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由俄罗斯建“悲伤墙”所想到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951年,只因为讲了一个笑话,前苏联公民维拉‧葛鲁贝娃被打成“人民的敌人”,送到西伯利亚的一个劳改营里,被劳改了6年。

如今维拉马上就要98岁了,她拄著拐杖,行动很迟缓。很难想像,她曾在气温低达摄氏零下56度的西伯利亚铁路线上,被迫铺设水泥枕木。

“对我来说,最难的活是砍木头。我是城里长大的,不会干这种活。所以我的配给食物被减少到300克,几乎等于没有!”

“心理上也很难过,很多人都疯了,他们忍受不了,”她对前来采访自己的记者说。

据西方媒体报导,为了悼念苏联时期像维拉这样被强制迁移、关押或处决的千百万受害者,就在莫斯科中央环线旁边,一座名叫“悲伤墙”的巨大青铜雕塑已经接近落成。这是俄罗斯第一座国家级纪念碑。

纪念碑的设计者是俄罗斯著名雕塑家格奥尔基‧弗兰古梁(Georgy Frangulyan)。站在这座渐渐成型的雕塑旁,他对记者解释说:“那是一个巨大的灾难,是对人类犯下的最严重的暴行之一。我不可能不受到震动。”

纪念碑整体是一座弧形的墙,形似一把巨大的镰刀,由许多参差不齐、面目不清的人形构成。

雕塑家说,这个设计的含义是,一个压迫性的国家机器像割草一样扼杀了许多无辜的受害者。

在墙中间有一些缝隙,他希望人们能够走进去,用自己的肩膀亲身感受历史的重压。

“这不是一般的具象派的艺术,它表现的是情感,是恐惧和忧虑,”弗兰古梁说。“它描绘的是所有那些被无情抹去的生命。”

竖立这座纪念碑是两年前决定的。当时,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批准了一项国家政策准则。该准则说,如果俄罗斯不能“永恒纪念因政治迫害而死的数以百万计的公民”,俄罗斯就不能在国际社会担当一个领袖角色。

作为一个中国人,俄罗斯的这座“悲伤墙”不能不让我想到自己的祖国。

熟悉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的人都知道,中共不仅是在苏共的一手扶持下建立的,建政后实行的也是从苏联那里承袭过来的一套红色极权制度。如果说苏共这个压迫性的国家机器像割草一样扼杀了许多无辜的受害者,那么中共扼杀的受害者就更多了。那同样是“一个巨大的灾难,是对人类犯下的最严重的暴行之一。”

苏联解体后,苏共的罪行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清算,“悲伤墙”的建立便是一个标志。尽管中共今天还未垮台,它的极权暴政还在延续,但我坚信,苏联的昨天就是中国的明天,中共的垮台迟早会到来。到了那一天,在一个没有共产党的真正的新中国里,中国人也会竖立一座自己的“悲伤墙”,用以纪念那些被残暴的中共像割草一样扼杀的成千上万无辜的受害者。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