,虽一时之偶兴,遂成千古之佳谈。娣虽不才,窃同叨栖处于泉石之间,而兼慕薛林之技。风庭月榭,惜未宴集诗人;帘杏溪桃,或可醉飞吟盏。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若蒙棹雪而来,娣则扫花以待。此谨奉。”

这真是一封别致的邀请函,形式美,是花签上的,应该是唐朝的才女薛涛在成都浣花溪用桃花水特别制成的那种粉红色的信签吧。内容尤其美,“若蒙棹雪而来,娣则扫花以待”则是两个典故。

“棹雪而来”是说东晋王子猷雪夜访戴的事,“扫花以待”则是杜甫诗句“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的化用。试问,探春送这么一帧美丽的邀请函,宝玉又怎么能不欣然前往呢?

初夏将至,小荷已露尖尖角。

最后一则是清人吴锡麒邀请张船山来家做客,曾写下的一句极美的句子:

园中荷花已大放矣,闹红堆里不少游鱼之戏,惟叶多于花,浑不能辩其东南西北耳。倘能来,当雪藕丝,剥莲蓬,尽有越中女儿酒,可以供君一醉!

我园中荷花盛开,更有新鲜的莲子莲藕,还有女儿红好酒。不知君可否赏光,来园中一醉方休!

很多时候,古典君非常怀念那些没有电子产品的书信时代,就像小时候,为了一封信而等候,那份焦急、期待,那份隐秘的欢乐与怅惘,真的是现在的电子时代体会不到的,那时看到拿信的邮递员真的就像是看到了送信的青鸟。

不过还好,现在我们还可以看到古人的邀请函,慢慢回味藏在信件中的美。



中国人讲究意境,古人的邀请函救能体现出来。(网络图片)

——转自《微信公众号:古典书城》

(责任编辑:任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