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四座两千多年没改过名字的城市,历久弥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不管是分封制还是郡县制等,都容易导致地名的经常变更。例如,古都西安在历史上就有长安、镐京等多个称呼,而南京的别称更多。可以这么说,大部分城市的名称都经过了多次变更。不过,也有部分城市的历史名称几乎一直在使用。且看下面这四个两千年不改名的城市。

一、邯郸

在战国时期,邯郸无疑是一座重要的城市,这里不仅诞生了“邯郸学步”的典故,也是秦始皇嬴政的出生地。战国时期的秦国和赵国,也围绕着邯郸城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当然,邯郸的地名不是从战国时期开始的。

早在8000年之前,邯郸就是新石器初期磁山文化的代表地。至于邯郸名称的由来,古代历史存在三种说法:第一种是太阳出升过地平线叫甘,太阳落山过地平线叫丹,邯郸即日出日落之地;第二种则是邯郸的地名来自一个姓氏;第三种则是来源自邯郸山。但是,无论哪一种说法,邯郸的地名已经是3千年没有改变了。

二、成都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成都无疑是最淡定的一座城市,虽然大一统的王朝没有将成都作为都城,但是动乱时期的皇帝就喜欢往成都这里跑。在春秋时期,成都地区成为蜀国的都城。

其中,关于成都的建城历史,依据金沙遗址等资料来看,成都的建城历史也可以追溯到3千年以前。至于成都这个名称的由来,《太平寰宇记》等史料认为是借用了周王迁岐“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的典故,并且在古老的蜀国语言中,“成都”的发音和“蜀都”相近似。

三、即墨

在春秋战国历史上,即墨也是一座重要的城市。

对于即墨这座城市的名称由来,根据《战国策》、《国语》、《史记》等历史记载,主要是因为故城地临墨水河而得名。在管仲成为齐国相国后,即墨不断成长为齐国经济、军事乃至政治上的重镇。

由此,尽管在战国时,齐国七十多座城池都被乐毅攻下来了。但是,凭借着即墨、莒这两座相对较大的城池,齐国还是得以成功复国。在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即墨地区被设置为即墨县。目前来说,即墨地名的历史已经超过2千多年了。

四、益阳

早在春秋时期,益阳被纳入到楚国的管辖中。到了战国时期,各个国家开始推行郡制和县制,楚国也在益阳地区设置了黔中郡。在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益阳地区被纳入到长沙郡的管辖中。目前来看,现在益阳地区管辖的土地,大部分和古代益阳版图相互重合。至于益阳的历史,根据《禹贡》等史料的记载,这个地区也有2千年到3千年的历史了。

那些改过名字的城市 源远流长的历史仿佛都被抽空了

广陵→现名:扬州

虽然扬州也不差,但广陵就是更酷炫是不是? !一曲广陵天下知啊!

姑苏/吴→现名:苏州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窗含西领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这些诗词多有意境啊。

虽然苏州也有个苏字,但是远远没有姑苏来的内涵深沉!

徽州→黄山(安徽)

为了旅游业,徽州牺牲太大,“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一下子人生痴绝处就从一座城变成了一座山,黄山。

长安→西安

长安,多美的名字!丝绸之路的起点,“买花载酒入长安”…..多少人的长安梦是从这个名字延伸出去的?

好吧,现在改成了“西安”。原谅我,只想到了西安肉夹馍!

汝南→驻马店(河南)

一开始,多么有历史底蕴,多么高雅文艺,一下变成了驻马店。整个画风都不对了好吗。感觉就像由一个古典美女瞬间变成了杀马特!

九原→包头(内蒙古)

这气质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一下从广阔无垠的草原穿越到了路边烧烤摊。

兰陵→枣庄

“枣庄美酒夜光杯”?如果兰陵王变成了“枣庄王”,“枣庄王入阵曲”的画风就全变了…

月港→漳州

月港真的是给人一种诗意静谧的赶脚,而漳州真的给人一种盛产樟脑丸即视感!

常山→石家庄(河北)

想当年,“常山赵子龙”的名号,多响亮啊。

而现在,如果听到:“大家好,我是石家庄赵子龙。”你会是什么感觉?

此外还有,九原——现名:包头(吕布的故乡);幽州——现名:保定(张飞的故乡)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