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为发声“让刘胡兰远离孩子”家长点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网路上一封《请刘胡兰离我们的孩子远点》的家长来信引起了热议。原来,大陆某地开展学习刘胡兰的活动,一位家长就此给老师写信,表示不想让孩子参加。

信中写道:“这些人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去参加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当同龄人还在草地上天真烂漫地追逐嬉戏的时候,她却和一群大人杀了她们的村长。而后不久又被对方捉到,同样残忍的把她的头铡了下来。从这里面我看不到有任何值得称赞的品质和任何值得坚守的理想。相反包括后来那些心智和谋略非凡的大人物对她的嘉奖和称赞都将是耻辱的记忆。”按照信中所言,这位曾经在斗争、仇恨教育下长大的家长,希望孩子在一个原谅、包容和关爱等等散发着人类自然天性的环境中成长。

可叹的是,当这位家长走向觉醒,孩子学校的老师却仍被中共蒙蔽至今。其在回信中反驳家长称这样的教育孩子的方式会“毁了自己的孩子”,是“错误的观念和态度”,而且,让孩子远离“自己民族的英雄”,是“可耻的”。

5月30日,中共军报《中国国防报》亦发文批评这位家长,大赞老师。按照文章的说法,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对孩子的影响是巨大的,家庭环境对人的造就远大于单纯的知识积累,而被批的这位家长却对孩子产生了“错误的影响”,因此被认为是“极端自私的”,由是军报认为不仅要重视对孩子的国防教育,还要重视对家长的国防教育,让他们从小就崇拜英雄等。

无论是老师还是军报,都在强调刘胡兰是一个“英雄”,对英雄的忘记就意味着背叛,但他们却都没有直接回应家长信中提到刘胡兰的残忍和为何要让孩子学习这种残忍。也是,因为刘胡兰的残忍是中共一直在刻意隐瞒不让人知道的,因为违背人伦之道的刘胡兰被称为“英雄”是人的耻辱。

事实上,关于刘胡兰之死真相海内外早已还原。2007年刘胡兰死去60周年之际,北京某高校一位副教授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了一篇文章,披露《翻阅日历》电视栏目组(中国教育电视台的一个栏目)派出由记者杨小光带队的摄制小分队,前往山西文水县云周西村采访刘胡兰家乡。这次采访最令人震惊的是,老人们说,刘胡兰并非被国民革命军铡死,而是几名老乡在枪托击打下出于恐惧去铡刘胡兰。在宣传刘胡兰时,完全剥除了这个事实。

文章还称,他们在制作这期节目时,认为这个事实一下子难以让观众接受,会引起轩然大波,而且即使观众能接受,审片主任也难以通过,于是决定缄默,以后慢慢再说。

不管是国军还是刘胡兰老乡们铡死了她,最为重要的是中共的宣传中忘记了提及一点:刘胡兰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犯。按照法律来讲,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军杀死刘胡兰似乎也不是毫无理由的。

10岁起就参加中共儿童团,为八路军站岗、放哨、送情报的刘胡兰,于1946年5月,调任第五区“抗联”妇女干事;6月,刘胡兰被吸收为中共预备党员,并回到云周西村领导当地的土改运动。在此期间,刘胡兰将云周西村村长石佩怀杀死。起因是石佩怀曾接受国军阎锡山的命令,为国军准备粮草、钱款,递送情报,这自然被信奉马列主义的刘胡兰视为敌人,遂与他人一起将其杀害,为中共分忧。问题是:难道送情报就罪当致死?

石佩怀被杀后,阎锡山部决定实施报复行动,于是出现了刘胡兰被捕被铡死的那一幕。既然刘胡兰杀人在先,死就根本谈不上什么光荣了。只是谁让其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杀人?而且杀的是同村中的长辈?是谁让其忘记了人伦之道?中共是也。

还原了真相,我们唯一的结论是:“让刘胡兰远离孩子”的家长没有错,真正将孩子引向歧途的是深受中共毒害的老师、学校,而中共军报颠倒黑白的本事不过是老调重弹刘胡兰,意在继续掩盖中共的罪恶,欺骗民众,因为如果民众知道了所有真相,中共必将无以立足。让中共恐慌的是,中国大地已有越来越多的人像这位家长一样,明白了真相,并正在用实际行动摆脱中共。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