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北京人口瘦身 “低端人口”引关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8月09日讯】北京正在大规模清理外来人口,被清理的人群有了一个新称呼“低端人口”。这个词发网友争议,认为凸显歧视心理,而评论也认为,所谓清理“低端人口”带有压制异议人士的因素。

北京大兴区的求贤村,8月1号起对外来人口收费,以迫使他们离开,“完成我村外来居住人口零的指标”。而海淀区在一次执法行动中,强拆了9000多平米的外来人口聚居点,8000多名外来人口失去居所。坚持留守了几个月的1000多租户,最后也被强制驱离。

这些都是几个月来,北京为清理外来人口而实施的具体举措。由于北京市打算将人口控制在2300万,因此将在未来的五年里完成最大程度的人口缩减。今年的指标已经下达给了各个区。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知情人透露,类似的驱离实际上开始于3年前,今年因为规模巨大,并危及到一些中产阶级的利益,才被外界关注到。人们发现,早在去年8月《人民日报》海外版就曾报导《北上广常住人口增速放缓 专家:政策清理低端人口》。也有公寓告示明确表示,清理的就是“低端人口”。

这使得“低端人口”一词突然成为热议的话题。

北京知名维权人士胡佳:“尤其是微博上面‘低端人口’已经成了一个敏感词了。这个词本身带有相当的侮辱性,它原来都是在,应该说是首先在官员、在政府序列中,在他们的会议上,在他们的内部文件上大量出现。现在因为上了报纸头版,所以说它比较刺目。”

不过媒体报导没有解释,什么样的人口被当局划分为“低端”?

独立评论人士彭定鼎:“文化低,然后做体力劳动,收入偏低,来自农村的流动人口,就在远郊区住什么大平房。这样的人他们被认为是低端人口。”

胡佳:“卖油饼的,卖早点的,摆路边摊的。包括保洁员,包括在这里做些小生意的人,他肯定要把你清理,他(报导)里边不也说了么,他要留住高端人口,或者置换成高端人口。高端人口符合北京市的定位。”

在网络上,很多人对清理“低端人口”表示不赞同。有网友说“需要人家的时候叫人家无产阶级,不需要人家的时候叫人家低端人口”。也有人表示,中共刚建政就消灭了民国社会的高端人群,取而代之的大多都是拿着锄头扁担闹革命的低端人口,“时过境迁,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

彭定鼎:“因为中国现在的政治结构违反了基本的原理,就是统治者未经被统治者授权。被统治者么,需要你做什么的时候就做什么。需要你奉献的时候就奉献,需要你离开的时候就该离开。”

胡佳:“那你可以现在看到,在官员的眼里边,别说公民,你居民都算不上,顶多算个人口。而且你还是个‘低端人口’,是可以被清理出去的。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是不允许你在某一个地区生活的,除非那里是军事禁区。但不是啊,这是一个中国的首都。”

北京知名维权人士胡佳认为,北京市政府所谓大规模清理低端人口,也包括压制异议人士的因素。

胡佳:“你比如说我吧,出生在北京,北京户口,我住的房子是父母买的,某种程度上我算不上‘低端人口’。但是实际上,在他们的词汇中,我叫‘城市无业人员’,‘城市两劳人员’,两劳就是劳动教养或者劳动改造。这肯定符合他‘低端人口’的定义的。”

胡佳表示,北京还有大量的访民,肯定也会被当作“低端人口”,在十九大前遭到大量驱离。

大面积清理“低端人口”,除了造成北京市人口“瘦身”,必然也造成人口结构变动,进而影响到市民生活。独立评论人士彭定鼎认为,最直接的影响可能就是北京人生活成本的提高,大家都得去高端超市,高端饭店。而所谓“低端人口”被逐出大城市,只得去中小城市从事收入更低的工作。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