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高校开“网红”专业 海外舆论关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6月21日讯】近年来中国大陆的一些高校开始开设“网红”专业,教授学生以如何穿着打扮,如何在镜头前表演,吸引眼球。这个现象引发海外媒体关注,有评论认为,“网红”现象是中国社会道德沦丧后,民众变异观念的产物。

据外媒报导,“网红”经济在中国大陆迅速蔓延,甚至有多所高校也开设了“网红班”。义乌工商学院2015年9月开设了“电子商务网路模特班”,这也是中国大陆第一个高校“网红班”。有32名来自房地产、酒店管理、电子商务、会计等专业的“高颜值”学生,成为这个班的第一届学生。

据悉,“网红班”专门教授学生如何穿着打扮,如何在镜头前表演,如何在网际网路上吸引眼球,还教授学生有关奢侈品的常识。

报导说,一些公司专门来“网红班”找模特,学生通过接手走秀、拍摄和其它商业活动,有不少业余收入。

河北资深媒体人朱欣欣6月19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这属于广告营销方面的一个新手段,无可厚非。最关键的是,这种‘网红’应该在文化内涵上,在艺术设计上,从这方面创新去吸引人。而不能搞那种很低级趣味的东西。”

据报导,武汉传媒学院在2017年3月也成立了网路直播兴趣班,主要教授网际网路政策法规解读、形象包装、形象设计化妆造型、才艺和上镜训练等课程,共60个课时,学生利用课余时间上课。

近年来,中国网红引起舆论争议,腾讯网站2016年7月公布一项研究,当年54%的中国大学毕业生想成为“网红”。

2016年10月,某直播平台女主播在网站上爆料,她以亲身经历告诫其他女性勿当网红。她说自己做了一个月“网红”,赚了点钱,不过是多了几只名牌口红,但换来的代价是:“你的所有讯息被暴露了。”“因为走的是校花美女路线,于是网民们知道了我的大学位置。知道了我的专业,更有甚者知道了我的电话加了我的微信。”

女主播表示,自己遭到网友骚扰、威胁公布隐私。她说:“有人去过我家那边,有人张口私信就问约不约,有人直接出加码5000、10000……”她还说:“这条路又乱又脏。在这条道路上遇到各种约、各种价码的时候你能保证不心动吗?你能做到个人信息完全不被暴露吗?”

她还坦言,网红的另外一个坏处:“你会越来越物质。”

2017年3月,网路上流传一份“某直播平台金牌主播价目表”,显示该平台“身价”最高的主播签约价已达到一月200万元人民币,相当于2400万元人民币一年。

“扫黄打非”办公室3月11日提供给媒体的最新调研显示,有不少“网路主播”凭借良好的外貌、甚至靠“露点”吸引大量粉丝,获取暴利收入,造成“网路主播”普遍涉传播色情、涉黄。

2016年5月,《中国经营报》报导,“网红”涉黄的风气是从2014年3月左右开始,东莞扫黄后,不少在涉黄场所服务的女性摇身“上线”变成了网路女主播。不少网路直播的老板要求女主播无论做什么,衣服穿得越少越好。

有网民说,网路直播,其实就是专门骗男人刷钱的网路诈骗,骗子之所以敢肆无忌惮疯狂诈骗,就是因为有着这些披着“合法”外衣的所谓直播网站,这些诈骗窝点来充当保护和行骗工具。

有海外评论人士认为,网路主播就是高科技卖淫,传播的都是暴力、色情,只因中共体制腐败,传统文化缺失,道德沦丧,在这个畸形变态的社会,“网红”才成为产业。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凯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