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荒诞“破四旧”运动 全面破坏中华传统文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5月05日讯】自从1949年在中国大陆建政后,中共就开始系统地破坏中华民族承传了5000年的文明道德和历史文化。到了“文化大革命”初期,这种破坏进入了高潮。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社论,率先提出要破除几千年来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同年8月1日至8月12日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简称《十六条》),明确规定“破四旧”、“立四新”是文革的重要目标。 

1966年8月17日夜,北京第二中学的红卫兵发出《最后通牒——向旧世界宣战》,宣布要“砸烂一切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此后,北京的红卫兵开始走上街头“破四旧”。一时间,街道、工厂、公社、老字号商店、学校的名称纷纷被为“反修路”、“东风商店”、“红卫战校”等所谓“革命名称”,剪小裤腿、飞机头、火箭鞋,揪斗学者、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等“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暴力行为成风。

“破四旧”的潮流迅速涌向全国,各地红卫兵竞相效仿:冲击寺院、古迹(包括山东曲阜的孔庙、孔林),捣毁神佛塑像、牌坊石碑,查抄、焚烧藏书、名家字画,取消剪指甲、美容、摩面、洁齿等服务项目,停止销售具有“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色彩的化妆品、仿古工艺品、花发卡等商品,砸毁各种文物(海瑞墓、龙门石窟佛头、善本图书),烧戏装、道具,勒令政协、民主党派解散,抓人、揪斗、抄家,禁止信徒宗教生活,强迫僧尼还俗……甚至打擂台似的相互竞赛,看谁的花样翻新出彩。

一时间,基本没有受保护的文化遗产,基本没有受保护的私人财产和私生活领域,基本没有受保护的人身自由,连老人的胡子都当成“四旧”而被强行剪去。破四旧成了践踏法律、恣意妄为的绝对律令、通行证件。

据介绍,北京破“四旧”运动开始后,很快蔓延到上海、天津和全国各大城市乃至广阔农村。在破“四旧”过程中,北京市有11.4万多户被抄家。按周恩来总理的说法,上海“抄了十万户资本家”。

全国上下总共约有1000多万人家被抄,散存在各地民间的珍贵字画、书刊、器皿、饰物、古籍不知多少在火堆中消失。

据资料记载,上海川沙县五十多万人,七千八百多户人家被抄。浙江嵊县,八千余户被抄。连僻远的人口不多的云南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也有五百六十五户被抄。山东威海市仅工商界、文化界人士就有二百七十五户被抄家。以农村人民公社为单位计,江苏江宁县仅一个禄口公社就有三百零八户被抄,抄走金银器皿、饰物及日用品七千五百件,毁坏书籍无数。上海奉贤县青村公社三百一十五户被抄,毁字画二百二十七幅,书刊六千余册。

上海首富、永安百货公司(后改名为上海第十百货公司)原老板郭琳爽,是上海“爱国资本家”的代表人物。届时他正在香港为父亲做九十大寿,接到上海市委统战部回沪参加文化大革命的电话通知,匆匆赶回,却被中学生抄了家。郭氏爱好玉器,珍藏百余件名贵玉器。在红卫兵眼里那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玉器被砸毁无遗。郭氏夫妇在家门张贴署名大字报,表示“愿将本人家俬全部献出”,但还是被斗了无数次。

改名字比赛席卷全国

那时候,商店字号不是“封”,就是“资”:“王府井”百货大楼,“东来顺”涮羊肉,“全聚德”烤鸭,“瑞蚨祥”绸布,店名都属“封”。还有前门外小饭馆“都一处”,那门匾是前清乾隆皇帝微服光顾后,题制遣人送去的,当然也是“四旧”。

卸下门匾,送进柴火堆,革命便告成功。“亨得利”眼镜店是“资”,上海迁京的“波纬服装店”也是“资”。红卫兵不知道除不穿西服的毛泽东以外,几乎所有的领导人都在那里裁制过西服,仅周恩来一人就做过七套。他们砸烂商店的招牌,将店名改成“红都”,抄了服装大师余元芳的家,将他押送回了浙江老家。

