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屈申是“劳模”还是“脑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4月27日,中共喉舌新华社和《湖北日报》等媒体同时自欺欺人的再次曝光了武汉市江汉区“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办公室”干部屈申的所谓先进事迹。

中共盖世太保组织——610系统,在长达18年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打压彻底走向失败之后,又再次祭起屈申这块“遮羞布”。本想通过树立所谓“劳模”典型来往自己脸上贴金,从而掩盖中共长期以来侵犯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的犯罪事实。却没想到,这也反过来让人们亲眼见证了“善恶有报”的天理,更让那些还在继续追随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践踏人权的邪恶之徒不寒而栗!

下面请看中共党媒是如何自曝屈申从“劳模”到“脑残”的:

“2013年春节,大年初一开始,屈申感到头发昏、手发颤、身无力、眼模糊……到了初六,女儿发现状况不对,将他送到了协和医院。医生看过CT片,大吃一惊:颅内动脉血管瘤,直径达2.5釐米,已有出血现象,随时可能爆裂!屈申直接被送进重症监护病房。医生在屈申的颅内动脉血管内置入支架、用21根钢网弹簧,将瘤罩住。”

“直到2014年9月,距离上次动手术已经过了一年半,屈申正在办公室整理学员转化资料,突然,他感到头昏脑涨,视线又一次模糊了。‘噗通!’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结结实实地趴在办公桌上,怎么也起不来了。迷迷糊糊中,屈申再次被送到医院。看到复查结果的医生也感到吃惊:屈申颅内的瘤体再次出现裂变迹象,而这在成功手术后这么短的时间内再出现,是非常罕见的!这一次,医生又给他植入8根防护钢网弹簧,嘱咐也严厉得多:如果再不好好休息,后果可真的不堪设想了,会有生命危险!”

再请大家看看海外《明慧网》是如何披露屈申从“脑残”到“劳模”的:

“根据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被洗脑班迫害致死人数在全国排名第四。但根据当地学员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底至今,先后在江汉区邪恶“610”洗脑班(因地址变更,原名叫二道棚洗脑班,现改称玉笋山洗脑班)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上千人次,非法拘禁期限长达一、两年。其中,被江汉区洗脑班和屈申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付晓云(女)、钱进、杨发奎、曹长岭、李星连、范道芝(女)、闵润香(女)、张春梅(女)、尹燕红(女)、张诗敏(女)、胡正英(女)、刘义琳(女)、刘润芝(女)、周木英(女)等十七人;被迫害致疯的有:余毅敏(女)、杨先美(女)、李桂平(女)等五人;致伤、致残无数。”

“二零一三年十月,湖北黄梅县二十三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汪燕被劫持到玉笋山洗脑班这个黑窝,被毫无人性的屈申迫害的奄奄一息,连内部有些人都看不下去。但流氓成性、蓄谋已久的屈申仍不罢休,又恶从心头起,淫向胆边生,心生邪念,向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汪燕伸出了魔爪,几次借酒装疯,深更半夜打着赤膊、仅穿一条三角裤,窜到单独囚禁汪燕的房间,讲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侮辱、谩骂汪燕、甚至企图耍流氓行不齿之举……”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天良丧尽、人性全无、流氓成性、心狠手辣、卑鄙无耻和阴险狡猾的邪恶之徒,居然被中共邪党从中央、到省、市、区610系统树为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十佳’能手、优秀共产党员、‘拚命三郎’………究竟谁是邪教,这不是一目了然了吗?”

无独有偶,在湖北武汉还有一个长期被中共树为所谓“道德模范”的吴天祥。他曾任湖北省“反X教协会”(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副理事长,十八年来吴天祥一直跟随中共邪党肆意诬蔑法轮功,先后多次流窜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湖北沙洋劳教所和范家台监狱、以及各地洗脑班作“报告”,利用伪善与欺骗对非法监禁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转化”。

二零零八年冬大雪天,吴天祥在武昌一公交车站滑倒在地,头部被撞起了一个大包。从此,吴天祥也慢慢变成了一个脑子不健全的智障。但为了保持“劳模”的光辉形象,他一直不敢到医院去看病。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已经“脑残”的吴天祥照样带病出席湖北省“邪教协会”的所谓专家学者“迎春座谈会”;一月二十八日,农历大年初三,他又与“省邪教协会”的工作人员一起到沙洋范家台监狱“看望”法轮功学员,商量如何进一步给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灌“迷魂汤”;十一月二十八日,湖北省委610办公室和“邪教协会”联合在武汉举办湖北十年所谓“反邪教”工作论坛,吴天祥还语无伦次的作了大会发言……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吴天祥头晕越来越严重。结果,到医院一检查,脑部瘀血严重,必须立即开颅做手术。这样,害怕被人知道是因迫害无辜信仰民众而遭到恶报,吴天祥偷偷住进了医院,不敢告诉任何人。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他被推进了同济医院手术室,打孔开颅后,脑部瘀血顿时喷射护士一身。直到走出手术室,护士还心有余悸的说:“第一次碰到脑部这么多瘀血的!”

屈申和吴天祥遭恶报的真实案例,可能真的像时下在武汉一种最流行的说法,那就是缺德的事干多了,不仅让这些“脑残”脑子里进了水,而且还进了一脑子的坏水。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