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慎独!拒色与贪色的后果有何差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古语云:“做事须循天理”、“欲广福田,须凭心地”,指人做事要按天理而行;要使自己的福运广大,就要修自己这颗心。古人认为,行善以积德为上,积德又以护生及不淫为上。

《文昌帝君阴骘文》说:“贪好色欲、行为不正之人,污损了自己善良本性和名节,违逆了天理,是要受到惩罚的。上天常降祸给这样的人,报应非常快。倘若有人不怕报应,对自己的邪行依然不加检点改过,则此人随时都会遭受灾殃的降临。苍天的降福恩泽,只有洁身好德、守身如玉的人,才可能得此福报。”

自古以来,能戒色者必得福。而贪色纵欲、祸乱常道之事,足以伤阴德、削损犯者的前程,一有此心,虽未行其事,就已是罪过;实犯者,非仅己身必有灾祸,且殃及子孙,由此而快速削减福禄者有之,由此而破家者有之,由此而夺命者有之,或是命中本该富贵尊荣,因而贫困潦倒终生;或是命中本是寿山福海,却遭祸殃而夭亡。因一切逾矩败节、悖逆天道的行为,都是天地所难容的,怎么能不令人警惕戒备呢?古籍中记载的这类事例很多,以下列举两个例子。

拒色得福

北宋时江西信州人林茂先,才学过人,家里十分贫穷,便自己闭门读书。得到乡荐后,有一邻家富人之妇,嫌弃自己的丈夫没有学问,私慕林茂先的才名,就于某夜私奔到他家。林茂先严肃说道:“男女有别,礼法不容,天地鬼神,罗列森布,你怎能玷污我的品行呢?”妇人听后惭愧而退。

第二年是北宋天圣八年,林茂先考取了进士,因才华横溢,功勋卓著而被朝廷重用,在京城担任太常卿,官居二品。后来他的四个儿子均考取进士,获得“一门五进士”的称誉,可谓一门荣贵。

《中庸》一开端,就说君子要“慎独”,所谓慎独即是说君子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也不要做非礼之事;评论小人时,则说他们“无所忌惮”。可见修身要务,实在敬畏二字。“男女有别,礼法不容”,敬也;“天地鬼神,罗列森布”,畏也,可见林茂先平素修养之深。

古人敬天敬神,君子即使身在暗室亦知有神明监察,神目如电,不敢放纵自己的欲念,能把持住自己,修善积福,上天佑护,人神共钦。小人不信因果,则是肆无忌惮,认为做坏事隐蔽没人知道,殊不知可以瞒过人,但瞒不过天地神明,造下种种罪业,天地神明都会愤怒。

劝善感神

明代嘉兴府人李定,为人敦厚,平日抑恶扬善,但凡是听见同学或亲戚朋友谈论违背操行的不正当之事,便严正地加以阻止和训诫,为了使人明了妄论人是非、诋毁人名节、好谈淫秽等事的过错,写了一篇《戒口孽文》规劝他人。他屡屡劝人多看善书,切莫无端造业,因此受他训诲改过迁善的人很多。

有一年,他去参加科考,放榜前一夜,梦见他的先父告诉他说:“你前一生,少年考中进士,由于你恃才傲物,不知谦恭待人,上天罚你今生屡试不中,终生不发达。但此次有一个应试的人,注定今科该中解元,来年复可进士及第,只因好色贪淫,前月淫污了一个未出嫁的少女,功名已被削去。文昌帝君因你作《戒口孽文》,又劝勉他人看善书,认为你积累阴德很大,受你劝化戒邪淫及不敢再谈淫秽事的人很多,故特奏上帝,补列你的功名,望你以后能更加勤勉修德,以报天恩。”他听后,感到欣喜。放榜果然中了解元。

他作官后愈加谨慎,力行善事,后来以为官清正,官至御史。感应之机,如此之快!这种劝人改恶从善的慈悲之心,也足以感动天地使其福运增加,获得善报。

──转自《禁书网》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