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采访“六四”天安门屠杀幸存者–方政(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6月01日讯】【今日点击】(2856-2)

提要
采访“六四”天安门屠杀幸存者——方政(下)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那在4年前2013年,我曾经采访过几个人,是89六四走过来的人,那有在六部口被辗断双腿的,原来北京体育学院的方政先生;那有在当时在89六四,最后撤离广场的最后的主要人之一,封从德先生,他当时是现场的副总指挥;那另外一个呢,是在纽约时报长期任摄影记者的,知名的摄影记者的杜斌先生,他透过镜头,拍摄了中共在这么长时间,89六四之后的相当多的罪恶。他后来比较知名的一个纪录片,他同样是制片人,又是记者,又是作家,他拍了一个主要的一个作品,就是揭露了马三家的罪恶,揭露马三家罪恶。那另外一个人叫王功时(音译)先生,他当年呢89六四时,89六四军队开枪最多的地方之一,公主坟,木樨地,他是当时的目击证人,他自己是当时甘家口中学的中文老师,应该是89六四爆发之后,他后来离开了大陆。那在他的身边,他曾经眼看到一个学生市民被打死,没过多长时间又看到了军人也死了。所以这是他在个人经历当中,他经历了89六四。所以那因为时间的原因呢,我跟大家再分4天的时间,正好在89六四这天,我们会跟大家分享这4个人,在他们各自的环境中看到的,在当年89六四那一天,所遭遇到的,所经历过的,那种惨痛的故事。

在今天的第一集节目中,已经跟大家分享了原来的,北京体育学院的学生方政先生,在89年六月四日,他的悲惨的遭遇的上半部分,那下面跟大家分享,与他采访当中,他所描绘的当年他遭到迫害时的,内容的下半部分。方政先生你好,你好石涛,在今年两会之后呢,BBC登过一篇文章,我印象中大概3月15日。直接讲说这是江泽民时代的结束,习近平时代的来临,那直接把胡锦涛时这个概念取消了,所以所有人都认可一点,其实在过去的这时间里面,江泽民从六四之后上台,他是六四最大的获利者,那一直到今天习近平上来,他真正才算退出了权力的中心。而在今年这种巨变的时间段里面,却有件事情非常蹊跷,原来我们看每年在六四之前,谈到平反的问题,包括去年,去年在六四之前谈到平反的内容更多,甚至传出温家宝对这件事情有说法;可是到了今年,平反的说法荡然而去,好像我个人的感觉是非常的弱。而甚至在昨天应该鲍彤先生哪,曾经有过一篇文章我看过,从鲍彤先生自己的角度认为,共产党没有资格平反六四,这样的概念,这样的说法,也就是说相当一部分人,从根上认定一点,必须否定中共,中共根本就没有资格再去面对这件事情,那针对这个问题你有什么看法?

您刚才说的很对,其实江泽民,他是六四的一个直接的一个参与者,是一个负有责任的人,同时也是六四后一个最大的获利者,后来包括李鹏的回忆录,和陈希同的回忆录都揭示,在六四镇压,在5月在戒严的时候,江泽民已经在北京,已经在人民大会堂去指挥,或者参与指挥,去了解六四镇压的整个过程,所以说他是,六四他是负有责任的,也是手上沾了六四血的这部分人。之所以大家现在认为习近平,可能大家对他现在的这个上台,会抱有一定的想法,认为觉得习近平这一代,可能跟六四之间,没有直接的这么一个责任的关系,所以大家对他产生了一定的幻想。就像今年的3月分,在两会之间,我记得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老师,曾经写过一个极为就是,这是一次希望,但愿它不再让人绝望,是这么一种主题。所以说大家心里就跟您说的,其实一次一次希望,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到习近平,我们大家知道,其实带来的就是一种绝望,这就是一种绝望。我们也知道,指望共产党的当权者,指望体制内来主动的来纠错,主动的来平反六四事件,基本上不抱希望,也是说肯定一定会是绝望的,所以这个我也是有深深的这种感触。