上海某工厂有个人,早先是资本家,名字叫“养民”。于是全厂日批夜斗他,并勒令他将名字改成“民养”。有位中学教师名“念修”,被认为是“想念修正主义”,被全校大会批斗后,学生把他押到派出所,改成了“仰东”,意思是“敬仰毛泽东”,但其实念起来是“养东”,“养活毛泽东”。幸亏无人追究,否则死路一条。

那些中性的、不属封资修,却不够革命的,也在铲除之列。北京苏州胡同小学的“革命师生”张贴《紧急通知》:“我们学校过去的校名苏州胡同小学没有革命的含义,我们坚决要求……改名为”长征小学“……”四川宣汉县第一中学被改成了“天兵战校”。校长庞伟烈被天兵们打成重伤后,自戕而死。

8月19日晚,上千名红卫兵闯进了全聚德烤鸭店,将挂在店门口已经70余年的“全聚德”的招牌砸烂,换上了由红卫兵事先写好的“北京烤鸭店”的牌子。红卫兵把原来挂在店铺里的山水画全部撕毁,换上了毛的画像,又推举出10名红卫兵当烤鸭店的“治安员”、“服务员”、“毛泽东思想宣传员”,长驻店铺。

掘墓狂潮

1966年10月间,中共中央文革“红人”戚本禹指使北京师范大学红卫兵头领谭厚兰去山东曲阜“造孔家店的反”。11月9日,谭厚兰率领两百余名红卫兵来到曲阜,联合曲阜师范学院红卫兵,发动无产阶级贫下中农贫下中农声讨孔夫子,要砸烂孔坟。他们先请示了戚本禹又了陈伯达,陈伯达批示“孔坟可以挖掉”,于是这里的孔府被封,孔林苍松古柏被伐,坟被扒墓被掘,三孔书籍化纸为灰,无数石碑被砸被拔。

1966年11月28、29日连续两天,数十万人聚集曲阜,召开“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大会向毛泽东发去“致敬电”:“敬爱的毛主席:我们造反了!我们造反了!孔老二的泥胎拉了出来,‘万世师表’的大匾我们摘了下来。……孔老的坟墓被我们铲平了,封建帝王歌功颂德的庙碑被砸碎了,孔庙中的泥胎被偶像被我们捣毁了……”对于这个“致敬电”,毛泽东末予置词。

据浩正、刘臻撰写的《破四旧运动对中国文化毁灭性的破坏》一文讲述,在文革期间,文成公主当年亲自主持塑造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塑像(安放觉拉寺)被捣毁;合肥人代代保护、年年祭扫的“包青天”墓,也毁于一旦;杭州红卫兵砸了岳庙,连岳飞的坟也刨了个底朝天;阿拉腾甘得利草原上的成吉思汗陵园被砸了个稀烂;朱元璋巨大的皇陵石碑被拉倒,石人石马被炸药炸得缺胳膊少腿,皇城也拆得一干二净。

海南岛的天涯海角,明代名臣海瑞的坟被砸掉,一代清官的遗骨被挖出游街示众;湖北江陵名相张居正的墓被红卫兵砸毁、焚骨;蒲松龄的坟墓被掘开,尸体被捣毁;山东冠县中学红卫兵在老师带领下,砸开千古义丐武训的墓,掘出其遗骨,抬去游街,当众批判后焚烧成灰。

张之洞的坟被刨开后,红卫兵发现张的墓里没一点珍宝,就将张氏夫妇尚未腐烂的尸体吊在树上。后人不敢收尸,任尸体吊在树上月余,至被狗吃掉。

北京郊区的恩济庄埋有同治、光绪两朝的宫廷大总管李莲英的墓,凿开的墓穴里,只有头骨,不见尸骸,衣袍内满是珠宝,后不知所踪。

1968年年末,毛泽东又发动所谓“上山下乡运动”,把那些被他利用完了的“红卫兵”们全部分散到全国各地的农村中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红卫兵破四旧的种种行为也随之渐渐消失。

文革中后期仍有“破四旧”的提法,观念上的意识形态批判仍旧延续、伸展着,但已经没有1966年那样激烈的行动了。

(责任编辑: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