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笑气成瘾 留美中国女生身体垮掉 坐轮椅回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7月03日讯】“笑气”学名一氧化二氮,位列危险化学品名录。但这种危险的气体靠着能起到放松作用,已经变身成为夜店的时髦娱乐消费品。最近,一名留学美国西雅图的中国女生自述,因吸食笑气导致身体垮掉,只能坐轮椅回国。

近日,网路流传一篇题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一名在西雅图留学的中国女学生文章中自述,因为在国外吸食笑气,导致最终不得不放弃学业,坐着轮椅回国的经历。

目前,文章主人公林娜(化名)仍在北京的医院接受治疗,不能独立行走。

林娜对陆媒说,这对她来说,不仅是危害身体,更多的打击是来自精神。“很可怕。出国读书约10年,我一直都很有克制力,但吸了这个,毅力全被摧毁了。”

回忆起半年多来吸食“笑气”的经历,林娜重复说道,“很可怕”,因为吸食过量笑气,一度出现双腿“站不起来”和失禁的情况,为此,她不得不中断留学,提前回国接受治疗。

林娜说,在西雅图,笑气弹的销售很普遍,“在留学生群体里很流行”,而售卖的方式也更加直接,“一般烟店都有卖,很多人成箱成箱地买”。

和很多人一样,林娜第一次吸食笑气,是出于好奇。“我感觉我认识的留学生里,有一半人吸过笑气。我们管这叫做‘打气球’。”

随后,林娜在自己住的公寓附近,买了四五盒笑气弹、奶油枪和一些气球。吸完之后,就感觉脑袋里在蹦迪一样快乐。之后,“打气球”变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林娜描述,自己是一个“很不容易放松的人”,在国外求学,自己照顾自己,也让她时时处于比较紧绷的状态。“打气球”似乎给林娜提供了一种解脱的方式。

林娜回忆,“打气球”的第一个月,她没有像很多人描述的那样,出现幻觉,她只是感觉,睡觉开始变得有点困难。身体发出的危险信号,林娜没能及时接收到,以至于对“打气球”越陷越深。

林娜回忆,公寓附近的烟店,一箱笑气弹卖180美元,一个月能花掉十几万,都是一箱一箱地买,一箱24盒,一盒24支,打完晕晕乎乎的,然后睡着了,睡醒之后又接着打。”两三个月时间,因为“打气球”,林娜花掉了几十万元。

因为一天花上10多个小时在“打气球”,她不再去学校上课,本来明年就能拿到毕业证,或是继续深造,或是回国工作,但因“打气球”求学之路被强制按下了停止键。

此时的林娜,已经失去了自控力。由于一个人住,林娜的变化没有被及时发现。等到好朋友上门来找她,发现她已经严重到出现了失禁情况。

随后,好友将林娜送去医院,入院两天后,林娜被父母接回国。出首都国际机场时,林娜坐在轮椅上,这和大半年前健健康康的她,判若两人。

林娜说,现在一想起“打气球”的这段经历,悔恨便挥之不去。“很可怕。比起身体,心理上的打击更大。十几岁我就出国读书,在此之前,我觉得自己一直是一个克制力很强的人,但是吸了这个……感觉毅力被摧毁了,一点也没有了。”

6月30日,林娜发布了自述,她说,希望更多同龄人看到我的遭遇,以此为鉴,不要再碰笑气这个东西了。

天堂的气体 会“笑”死人

“笑气”的化学成分为一氧化二氮(Nitrous oxide,N2O ),吸入后经肺部快速吸收,然后进入血液及脑部作用,在短时间内便会有精神愉快、极为幸福的感觉,因此称为“笑气”,更有“天堂的气体”的说法,被滥用之后,甚至导致送命。

笑气是1772年由英国教会科学家Joseph Priestley发现,大致分为工业半导体用及医疗专业用,两者区分点在于气体纯净度和浓度。

医疗麻醉用的笑气作为人体吸入用,气体纯度高,杂质少,透过笑气与氧气依三比七比例混合为气体麻醉剂,可用在拔牙时减缓疼痛,另在手术房中,笑气及氧气亦常与其他麻醉气体一起混合,作为手术麻醉剂之用。

高浓度笑气在食品工业上,也可应用为奶油发泡、喷气式罐装食品等。此外,笑气也可用来加强汽车马力。

笑气麻醉性气体进入人体后,会产生中枢神经麻醉作用,出现低血压及反射性的脉搏加速、晕眩及幻觉,并可能产生脸部潮红。极少部分工业用的笑气纯度较低,不足的部分可能含有不明杂质,万一吸入人体可能造成伤害。高纯度笑气可能造成脑部麻醉,导致呼吸抑制或因缺氧窒息而死亡。

使用笑气约二、三个月后,可能导致周边神经病变,例如麻痹感、耳鸣、平衡失调、反射功能变差等症状,并可能产生精神疾病,例如幻觉、失忆及忧郁等。长期使用更会影响脑中内生性的鸦片类物质,导致成瘾性及依赖性。

这几年,国内因使用笑气丧命的案例不少。国外则有年轻男子在卧室内吸笑气过量,隔天被人发现陈尸床上。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