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饥荒:人吃人狗吃狗 老鼠饿得啃砖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6月13日讯】中共1958年发动“大跃进”运动以后,出现了一场前后延续四五年之久的大饥荒,令神州大地生灵涂炭,超过四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署名张大军的作者描述他母亲所亲历的河南信阳大饥荒惨状,“人吃人,狗吃狗,老鼠饿得啃砖头”。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中共发动“大跃进”运动。在“赶英超美”的口号声中,中共宣传“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毛泽东亲自鼓动各地“放卫星”,到处制造“亩产上万斤”的假新闻。

一时间,高指标、瞎指挥,盛行全国;共产风、浮夸风,大行其道。“以钢为纲”,全国胡挖乱采;“大炼钢铁”,民众砸锅弃勺;乱砍乱伐,生态环境遭到毁灭性破坏。最致命的是,国民经济由此崩溃,大饥荒接踵而至。

署名张大军的作者此前在《新世纪》描述,他的母亲所亲历的河南信阳大饥荒惨状。(以下是原文内容,我是指作者张大军,他通过与母亲一问一答的对话,描述了当年河南大饥荒的惨状。)

我的母亲1947年出生于河南省信阳地区息县乌龙集(后来改为淮滨县固城乡)老庄大队蔡庄村。在她童年的时候,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给她的花季人生投下沉重的阴影,虽然她最终得以死里逃生,但却失去了父母和所有的兄弟姐妹。

这一场惨绝人寰的浩劫虽然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令人感到非常痛心的是,相关历史事件却没有得到认真的研究、记录、总结和反思,以至于我们作为大饥荒辛存者的后代,对那段历史都已经有点模糊了。

对于一个以历史记录见证于世界文明史的国家,无论是从道义上来说,还是从以古为鉴的实用主义角度来看,这种对历史的遗忘和轻忽是完全不能接受的。2008年夏天,我与我的母亲,就其在大饥荒时期的亲身经历作了几次对话,下面就这些对话进行简要记录。

儿子:大跃进前我们家(指我母亲的家)里有几口人?

母亲:58年的时候家里有6个人:你的姥爷、姥姥、两个姨,一个舅,家里四个孩子中我最大,你舅舅最小。当时你太姥(母亲的奶奶)是一个人单过。

儿子:大跃进前家里的生活状况如何?

母亲:1958年以前,自己家耕种分给自己的地,各家的地基本都差不多。主要是因为家里的人比较勤快,所以咱家里的生活水平在当地算中上等。那时候吃的大部分是细粮,有时侯吃粗粮,但温饱没问题,58年以后吃的主要就是粗粮了。

儿子:当时为什么要搞大集体?人们不是还过得去吗?

母亲:都是动员的结果。当时说加入集体就象投资一样,58年的时候还有宣传游行。刚开始,一般人都不想交,大部分人都藏着粮食。村官就开会动员,说大队大集体多么美好,一般人就都把粮食交出来。

儿子:加入大集体后有什么变化?

母亲:大跃进后社员都集体干活,也开始吃食堂。伙食是论劳力发饭票,各个家里不用做饭,也没法做饭,因为家里所有的粮食都要交出去。五八年的时候村里还有粮食,有饭吃,可以吃饱,但没有自己家吃得好,吃得大部分都是粗粮。

儿子:生活水平下降后,社员有没有意见?村官没有反映情况?

母亲:有意见,但没人敢提,主要是因为大鸣大放后的反右效果。当时有一个人,叫简金发,编了一个顺口溜,表示对当时形势的不满,顺口溜前面的两句是:吃的是猪糠,使的是牛力。后来,简金发遭到村里的大批斗。有了这事以后,社员就不太敢提意见。

儿子:59年发生什么了?怎么情况一下子就变得那么差?

母亲:59年虚夸更厉害,上级检查粮仓的时候,下边的官都做了手脚,粮仓里面堆放着其他的各种各样的东西,只在上面放一层粮食。社员大部分人都知道浮夸,但没有人敢于举报。

59年下半年天旱少雨,减产一半,稻干死一部分,但仍有一定的收成。红薯和豆子受到一定的影响,基本没受太大的影响。小麦是上半年收的,没有天灾的影响。

59年上半年还能吃饱。59年下半年的时候,食堂没了粮食,吃的基本上全是野菜,只在野菜汤里放很少的豆面,有时吃红薯和红薯片汤,但再也没有吃过细粮。

59年底60年初,中间有两三个月,公共食堂几天(三、四天或者七、八天)才开一次火,因为能吃的东西非常少了,吃的东西主要有野菜和野草。人普遍浮肿、脸色蜡黄。

当时去食堂打饭是按家的,一般家里负责打饭的小孩(甚至大人)在打饭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将盆里的稠的东西吃光了,等到到家里的时侯,盆里只剩下汤了。饿得人只知道各顾各了。

还有的人家,在家里有人饿死的时候也瞒着不报,因为如果瞒着的话,那个死去的人在打饭的时候还占着一个名额,可以多打点饭。你小姨饿死的时候就隐瞒了好几天,她就躺在家里。

儿子:当时姥爷、姥姥、姨和舅都是怎么死的?

