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乐视面临破产 总部门口躺满要债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7月06日讯】几天前,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夫妇资产被冻结的消息,震惊了与乐视有关的供应商,因担心乐视破产,纷纷前来追债。目前,位于北京的乐视大厦门口已躺满了讨债的人。

张金(化名)是浙江某装修公司的负责人,他从浙江赶到乐视大厦,追讨被乐视拖欠的350多万店面装修款。他的公司负责乐视手机在浙南地区的店面装修,现在公司规模不大,加上工人也才20人左右,乐视移动已拖欠了他350多万装修款。

“去年10月份我们还在加班加点,干得热火朝天,结果突然乐视通知说暂停和我们的合作,从去年5月拖欠的账款也不给了。我之前都没有意识到的,乐视毕竟是个大公司嘛,上市企业对吧,没想着说防着他们,理解他们有个债务周期的。”张金接受陆媒采访时抱怨道。

“以前(2015年到2016年6月)合作时都不怎么来,现在欠了钱反而来得更勤了。”而张金往返一趟的花费超过了一万,最久的一次呆了15天。

张金说这是他们第7次来乐视大厦,乐视总共欠了差不多8000万,每家公司,从300万到700多万不等。“欠了这么多钱,我就和我认识的广东、江苏地区的供应商们商量,进京要债啊,刚开始组织了23家,中途又来了2家。为了要债,我们都买了4个扩音器了。”

张金这群讨债的供应商都是中小公司的老板,他们偶尔还会拿出电脑、手机处理公司事务。他们愿意放下手头生意,赶到北京讨债,因为雇来的工人要的不是自己的钱,不会尽心。

供应商们将两个扩音器录上“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口号反复播放,在乐视大厦前台登记处,左右两边各摆了一个。乐视前台还贴上了“乐视还钱”4个字,走进大堂就能看到。

他们已准备好长期要债,每人都带着瑜伽垫,背着矿泉水,三三两两地躺在乐视大厦大厅。饿了就订外卖,困了就倒头大睡,累了就到大厦广场散散步,伸伸懒腰,或者在大厅随意蹦跶几下。

2016年11月,贾跃亭在一封公开信中承认,快速扩张导致公司资金短缺,烧钱速度不可持续。乐视的资金困境也影响了贾跃亭在其公司中的地位。2017年5月,贾跃亭卸下乐视网首席执行官一职。而上周在北京举行的乐视网股东年会上,贾跃亭承认乐视的资金问题比去年更严重。

上周,法院支持中国招商银行(CMB)的请求,冻结了乐视系3家公司的部分资产以及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和他妻子甘薇的个人资产,总价值12.4亿元人民币(合1.8亿美元)。

招行冻结贾跃亭夫妇资产的举动,立即引起了“银行界”对于乐视贷款的“幡然清醒”。外界认为,冻结资产往往是进入破产程序的前兆,这一法院命令也许会导致其他乐视债权人提出一连串类似请求。

而早在近半年来,就已不断前来讨债要钱的供应商们,日前在乐视大厦再次聚集,高喊“乐视还钱!”。

6月20日,一群园艺工人们带着马扎聚在乐视大厅,他们基本上不玩手机,只低头聊天或睡觉。

王彗(化名)是这家园艺公司的会计,“我们公司从2012年起就和乐视合作,负责整个集团的绿植业务,不过在上个月乐视终止了和我们的合同。从2016年5月起,乐视就开始拖欠账款,共计100多万元人民币。这一年,我们跑了十几趟,每一次行政部门都说会尽快让财务部结清账款,但是没有一个明确的还款时间。他们(乐视行政部门)哪儿管得了财务的事,空头支票而已,我们见都没见过财务的人。”

王彗表示,“现在我们的资金很紧张,不得不把一些活儿交给其他公司来做了。我们老板都已经连续3天没出过办公室门了。”

北京下午的室外温度几近40度,23名园艺工人在静坐了5、6个小时后,都有些疲惫,要么歪坐在马扎上,要么三五成群斜躺在大厅铺设的地毯上,印有“乐视还钱”4个红字的白色T恤变得皱巴巴的。

对于讨债能否有成效,聚集在乐视的供应商们想法不一。

大部分人认为,“这么一家大公司,领导们还是会怕脸上无光的吧。”“只要乐视这块牌子在,乐视手机欠的钱就可以还上。”

而张金却有些不确定,他摆了摆头说道:“老贾还在,孙宏斌进入前他是乐视的老板,不过现在不是了。”

王彗也不太乐观,“我们之前给乐视发了律师函,其他供货商也在封账,但是没有任何结果。”在静坐3、4天后,这家园艺公司还是打道回府了。

其他供应商们要债的决心虽然很坚持,但在听说招行拿出强硬姿态催债时,他们也有些慌了。

李文(化名)是江苏地区的供应商,乐视欠了他500多万。“银行把乐视资产冻结了,我们当然很害怕啊。乐视手机迟早有一天要完蛋,但是乐视这个牌子不会倒吧?哎,应该不会倒吧,它不倒我们就一直在这儿了。你采访不要写我的名字,会影响到我的客户群。”

李文表示,“不得已谁要来这儿呢,我们就是没有其他办法了,封帐、发律师函、找媒体,都不管用啊,乐视现在就是个无赖。我们给乐视(手机)开疆扩土,拚死拼活做推广,今天就这样把我们一脚踢开了。我现在随时都挂念着我的生意啊,我的公司还要生存下去吧,我们整天来,乐视自己的员工都觉得好笑。”

追债的供应商们和乐视员工上下班时间一样,从早上10点进场到晚上6点回宾馆,他们晚上住在快捷酒店,因为蹲守时间太长,早已和酒店的工作人员熟识。

之前,乐视曾派出30多名保安组成人墙,站在公司门口,不允许供应商进来,但现在乐视门口稀稀拉拉地站着3、4个保安,供应商们在楼下高呼口号也置之不理,“他们保安都被欠钱,谁来拦我们啊。”一位供应商说。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