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退无可退》 中国维权律师的维权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5月30日讯】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近期向欧盟及其它国家驻华大使写信,呼吁关注尚未释放的“709”律师和公民,并获得了欧盟的回信。外界持续关注中国维权律师被迫害的消息。北京独立纪录片导演何杨制作的《退无可退》,纪录中国人权律师的维权之路,还有维权人士他们所遭受到的迫害。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2年7月31号发表了一篇文章,称美国以网络自由为号召,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人群为核心,以期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渗透中国基层,为中国的改变创造条件。中共当局对维权律师的打压随即展开。被跟踪、被绑架、被酷刑、被审判⋯⋯。这五类人群被人们称为所谓的“新黑五类”,而维权律师就是“首黑”。

中国维权律师腾彪:“因为我的人权活动,我被学校停课,被吊销律师证、被绑架、被失踪、被关押,在被关押期间,秘密警察他们气急败坏的折么我、污辱我,但我绝不后悔,也绝不后退,因为退无可退。”

北京独立纪录片导演何杨拍摄的《退无可退》,是中国维权律师被打压的真实记录。

影片一开始,就提醒每一位观众,因为你是一个人,所以你便享有人权,那是与生俱来你希望他人对待你的方式,享受人的待遇,能自由生活,畅所欲言并受到平等的对待,权利有很多种,多半是适用于某特定群体,然而唯有人权,绝对适用于每一个人,无论你身处何处。

中国是世界第二经济体,外界很难忽视它,但它并不是总是那样光鲜可爱。

北京访民:“我跟你说,现在国家就是这样,好些冤假错案吧,它错了就是不改,它不承认。”
北京访民:“层层作假,你就没治。”“法院都作假,你说法院作假,我以前不相信,现在我亲身经历。我知道公安作假政府作假,全在我身上体验到了。”
北京访民:“你看我这牙,最高检查院给我踹的。”

2003年,北京大学法学博士腾彪、俞江和许志永,成立了公盟法律研究中心。

中国维权律师腾彪:“每天都收到很多访民的来信,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冤案。”

随着中国社会矛盾日益激化,政府当局在维稳的口号下,公权力离法治越来越远。

北京访民:“千亩良田变成垃圾场,打击报复就这么害他,政府的工作人员和警察,为什么都跟流氓土匪差不多。”

纪录片提到,1999年开始,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法轮功问题便成为中共最敏感的政治问题,仅有一小部分法轮功学员得到了律师辩护的机会,而参与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冒着巨大的风险。

法学博士许志永:“当一个社会有一群公民,因为自己的信仰,突然被打为另类,然后任何权利都没有保障,律师仅仅是依法为他们辩护,都要受到打压的时候,我认为这个社会是可怕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被归为另类,包括一些高官,归为另类任何权利都没有了,这是非常可怕的,这使任何人都没有安全感。”

高智晟是第一位代理法轮功案件的维权律师,因为他的坚持正义换来一次又一次的残酷折磨。影片介绍他被酷刑折磨的经历,惨无人道。

在极权社会中,中共为了维持稳定,酷刑在司法系统中普遍存在,对犯罪嫌疑如此,法轮功如此,对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和人权律师也是如此。

中国维权律师腾彪:“应该说,每一个人权案件,政治敏感性的案件,重大的案件最后做决定的,都不是法官,而是法院背后的其他力量,或者是610,或者政法委,或者党委,或者是某一个官员,或者是什么专案组。”

影片最后提到震惊海内外的中国大陆“709大抓捕”事件,2015年7月9号开始,陆续有上百名中国的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突然遭到公安当局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甚至遭受酷刑。

他们只是因为替底层民众维权而得罪中共政府。

编辑/黄亿美 后制/郭敬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