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星尸体水坑附近现“传销笔记” 陆媒报导蹊跷删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8月04日讯】辽宁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网上求职时疑遇上非法传销组织,最终离奇伏尸天津静海区一处臭水坑。8月3日,大陆媒体报导,在李文星尸体百米处,发现疑似传销团伙遗留的“传销笔记”等物品。但相关报导很快蹊跷删除。

8月3日中午,《新京报》记者在李文星尸体被发现的水坑西侧百米处,发现疑似传销团伙遗留的“传销笔记”等物品,笔记中记有“蝶贝蕾”产品推荐稿等内容。

附近一名环卫工人说:“半个月前这处水坑发现过一具尸体,死者家属第二天还来这烧过纸。”

在水坑西北侧百米外的野地中,有一条长数十米宽约两米的废弃水沟。沟内堆置著棉被、草席、衣物、食品包装、扑克牌等杂物。

附近多位居民说,该处水沟系“传销人员聚集窝点”,一年多来常有数人在沟里居住,“平时听课讲课,一星期前才消失,被褥什么的都扔在沟里了。”

另有村民说,一年多以前,便有疑似传销人员在水沟里聚集,“人少的时候30多个,多的时候40多人,男女比例2:1左右,带着衣服被子,吃住都在水沟里。”

记者发现,沟内的杂物堆中,掩埋著3个笔记本,其中两个被水浸泡损坏。另一个蓝色笔记本中,有多页手写笔记,内容记有“网路营销产品”、“五级三阶制”等名词,其中一篇产品推荐发言稿中,称“公司合作伙伴是广州蝶贝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

该村民称,这批人白天上课听课,到了吃饭时间就会有人外出买饭,“买一些馒头咸菜吃。”

村民表示,这些人看上去精神正常,但不和陌生人搭话,身上衣服都很脏,裤子上都是泥。水沟前后数百米,都有类似的团体聚集。隔段时间,会有警察过来抓这些人,他们就散开跑了,或躲到远处,等警察走了又聚到一起。

不过,目前《新京报》的这篇报导已经蹊跷删除。

李文星陷求职骗局 疑被饿死后弃尸

23岁的李文星出生于山东德州的一个农村家庭,去年刚从东北大学的资源勘查工程专业毕业。今年5月15日,李文星完成学习,并开始在网际网路招聘平台BOSS直聘平台,向Java岗位投递简历。

最终,他拿到了一家名为“北京科蓝公司”的Offer。陆媒称,所谓的“北京科蓝公司”是一家冒名招聘的“李鬼”公司,且涉及传销,最终把他引入死亡之路。

天津市静海区公安分局提供的“关于李文星非正常死亡警情的说明”称,7月14日18时55分,有人报警,在静海西外环与北外环交口沟内发现一具死尸。经确认尸体为男性,其口袋内发现一身份证,名为李文星,山东省武城县郝王庄镇仁德庄村人。

当晚,区公安分局民警联系到李文星家属,通报了相关情况,次日,李文星家属对尸体进行了辨认,7月20日,经家属同意,法医对李文星尸体进行了解剖尸检。经检验,李文星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

李文星的双胞胎妹妹李文月说:“尸检时胃里面毫无食物,人是被活活饿死的”,家属怀疑他是被传销组织虐待致死。她还透露,有办案警察告诉他们,李文星是传销组织的小头目。

李文星被困室友靠“苦肉计”脱身

25岁的李冬,比李文星大两岁。毕业于北京一所理工类高校。李冬曾是李文星在传销组织里的室友,他经历了被烟头烫鼻子,火机燎腿毛等虐待,最终靠“苦肉计”才得以脱身。

他说,他们陷入的是名为“蝶蓓蕾”的传销组织,李文星还被迫当了“老板”。

今年5月份,李冬在BOSS直聘上看到有一家叫北京泰和佳通的公司,招聘软体测试人员,这个公司的招聘有简单的电话面试,询问了李冬的工作经验和做过的项目后一两天给李冬发了OFFER,让他去天津上班,到了地方以后,发现一帮人在一个农家小院里。

李冬猜到是个非法组织,然后就反抗,想走。一个人上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被掐到有窒息的感觉后,只能求饶,他说十分恐怖。

有三个人看着李冬,一个人跟他讲话,旁边还有两个人围着李冬,每天在这个地方呆的时间很短,因为要躲避警察,组织者会把他们带到荒郊野外或者农田里坐着,一坐就是一天一夜。

有不少应聘者是直接从车站被带到田间地头的,一看就知道上当了,掉头就跑,可组织者人多,直接给拖回来。

这个传销组织叫“蝶蓓蕾”,是做一款所谓的化妆产品。所有被骗进来的人必须交2900元(人民币.下同)买一套化妆品,更高级的领导叫“大导”,给大家讲课,说最多四五个月他们就可以成代理商。但需要卖十几套产品,大概需要交四五万元。所谓的卖产品,就是骗亲戚和朋友交钱。但实际上这个化妆品只是个概念,他们从头到尾都没见过产品。

里面的人都是大学刚毕业,或者毕业一两年的,有的还是有一定工作经验。组织发展下线要么是靠现有的人拉朋友,另一种方式就是通过网际网路招人。不仅是boss直聘这样的招聘软体,还有其他的聊天软体。

李冬说,在那个地方大约20多天,他见到了李文星,当时,他们基本上都是在野外,每天都是打扑克,李文星也跟他们一起打,但基本不说话,大概过了三四天左右,他就被换走了,为什么走不清楚了。他走之后没多久,李冬用“苦肉计”逃了出来。

李冬说,这几天看到李文星的新闻,非常难过。如果没有“苦肉计”,自己可能也出不来了。

大陆传销行骗猖獗

近年来,在中国大陆传销行骗猖獗,手段不断“翻新”,类似的惨剧频见报端。

6月份,中国贵州省出现一种以投资新能源汽车、镍碳电池为名,以私募和众筹为手法的传销手法,会员人数竟在两年多的时间内超过3万人。实际做法中充斥着欺诈行径,如虚夸公司利润、产品并未进行大规模生产和进入市场、利用虚假协议吸引会员等。

一位曾被“发展”的会员缴纳4.5万元作为“投资”资金,相当于其一年的薪水,但最终血本无归。

中国问题专家、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教授谢田说,传销行骗之所以在中国大量出现,与道德败坏有关,不是销售产品,而是吸引人们入会,层层缴费,目的就在于会费本身。

中国在中共统治下没有道德、信仰的保障,就很容易出现这种骗局,加上没有新闻自由,受害者的权益就无法得到保护。

早在2009年,广西就曝出数百万人参与传销的惊人数字,随后有消息传出,当地的传销行为有中共地方政府和警方支持,甚至很多政府部门的人员都参与传销。

2015年曝出的e租宝理财产品庞氏骗局事件,曾有e租宝员工发出“控制e租宝的钰诚集团是中国最大传销集团”的帖子,在网路热传,该集团被指存在内部混乱、过度包装、资金去向不明等问题,并被业界质疑为何能存在多年。

(记者文馨报导/责任编辑:凯欣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