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克江:打倒张恺帆 安徽饿死500多万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959年9月19日,中共安徽省委扩大会议通过《关于张恺帆、陆学斌反党联盟的决议》,宣布将张恺帆开除党籍,撤销副省长职务,并责令其交代包庇反革命分子及其他重要问题,给予陆学斌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撤销候补书记、宣传部长、副省长等职务,并交有关部门继续审查,同时责令其彻底交代。张恺帆的妻子史迈也遭受批判、行政降级。张恺帆被批斗51天、囚禁207天,发配到淮北农村劳动改造。

张恺帆之所以被打成“反党联盟”成员,是因为当时中共独裁者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的一段批语。1959年8月4日,中共安徽省委将《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张恺帆下令解散无为县食堂》的报告派专人呈送到庐山。毛泽东看了这个报告后,写了一段批语:称张恺帆是跟彭德怀一样,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站在资产阶级立场,蓄谋破坏无产阶级专政,分裂共产党。”曾经担任过毛泽东秘书的李锐后来评述道:“批语极为严厉,上纲上线,惊心动魄,不仅影响山上的批斗升级,对全国影响,尤为深远。”

张恺帆,安徽无为县人,1928年8月加入中共,曾任中共上海市吴淞区委书记,沪西区委书记。抗日战争期间,历任中共皖中工委委员、来安县委书记、新四军第五支队秘书长、皖中(后改皖江)行政公署副主任等职。国共内战期间,任苏皖边区政府秘书长、东线兵团前敌委员会秘书长。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曾任皖北区委秘书长兼宣传部长、安徽省委统战部长、副省长、省委书记处书记。

1958年,高烧40度以上的毛泽东,发动了导致3755万人被活活饿死的“大跃进运动”。时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是毛泽东极左路线的积极追随者。他在安徽大放粮食高产卫星,用土高炉大炼钢铁,盲目兴修水利工程,大刮共产风、命令风、浮夸风、瞎指挥风、干部特殊化风,导致生态环境急剧恶化,人力、物力、财力的巨大浪费,到1959年7月庐山会议前,安徽省许多地方出现饿死人现象。

当时,安徽省委领导都兼任一个县的县委书记。张恺帆兼任巢县县委书记处第一书记。他在与巢县县委书记处书记张建深入社队调查时发现,“群众家已是十室九空,公共食堂的大锅里全是清水煮青菜,只有一点点粮食,情况非常严重”。张恺帆还从安徽省粮食厅了解到,无为县1958年上报产粮13亿斤,征购7亿斤。张恺帆是无为人,知道无为年产粮食最多7亿斤,如果征购7亿斤,农民将没有剩余的粮食。

在巢县短暂逗留后,张恺帆立即赶往无为县。从1959年7月4日至23日,他在无为县共呆了20天。他在回忆录中写道:“第一镇是石涧,路上行人没有一个不带拐棍的,村上的小孩子瘦得不成人形。到农户家里看看,大多数躺在床上,呻吟不绝。”很多人向张恺帆下跪求救说:“我们还不如鸡,鸡一天还有两把米。”“听说上头规定每人每天二两原粮(稻、麦而非米、面),能发到我们手里也好。发给食堂,层层克扣,我们就一点也见不到了。”“食堂不能再办了。”“张省长,把自留地还给我们,我们也度度命。”张恺帆印象深刻的是石涧区沿河梢村,“全村十几户人家就有9个孤儿!农民家里,第一个饿死的,家里人还给他弄几块板,钉个棺材。第二、第三个饿死的,就只用竹床或门板抬出去。第四、第五个就更惨了。”“惨不忍睹!病人抬死人,埋得不深,没有劲挖,天又热,沿途常闻到腐尸的味道。”

7月22日,张恺帆在无为的一次会议上谈到:“基层干部动辄打人,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比较普遍,从上到下,几乎都有。我们有个县委委员,名叫赖风旭,在三官殿打人,同时我昨天还接到一封来信,说他老婆在那里吃喝嫖赌,样样都来,赖在养殖场里,据说问题很多。宗发有个基层干部,打了44人,其中因打致死的贫农5人。打了之后,还扣人家的伙食,打人的时候,还不准人拉,谁拉就打谁。有个人被打致死,他的家属到大队要2块钱买棺材都没有要到。他打的人,从7岁到63岁,老少都有。”

为什么基层干部从上到下都打人?因为毛泽东曾夸下海口。1958年9月3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宣布:“今年大概可以差不多增产一倍(粮食),即有可能从去年3700亿斤,增加到7000亿斤。今年如果搞到7000多亿斤粮食,明年如果又翻一番,就是15000亿斤,明年或许不能搞到这么多,太搞多了,除了人吃马喂之外,现在没有找到用处,也许会发生问题。但是,明年总量是可以超过10000亿斤。”

这个牛虽然是在国内吹的,但外电纷纷报道,早已传遍全世界。但是,到了年底,各地交不出这么多粮食来,怎么办?1959年2月22日,毛泽东以中共中央名义通知全国,认定“公社大队长小队长瞒产私分粮食一事,情况严重——在全国,这是一个普遍的问题,必须立即解决。”怎么解决?对基层干部来说,只有强迫命令这一条路可走了,于是,打人、骂人、虐待人的风气盛行全中国,安徽省无为县也不例外!

