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习近平访问香港 最危险的出访之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昨天去超市买菜,看到卖的那个荔枝,可能是从国内来的,一袋袋的扎好了,一个看上去非常有文化的华人老者,竟然每个袋子都打开在那里挑,挑到一个袋子里,看他的行动,我还以为他在超市是打工的呢,心想现在超市高级了,能请这么一个人打工。没想到他是自己想买。一个朋友给我留言说,涛哥我就不爱听你嘲讽挑西瓜的,我到超市非得挨个挑,弄个最大的。结果弄两个塑料袋盛着,到家门口了,西瓜还掉地上了。真是好瓜,摔得粉碎的。真是应了你那句话,人算不如天算。他说看到西瓜摔了,他反倒乐了,体会到了人算计的愚蠢。在美国和加拿大,多少大陆人来到这里,享受着自由的环境,却固守着极端自私奸滑的理念。摧毁著一个社会的价值观。

我在国内虽然是大学毕业,但是也感觉自己没有文化,在国外很多文化人对中共本身的认识也是在共产党灌输的党文化基础之上,去要求别人改变但不愿改变自己,觉得自己是最完美的。这是因为从小被灌输进化论的高级动物理论,适者生存和无神论的背景之下,会最大限度的放大自我。而放大自我对人而言,就是从根本上否定了人的真实。只注重在自己的这块肉上。所以就表现出是极端自私的。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强调民主和自由,个人的人权,这是没有错的。中共摧毁了这些。但在争取民主的人们当中,有多少人会意识到中共对人造成的根本伤害?侮辱存在于社会的上上下下,中国社会会不会转型?

BBC报导《习近平到香港保安有多猛?》中说:


“习近平将于星期四(6月28日)抵达香港,目前其在港行程并未全数公布,但主要集中在湾仔北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一带。香港媒体引述警方称,该处将设立安保区,具体范围不予透露,但属“历来最大”。”


BBC报导(网站截图)

习近平在执政的5年里,见过中华民国总统,他的前任都没做到,出访美国,改变了国家机构,成立了国家监察委员会,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及全国深化改革小组。设立新的国家机构,抛弃掉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党的集体领导,从国家现实体制中剥离。现在他以国家主席的身份出现在香港,之前他经历了前面我所说的过程。

而香港从20年前政权移交之后就是曾庆红的地盘,一直延续到现在,今年年初在香港抓肖建华,用到的力量都不是公安和国安,而是习近平自己的力量。整个香港地区就是曾庆红控制的、形成的第二个“党中央”一样。习近平到香涉及到生命安全问题。在街头抗议的对习近平其实没有威胁,能对他构成威胁的就是旁边递水和一起开会的。换句话,谁能杀他?曾庆红的整套人马。


警务处助理处长(行动)郑耀武星期三主动表示,安保区“都比过去类似的行动为大”,这是“鉴于近期国际恐怖袭击形势险峻”,但承认没有情报显示香港将成为恐怖目标。

香港不是恐怖份子攻击的目标,但习近平是党内强有力对手的袭击目标。你看从大陆跑出去的人都是在香港落脚,大多都是和曾庆红和周永康有关。


“香港警方已公布的安保手段包括一系列道路和停车点封闭措施,以及要求民航处在维多利亚港上空设立禁飞区。”

谁能从空中刺杀习近平?可能性最大的就是香港和广东的看似民用飞机。设立禁飞区针对的就是党内同一战壕的战友。


“封闭措施与习近平、彭丽媛夫妇的行程有多大关系,目前不得而知。但警方说明习近平所到之处都会在其到达前30分钟清场。而据解放军驻港部队发出的另一份采访邀请,驻军将于星期五(30日)早上举行庆祝活动,但具体活动形式、地点要待星期四才会通知媒体。”

驻港部队有所动作,看似阅兵,这也是正常的。但阅兵当中就有警戒的含义。习近平有多大的把握可以相信香港警方?又有多大的把握可以相信驻港部队?但彼此是相互牵制的力量。在人大开会,习近平用的茶缸子都是保安从兜里掏出来的,他出访美国、法国和英国,一点事情都没有,但在香港的危险程度超过北京。


“助理警务处长郑耀武警告说,届时要是发现禁飞区内有任何飞行物体,都会“视为恐袭威胁”,采取一切措施拦截,并称将引用《民航条例》检控违例使用无人航拍机者,被起诉者将要面对最高两年监禁和5000港元罚款。”

航拍1千多美金能够买一个很好的,上面装上东西是防不胜防。这些措施目标性很强,就是防止有人在香港暗杀习近平。

香港政权移交20周年,BBC刊登了一篇文章,《二十载前预言多少成真?》,采访了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



“我一直知道香港民主路会非常艰难,在共产党统治下的地区争取民主,并不是这么容易能想到在世间比这更难成功的事。”

话里透显著认识共产党灭绝人性的一面,共产党就是扼杀人性,人往往失去了意识到的能力,“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一个人认识自己灵魂的时候,对自己欲望和利益之心就有一定遏制力,道德的约束力来自人的灵魂。欲望放纵的力量来自于人的占有和对灵魂的漠视。李柱铭的讲话,看出他明白这一点。


“我想不到中国经济发展得这么快……香港的议价能力会跌得这么快。当时大家都讲有两个理由对香港有利,香港是众多中国地方之中最会生金蛋的鹅。另外,还有台湾问题,(希望)透过香港取回台湾。”

香港这只鹅现在生的都是红二代的蛋,金融大鳄的蛋,官二代的蛋。和老百姓没有关系。


“香港的命运就是掌握一个人手中,一人一票嘛。我希望(习近平)有这样的智慧、有这样的决心、对国家有信心,落实邓小平对香港及国际社会的承诺。”

那不是承诺,是骗,用承诺作为欺骗。中共的头脑杀掉了前面的头脑,代代如此,还相信它们的什么承诺呢?



“兰桂坊之父”盛智文说:“《财富》杂志刊登了一篇封面故事,标题是‘香港之死’。我说,你们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当然我是对的,因为‘一国两制’成功了。”

兰桂坊就是利益之地,这个人的讲话也代表了这个品质,



“资深传媒人程翔说:“在九十年代初期,我已经在报纸上写文章,大家要共同讨论一下97年后香港最大的威胁。当时我提出一个观点,香港最大的威胁就是大陆化。””

你不能不佩服做为媒体人,他的着眼点很到位。


“大陆化的过程会令到香港所有原有的体系出现一种逐渐的蚕食(creeping erosion)。香港在97后不会在一夜之间倒下,但会使到香港原来的价值观、机制等等受到侵蚀。侵蚀的过程最终,香港可能会成为另一个中国城市,香港会失去它的独特性。”

一些人说,深圳会超过香港,深圳为什么会超过香港?因为香港更像深圳了,而不是深圳超过香港。


“我认为香港人其实都很爱国,这可以说是香港的传统……天安门事件之后,100万人在倾盆大雨下游行支援中国,这是很值得自豪的爱国情操。你又如何想到会有这种分离主义的出现?”

人们出来支持自己的祖国是人的自然属性,他们唾弃的是这个政权。在一国两制的概念中,把爱国的本身都给强奸侮辱了。你能体会到中共是从人生命的角度摧毁着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