母亲:年纪最小的一个姨(6岁)和舅舅(3岁)是在59年秋天先后死的,他们是直接饿死的。你二姨60年被送到信阳你二姥爷(是信阳市的一个干校主任)家,因为饿得有病,身体又弱,过了两三个月也死在了信阳。

你姥爷是在59年冬天去世的,那时是因为受不了折磨,他出去到你二姥爷那里避难时在路上死的。当时村里的官要洋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要洋钱。几乎所有家庭情况好一点的人,都会逼着交出洋钱。如果说没有,就会遭到村官的拳打脚踢。姥爷挨打以后,交了一部分,村里官说还有,所以就继续用鞭打,甚至被吊起打。当时,你姥爷挨打受不了,他就去信阳找你二姥爷,想去躲一躲,连带着去找点吃的东西,由于身体虚弱,途中死去了。

你姥姥了解到你姥爷去世的消息后,就一直哭,心情悲伤再加上没有东西吃,身体很差,两、三个月后也跟着去世。

儿子:当时二姥爷和三姥爷作为官没有提供什么帮助吗?也没有什么反应吗?

母亲:当时你三姥爷是大队的一个小官,大队队部一直都起伙,我当时偷偷去吃,还很害怕被人发现。偶尔去吃一下,回来后也不敢给别人讲。所以当时大队官员没有饿死的,他们的家属也很少有饿死的。

你二姥爷有时会寄钱回来,59年秋天的时候还可以买到东西。到59年底以后,就买不到了,不知道是没有粮食了,还是不让卖了。那时有钱也没用了。有人把衣服、洋钱和其他家什都拿出来换东西吃。59年过后,拿这些东西也换不到任何吃的了。

儿子:当时整个村饿死人的情况如何?

母亲:那时,有人几天不吃饭,直接就饿死了。还有的人吃野菜和野草,身体极度虚弱,也自然就慢慢死去。当时整个村死了100多人,占全部村里的人数的三分之一。

儿子:你见过或听过人吃人的事吗?还有整个地方饿死人的情况是什么样子?

母亲:咱们那里有人吃人的事。咱那有一个邻居,是蔡加轩的娘。有一天早晨,我碰到她的时候,她正跨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死人肉,篮子下还在不停地滴血水。咱们村的人,包括你的一个本家大娘以及你干爸的母亲,也都吃过死人肉。吃过死人肉的人的眼睛都不一样,看人的时候都直直地盯着。

当时固城街上的野草长得比人都高,因为那时根本没人去赶集,整个街上全是空荡荡的。人也走不动路,有时有人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死在路上了。如果有人显着比较胖(因为浮肿的缘故),在路上可能会被害,身上的肉就被那些饿极了的人给吃了。

59年那个时候还是没有人提意见,如果有人提意见,村官就会打他们。即使饿成这样,就是没有人提意见,还是因为害怕。

只有一个人能说,他叫简疯子,也有人说他是神仙,因为他有时预测的事很准确。他就经常说:人吃人,狗吃狗,老鼠饿得啃砖头。但因为他被人看作疯子,当时在固城街上公开说,也没人管。

另外,59年的政策很严,如果有人不把粮食和吃的东西交给公家的话,就挖地三尺,59年不让单个社员家里冒烟和烧锅,野菜也不让吃。有人偷偷的挖野菜吃,但如果村官发现家里有野菜,就会打藏野菜的人。如果发现谁家冒烟了,村官就会把那家人的锅给砸了。

村官曾派人到各个家里找粮食与野菜,用大铁棍在院子里到处撅地。有的人家藏在土灶中的粮食都被发现了,然后就被拿走没收了。少数人家因为饿,自己家里起火熬菜汤,结果锅被砸,熬的菜汤当然就吃不成了。

儿子:当时的官也没人向上反映吗?

母亲:当时的人都不准提意见、不准乱讲、也不准人员乱走动。你太姥去信阳市看你二姥爷,你二姥爷就不让你太姥讲饿死人的事。因为他也害怕。你三姥爷在59年时是大队官,他也知道,也不能讲。

儿子:那时还有人干农活吗?

母亲:59年冬天和60年春天都没人干活,那时的人饿得都走不动路,更没法干活了。

儿子:从什么时候开始,才开始有粮食吃?

母亲:60年3月份之后,陆续有救济粮到生产队,生产对就开始重新起伙,那时还是公共食堂,虽然仍旧吃不饱,但已经好了很多。

到了60年秋天,村里开始分自留地,自己家可以种,从那以后,公共食堂可能就散伙了,以后就论工分发公粮。

据报导,1959年至1961年三年大饥荒中,非正常死亡的情况,包括活活饿死、因营养不良死亡、因食物中毒死亡、婴儿的非正常死亡、因逃荒被击毙、吃人和被吃、因饥荒而自杀等,一直是个谜。

海内外学者的研究以及不断被披露的中共内部文件显示,大饥荒或致超过四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