张恺帆在无为县20天,共处分15名干部,提出了著名的“三还原两开放”:一是吃饭还原,即停办人民公社的公共食堂,粮食发到各户,让社员回家吃饭;二是自留地还原,让社员在自留地里种一点瓜莱之类的;三是房屋还原,让社员回家去住,同时,开放水面,让农民养一点鱼或者可以下河捕一点鱼,开放自由市场,让农民可以在集市上做点小买卖。

上面向无为县征调粮食的命令一个接一个,眼前饿死人的现象是一大片。张恺帆顶住压力,不仅停止粮食上调,还从7月10日至12日,将库存的150万斤大米、300万斤稻谷迅速发往农村,30万斤黄豆加工成豆腐、豆浆供应病人和无奶喝的婴儿,还设法弄来一些肉食品供应病人。张恺帆在无为县采取的这些救命措施,竟然被安徽省的某些领导认为是“大闹无为20天”,在毛泽东眼里则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动行径!

张恺帆在无为救灾时,正是中共历史上有名的庐山会议召开时。庐山会议最重要的一个成果,是将跟毛泽东写信讲了一点真话的彭德怀打成“反党集团”的总头目。1958年,彭德怀曾到安徽农村做过调查,陪同他调查的正是时任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张恺帆。当毛泽东发动对彭德怀的大批判之后,有人立即联想到张恺帆,甚至有人认为,彭德怀写给毛泽东信中的材料就是张恺帆提供的。在中央层面,毛泽东打倒了彭德怀,在地方层面,毛泽东狠批了张恺帆。庐山会议还没有开完,时任安徽省省长黄岩,立即奉安徽省委书记处第一书记曾希圣之命,提前下山,回安徽组织批斗张恺帆。

据张恺帆晚年回忆,他在无为县救灾时,曾希圣专门派人到无为县做了与他的结论相反的调查。安徽省委常委宋孟邻等人到无为县,“凡是我调查过的地方,他全都重新‘调查’一遍;凡是我说情况严重的地方,他都说不怎么样。他避着我召开地、县干部会议……宋孟邻当着我的面不敢讲什么,却背后放空气:‘张某人肯定要犯错误了,他大闹无为20天。’后来我才知道,我在无为解散食堂,他们已经派高鸿(安徽省委常委)专程把我写的反映无为情况和意见的报告送到庐山给曾希圣、黄岩看了,宋还背着我找白犁平(安徽省民政厅厅长)、夏云(安徽省政府办公厅主任)谈话,说:‘张某人不看全局,专看阴暗面!’”

黄岩回到合肥,见到张恺帆时。第一句话就是,我不去无为是先见之明,第二句话是,你张恺帆也是省委主要领导之一,揭露安徽问题,不就是和自己过不去吗?你怎么这么傻呢?张恺帆说,你先看看无为县饿死人是不是事实。黄岩说:“不,无论无为有无问题,先批斗你再说。”在黄岩看来,无为县饿死人算什么,反正我的家人又未饿死,也不会影响我的乌纱帽,开斗争会晚了,可不得了,跟你划不清界线,那可犯的是路线错误,是万劫不复的!从此,张恺帆受到长达51天的批斗,最后,与时任安徽省副省长陆学斌一起被打成“反党集团”成员,被开除党籍,扫地出门!

1959年中共国庆的前几天,张恺帆一家人被下放到淮北农村劳动改造。这之后,他还被秘密囚禁207天,调查他1949年前坐牢的经历,准备将他定为“内奸”。张恺帆遭批斗后,安徽农村的情境每况愈下。无为县刚刚升起的一点点希望很快破灭了。

作家丁人卜在他的著作《难忘的岁月——安徽省无为县共产风史录》中披露,在当时“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狂热中,无为县这个频临长江的鱼米之乡,在没有大的自然灾害的情况下,主要是人祸,导致1958年至1960年三年(1961年未统计),全县982979人中,饿死32万多人。无论按绝对人数,还是按人口比例,在县一级,无为县饿死人的总数,可能是全国第一!而整个安徽省农村1961年较1958年减少了449万人,如果加上1961年、1962年的死亡人数,安徽至少饿死500多万人!

张恺帆回忆说:“群众在挨饿,农村在死人,曾希圣却在两三年中,大兴土木,任黄岩为总指挥,大建别墅。在岳西县石关,修建了一个庞大的别墅群,每个省委书记处书记都有一幢小楼,花费巨大,还专门为毛主席修了一幢房子,当然是很考究的。”针对遍地饿死人之际曾希圣等人的胡作非为,张恺帆有诗云:“画栋深山里,哀鸿大路边。石关关不住,民怨己冲天。”岳西石关在何处?大别山区一个贫困县的交通闭塞之地!

根据己知材料,至1959年,中国大陆因饥饿非正常死亡人数为522万。虽说数量巨大,但比起到1962年全国饿死3755万,这个数字还只占其中七分之一。如果1959年秋的庐山会议能及时纠“左”,1960、1961、1962年就可以少死或不死很多人!可是,视人命如草芥的毛泽东,居然加大反右倾和大跃进的步伐,除了打倒敢于讲真话的彭德怀等人外,还对张恺帆在无为县的救命之举,作了极严厉的视为反动的长篇批语,并传达到全国各地。

1959年毛泽东批判彭德怀、打倒张恺帆等人之后,又在全国打了600多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这就从根本上摧毁了各级政府和每一个官员的怜悯之心,也阻断了中国农民的自救之路,直接导致1960年饿死1155万,1961年饿死1327万,1962年饿死751万,饿死总人数高达3755万的人类历史上的空前大劫难!

——转自《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