那另外一个问题哪,其实是满有意思的,我们比如说现在的这个,整个现在这个间架结构,习近平人们众所周知,对他的期待是依赖于,或者说更看重于他的父亲习仲勋,而六四事件正是习仲勋与邓小平,分道扬镳的一个标记。六四事件造成了习仲勋永不回北京城,所以今天很多人对他抱有期望,可是在接近六四之后突然又没了。而作为中共的体制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几乎今天所有当权的人,如果你加上刘源也好,加上这些邓朴方也好,这些人都加在一起,你会发觉有个特点,他们在他们的生命过程中,曾经遭到这个体制的残酷的迫害,可是为什么,这些作为孩子的红二代,当他们握有权力的时候,当他们进入这个阶层,最高阶层,这个体制的最高阶层的时候,他们为什么行为上和言行上,却跟那些曾经迫害过他们的,那些人的操守,竟然一样呢?这是非常令人费解的事情,你怎么看呢?

对,这个是一个中国非常奇怪的现象,就是说可以说,在整个共产党历史当中,都曾经都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或者都曾经受过这个体制的残害,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中共统治中国来,就刚才您说的习近平自己,也是曾经在这个中共体制,尽管他也曾经有过权势,但是他也有过被这个体制所迫害的,这么一个经历。所以我想他们可能很多,我觉得一个是权力的欲望,另外一个他们肯定很多人没有,像习近平也许没有认识到,他们可能只是觉得这是一派,这一派人和那一派的问题,或者是某一个个人之间,你打倒了我或者我和你不是一个山头的,我被你排挤被你打压,但是他们可能没有认识到,这完全是一个共产党这么的一个体制,这么一个理论体系所决定的,就是说都会成为这个绞肉之下的受害者,也许他们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因为他们现在自己是一个得势者,或者说他们重新是一个权力的掌控者,他们就被权力冲昏了头,就认为他们的权力可以永保自己,但是我觉得如果这个体制没有改变的话,有朝一日就像曾几何时的薄熙来,可能他也认为,他的权力是绝对不会有挑战的,不会成为一个阶下囚,可是不知道哪一天,这个体制就会吞噬他自己,就像薄熙来一样,就有可能成为阶下囚。我想如果没认识到这一点,习近平他自己作为这个体制改变的推动者,他可能没有这种愿望和动力的。

那我们最后想问您的一个问题是这样的,正像我节目最一开始的时候,很多朋友是80后90后,再揭出真相之后,翻墙出来揭出真相之后,他们非常的震惊,他们也希望能够有所作为,特别是国内的这些年轻朋友有所作为。但是确实他们有一个难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这是个问题。所以作为您六四的一个完全的被伤害者,六四过程中的幸存者,在今天您能够给他们什么样的建议?希望他们怎么做最有用呢?其实我觉得真的了解了真相,真的是人醒悟的觉悟的第一步,我觉得最起码我的忠告是,如果您这个年轻人您是体制内的,比如说您是一个公务员,或者您是一个小警察,那么你最起码要守住自己良心的底线,不要去主动做恶或者协助做恶,这个是你可以做到的。那更进一步来说,你甚至于可以去在社会中,做一些有益于社会进步的这种事。其实最简单来说,现在我们知道有举牌,要求财产公布的四君子,纷纷被判刑,被拘捕,那么当有10万人,当100万人这样共同上街去呼吁这个,最基本的财产公开的要求的时候,我想中国的社会,就会有很大的一个变化。

所以说我们每个人当你了解了真相,有了这一份改变社会,推动中国民主进步的愿望之后,你就从自己身边点滴的小事做起,你去关爱你身边的人,如果他是一位推动社会的正义良心人士,希望你给他一点支持。像这种在狱中的良心犯家属,你能多送给他一点温暖;您在微博中在你的社交网站中,更多的去传播真相;那么你在你的工作中,也要选择主动不做恶。就是说要靠社会的力量,要靠每一个人的行动去推动他,去改变这个体制,改变这个国家现状,而不是说我们等待一个所谓的明君圣者,或者等待哪一天习近平一拍脑袋觉得,我要改宪法了我要怎么样,这种等待是无济于事的,也是非常无望的。也许他的这种改变,正是在我们的社会的推动和压力之下,他也许才会做出一定良性的互动。所以我们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每一个人、每一个公民肩负起自己的责任,做出自己的这一步,勇敢的去做社会的推动者,而不是去等待,谢谢。

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