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杜月笙至死不回大陆 陈毅设计诱骗成笑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6月13日讯】杜月笙,名镛,号月笙,江苏省上海县(今属上海市浦东新区)人。他幼年辍学,混迹江湖,成为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滩的著名人物。他为人仗义、行事果断,又十分懂得观形度势,拿捏分寸,因此,在“上海青帮三大亨”中,素有“黄金荣贪财,张啸林善打,杜月笙会做人”的说法。

杜月笙虽然出身江湖,却生就一副文质彬彬的书生气质,因此江湖上都尊称他为“杜先生”。当时的总统黎元洪的秘书长曾经为他撰写了一副对联:“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尺五天”,杜月笙因此被称为“当代春申君”。

1949年中共建政前后,出任上海市长的陈毅,曾经绞尽脑汁搞“统战”,想要把当时已避走香港的原上海“五大亨”骗回大陆,其中就包括邀请杜月笙回上海,结果不但未能如愿反而损兵折将。

台湾特别擅长写历史人物传记的章君榖撰写的《杜月笙传》,揭开了那段特殊历史的神秘面纱。

陈毅骗五大亨回大陆未果 章士钊衔命赴港

1949年5月27日,国军撤出上海,杨虎、吴绍澍等自大西路引入共军。中共指派陈毅为上海市长,陈毅上任以后所办的第一件事,便是“情词恳切”地公开致电旅港的上海耆绅、金融工商领袖五大亨——杜月笙、陈光甫、李馥生、宋汉章和钱新之。

不过,陈毅的这篇长电发出后,五大亨并无只字片语答复。陈毅还不死心,又派徐采丞以上海市地方协会秘书长的身份,专程前往香港,想要迎接杜、陈、李、宋、钱五大亨返沪。不料,徐采丞自己抵达香港以后便留在香港,不再回上海。

陈毅被杜月笙视若无睹,置之不理,但共产党又亟需杜月笙重返上海,于是,他们又施一计,派出杜月笙的老友章士钊。

章士钊与杜月笙的第一次密谈

到香港后,章士钊便不时出入坚尼地台杜公馆,有时直趋病榻之侧,和杜月笙席密谈。杜、章之间的第一次长谈,对话颇为精彩。

当章士钊与杜月笙一见面就滔滔不绝地盛赞毛泽东,杜月笙默默听一阵子后,很巧妙地接过他的话来,用非常关怀的口吻,问起章士钊:“章先生是决定在北平定居了,是吗?”怔了一怔,章士钊方答:“是的。”

“章先生是否照旧挂牌做律师?”

“这个——”章士钊顿一顿,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诚然,共产党统治下是用不着律师的,我不能再挂牌,不过……”

不等章士钊把话说完,杜月笙便问:“章先生既然不能再做律师,那么,你有什么计划?是否想改行做做生意?”

“做生意嘛,只怕制度也不容许,”章士钊被杜月笙逼得太紧,唯有直话直说,坦然吐露。然后,他接着又得意起来:“不过,毛主席当面告诉过我,我在大陆,一切有他负责。有了毛主席的这一句话,个人的生活种种,那还用得着担心么?”

于是,杜月笙一叠声地说:“啊啊,只是生活不用担心,只是生活不用担心。”

章士钊听后,顿即面红耳热,嗫嗫嚅嚅地支吾了几句,第一次长谈,自此草草结束。

等到章士钊告辞离去,姚、孟二氏、儿子女儿,还有亲信诸人,都在等候消息。杜月笙坐久了,有点累乏,可是他仍然说出了两人之间所谈的这最要紧一段,然后他摇头苦笑地说:“章先生年纪一大把,做官的兴致高极!只要有官做,他跟谁都可以,但是他投了共产党毛泽东,却只说是保障他的生活。既然只为了生活的话,台湾、香港、美国……随便哪一个地方,也要比共产党那边的日子舒服得多。”

讲过了这两件往事,在一旁凝神倾听的妻子儿女,心里都有了数目。照杜月笙的看法,章士钊自顾尚且不暇,他本身的欲壑始终不得一填,又怎能说服杜月笙?

