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洁夫称中国器官捐赠将领先全球 专家揭谎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近日在接受外媒采访时称,中国目前已有21万人表达了成为自愿器官捐献者的意愿。到2020年,中国器官捐赠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这一说法遭到外界质疑。有专家表示,中共对器官移植一直是黑箱作业,对器官来源一直不公布详细内容,这次黄的言论只是在为官方做宣传而已。而国际组织最新调查显示,在中国自愿器官捐献的人数并没有增加。

中国器官捐献数量未来世界第一?

据7月26日美联社的报导,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在接受采访时声称,中国的器官捐献自愿者人数从2010年仅30人增加到2017年的5,500人。这将使中国今年能为1万5千人提供可移植的器官。

黄洁夫还称,中国目前已有21万人表达了成为自愿器官捐献者的意愿。到2020年,中国器官捐赠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副理事长黄士维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对于中国10多亿人口来讲,20万人并不多,美国3亿多人口有1亿人签了愿意器官捐赠,“所以20万人理论上讲是一个很小的数字,第二,这些人到底有没有得到充分的知情,同意签这个卡,那是技术上的问题。”

德国美因茨古腾堡大学医学中心教授李会革在接受大纪元的采访时对此表示,3年之内要成为伦理捐献第一大国,很不现实,也不切实际。“因为建立一个正规的捐献体系是要很长时间的,中国从2010年开始试点,2013年才开始在全国建立捐献系统,但是,到现在并没有正常运行,离国际标准还差得很远。”

据追查国际2017年7月19日发布的最新的调查报告,对部分中国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的调查显示:自愿器官捐献者的注册人数仍然很少,没有增长的趋势,实施捐献的案例就更少。全国的捐献器官仍旧少得可怜。以江苏、浙江省为例,江苏2016年全省捐献器官在80例左右,而浙江省2016年全省捐献器官100多,这些捐赠中,因为各种原因,有一些还不能用。

黄士维说,表面上,中共成立了OPO、成立器官捐赠登录中心,但实际上根本看不到它每个省捐多少器官,器官怎么来的。“它只是很空泛地说他们器官都来自公民捐献,一年做了总数多少例,可实际上真正透明、追溯性不是这样。”

李会革分析说,中国现在这个器官捐献系统运行过程并不符合国际标准。“说一个很简单的,国际上的自愿捐献,很多公民都有器官捐献卡,如果出了意外,可以在过世以后取器官。中国现在这个情况还不是这样做的。”

美联社的报导提到,捐献器官自愿者的人数增长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阻碍。

李会革表示,中国近几年的器官捐献,很多是在重症监护病房,在病人临终前找家属谈,用一些经济刺激手段鼓励捐献,这不符合国际上的自愿的、完全的无偿捐献标准。

从事中国新兴职业“器官捐献协调员”的钱公淘向媒体表示,他每月处理四个案例,但由于中国缺乏器官捐献传统,使他的绝大多数努力都是徒劳。

李会革表示,中国人口庞大,21万这个数量也并不高,“表达了捐献意愿也不是真正的等于有了器官捐献卡在身上。”

“中共的数据前后矛盾”

黄洁夫称,目前,在器官移植手术量方面领先世界的是美国,每年有2万6千多人可等到器官。随着中国自愿捐献器官人数的增长,预期到202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人体器官移植手术最多的国家。

不过,据追查国际早前的调查报告显示:1999年后,中国器官移植市场开始暴增。2006年的肝移植数量是1999年数量的180倍以上。中国医院的器官等待时间短到以周来计算,中国因此成为全球器官移植旅游中心。2003∼2006年,中国就已经形成器官移植史上绝无仅有的市场。

仅在2012年,黄洁夫一人就主刀了500多例肝移植。截至今天,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郑树森做了超过2000例肝脏移植。追查国际今年最新的调查披露:上海交大移植中心主任彭志海“已经做了5000多例的肝移植。”

黄士维表示,“我相信,中国器官移植它早就第一大了,根本不用到2020年,它已经是全世界最多了,只是它不敢承认,或者它不愿意承认这个事情。”

中共宣称,自2015年1月1日起,禁止使用死刑犯器官,公民过世后的器官捐献成为中国器官移植供体的唯一合法来源。但此说法受到国际普遍存疑。

“中国器官移植的数量到底是多少?长期以来存在一个不透明的状态。”李会革说。

李会革指出,中共给出的数据前后有很多矛盾。比如2006年的一个数据,在2006年、2007年,中国的媒体,包括《解放日报》、《中国日报》(China Daily)有多次报导说,中国2006年的器官移植的数量是2万。

“可是到后来,当中国活摘器官这个事情在国际上曝光以后,中共马上改口,说2006年的器官移植数量只有1万,包括黄洁夫2008年发表在《柳叶刀》杂志上的数据上也是说只有1万,也就是说,2万突然间变成了1万,一下子压了一半。所以,在这之前它到底器官移植数量是多少?它是不透明的。”

黄士维:“虽然它说透明了,问题是,它根本不愿意对公众公开它的真实数据。”

去年6月,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及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共同发布的一份新报告显示,中国712家医院每年进行的器官移植手术数量约为6万到10万例,远远超过中共政府承认的每年1万的器官移植数量,这个移植数量也早已远超美国。

黄士维认为,从理论上,这些数字,按照国际标准,中共应该随时提供,根据每个月、每一半年要提供一个数字出来,“但今天,中共一直不愿提供数字,真正公布这些医院,或每家医院一年做多少器官移植在做,它不会公布,所以,大家应该去要求它公布。”

李会革说,因为这种不透明,使得国外无法考证,到现在为止,移植数字只能任由中共随便说,所以现在黄洁夫的说法,主要是替官方宣传。

器官的真实来源

十几年来,深入追踪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追查国际”,7月19日再度发布最新调查报告,仅对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间的调查显示: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国家犯罪还在继续。

报告指出,2015年后,中共在所谓的“脑死亡”捐献器官取代“死囚器官”的谎言和卫计委的网路器官分配系统的合法外衣掩盖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成了常规业务,较前更加冠冕堂皇,更具有欺骗性。

黄士维认为,中共直到目前还是黑箱作业,还是一个不透明的体系,“如果像北京政府讲的,它已经全部用公民捐献,它所有器官都必须由红十字会做分配的话,它应该公布红十字会一年全部多少器官,分配到哪些医院去?每个省的情况如何?每家医院的情况如何?这是最基本的”。

黄士维表示,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一直是个谜,“不公布,就代表里面一定有问题”。#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