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金牌被褫夺 陆涉药运动员上诉遭驳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9月01日讯】今年1月有三名中国女子举重运动员被国际奥委会取消奥运金牌,其中有两人不服裁定,上诉仲裁法庭,日前被驳回。有评论指出,中国国家队服用兴奋剂已经是常态,这种现象不是运动员个人行为,而是国家行为。

8月28号,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驳回了中国女子举重运动员刘春红和曹磊的上诉

去年8月,国际奥委会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运动员的检验样本进行重新测试,结果有15名举重运动员的药检呈阳性反应,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三位奥运金牌得主:刘春红、陈燮霞和曹磊。根据公告,这三名选手都被检出生长激素释放肽,刘春红另有西布曲明(Sibutramine)阳性。

今年1月13号,国际奥委会发布信息,确认刘春红、陈燮霞和曹磊3名运动员兴奋剂违规成立,作出取消奥运会成绩和收回金牌等处罚。

而日前刘春红和曹磊的上诉被驳回,意味着中国举重队将面临至少一年的全队禁赛处罚。

加拿大篮球训练营教练鞠滨表示,服用兴奋剂,在中国国家队中已经是常态。

加拿大篮球训练营教练鞠滨:“我也有一些朋友在国家队当教练,这不光是举重的问题,有好多,这些项目通常是一些极限项目,你比方说铅球、铁饼这些重重量的,另外就是游泳,对体能要求特别高的这些,这些用药基本上是明的用药的,国家都知道。事实上现在的吃药,它已经是常态,现在是研究怎么样用药使你查不出来,用药是肯定要用的,只是怎么用这个药。”

因揭露中国体坛兴奋剂丑闻,遭迫害而流亡德国的前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日前向媒体透露,中国的举重、游泳、田径和体操等金牌项目,是兴奋剂的重点使用领域,前羽毛球运动员李玲蔚、昔日游泳队的“五朵金花”和女子排球运动员巫丹等,都被检测出使用兴奋剂。

鞠滨:“体能这些方面,你跟人家竞争,尤其是游泳、摔跤、举重你没办法和人抗,那你就接触这个药物更广泛,更早而且更多,我们中国人的用药的量比人家大,这是我所了解到的。因为他们比我们壮。如果两个人同时用药,他只要用一点,你可能要用双倍的,在中国国家体委里,这已经,大家都知道,但是你不能说出来啊。”

今年1月,当国际奥委会宣布中国三名选手兴奋剂违规事件成立时,中国奥委会立即谴责这些运动员违背体育道德和奥林匹克精神,声称长期以来,中国奥委会高度重视反兴奋剂工作,对兴奋剂“零容忍”,还说将对兴奋剂违规事件展开深入调查。

对中国奥委会这番表态,鞠滨不予认同,他指出,服用兴奋剂,在西方是个人行为,而在中国是国家行为。

鞠滨:“在西方,它不可能是国家让你去吃,为国争光,国家没有这个概念,只有中国有这个概念,教练员,我要运动员出成绩,不出成绩,我这教练员很难待得住的,要为国争光,你比方说要升过几次国旗,拿了几次金牌,整个国家体委是靠你这个东西,所以它这个事情,实际上是个国家行为,但是出了问题它不承认的,中国最肮脏的地方就在这个地方。出了问题要你自己个人承担,但是赢了是国家的。国家体委非常不负责任的。”

美国鼎盛文化艺术基金会总裁戴东尼:“如果你是说个人行为,不可能有这么多人,他都是个人行为,首先这个不符合常理,第二,一贯的作风就是,在中国这样的体制下,只要出现任何问题,肯定和党没关系,和政府没关系,它会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到个人身上,而且它会给个人洗脑,就是说你为了国家和党的利益,你必须要牺牲自己来平息这件事情。”

现年79岁的薛荫娴表示,上个世纪80年代,中共官员在内部会议上公开发出全面使用兴奋剂的指令。而政治和利益,使得中共官员从未停止使用兴奋剂。薛荫娴认为,真相还没有全部摊到阳光下,她将向国际奥委会主席提交数十年来她所记载的有关兴奋剂黑幕的68本工作日记。

采访/常春 编辑/陈洁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