然而章士钊使命在身,他不能死心也无法死心,因此他三日两头的还是要去杜公馆,有时候就在杜公馆吃中饭,和满座嘉宾、杜门中人同席用餐,说说笑笑,情景依稀当年,却是许多熟朋友间已有相当的距离,场面也显得尴尬。

杜月笙反劝章士钊脱离中共

章士钊要不断地往杜公馆跑,就无法避免和国民党的要人碰面,相逢时更免不了有窘迫的场面出现。

头一回是碰到多年交好的老朋友吴开先。晚饭过后,杜月笙邀章士钊、吴开先一同到阳台上歇凉,看香江夜景,任轻风拂面。

当时,章士钊有点倚老卖老,忍不住地重弹旧调,尽在为共产党说好话。他口口声声地作保证,只要杜月笙肯回大陆去,不论在何种情形之下,共产党绝对不会亏待杜月笙。

吴开先在一旁听得忍无可忍,他一声冷笑,驳斥道:“章先生,你在骗什么人呢?我从民国十六清党之役算起,跟共产党交手了二十多年,共产党的真面目,难道我还不认得?老实不客气说,就讲有关共产党理论的书籍,只怕我也要比章先生多看两本。”

章士钊当场窘透,勉力强词辩解说:“你这种说法,可拿得出事实、证据?”

吴开先打个哈哈,再调侃地追问:“章先生,此地此刻只有你、我和杜先生。章先生你的这一套,究竟要骗我呢,还是要骗杜先生?”

杜月笙则哈哈一笑,替章士钊暂时解了围,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绝不会轻易上当的决心。

渐渐地,在跟章士钊谈论之间,杜月笙开始反转来劝章士钊。他劝章士钊到台湾去,或者远走高飞,保全晚节,他苦口婆心地说:“最好早早脱离,图个清吉平安。”

杜月笙不曾留章士钊蹲在香港,那是因为他早已获知,共产党放章士钊出来办事的同时,即已在他身边布置了监视人员,除了上杜公馆外,章士钊一直都处在中共的监视之下。

因此,他甚至于极其诚恳地对章士钊说,如果章先生决心脱离共产党的羁绊,无论是到台湾或者到外国,行程和安全问题,杜某人可以拍胸脯包管解决。

章士钊听得暗中不觉倒抽一口冷气。几十年来,杜月笙对章士钊多有帮助,何况,杜月笙现在的态度诚恳,也令人不容置疑。

章士钊遭中共强行“架回”大陆

恰好在章士钊和杜月笙反复辩论、不得结果的这一段时期,毛泽东在北京喊出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口号。章士钊见这“六字真言”时连他也大不以为然。

一天,他到坚尼地台杜公馆去,座中偏有王新衡在,章士钊说民主与专政根本上是两极端之事,毛泽东焉可混为一谈?王新衡于是便正告章士钊说:“章先生,我是到过俄国的,我懂得这就是列宁的基本理论,共产党所极力提倡的正是这个。他们跟英美国家不一样,‘民主’和‘独裁’在共产党是二者为一,混淆不清的。你莫听他们口口声声地喊‘民主’,其实他们的所作所为无一而非‘独裁’!”

王新衡用醍醐灌顶之势,正是要唤醒章士钊的迷梦,因此杜月笙接下来便劝章士钊“倒向苏俄不如倒向英国”,何不就此脱离中共,不要再去上共产党毛泽东的当了。章士钊听后默然,使杜月笙、王新衡都觉得,这一次劝他悬崖勒马,可能会生效了。

可能是章士钊听过杜月笙、王新衡的循循善诱后,神情举止的变异使负责监视他的人起了怀疑。一天,章士钊在他的港寓,刚派佣人出去买东西,他正一人在家等候,监视人员推门进来,请他即刻登车回大陆。

据章士钊家的邻居后来对杜公馆的人说:当时章士钊曾要求等佣人回来,作一交代,但是未获得允准,章士钊又说要去楼上向某人辞个行,对方还是拒绝。最终,章士钊不告而别,他等于是被共产党“架”回大陆的。

(责任编辑:唐迪)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