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人权

黑省老人饱受公安迫害 生命垂危仍被监视

北京时间:2017-10-6 8:08 上午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0月06日讯】黑龙江佳木斯的齐敬甫夫妻,清晨到市场买菜途中,被六七个自称东风分局的警察绑架,并查抄了他们的家。期间齐敬甫出现脑出血,警方向家属索要2万元“保金”后,将齐敬甫送到医院做了开颅手术,但警方仍拒不放人。最新消息,警察见齐敬甫生命体征危急,刚刚撤走了门口的监视。

突遭绑架

事发于2017年9月30日清晨6点半左右。齐敬甫和老伴去菜市场买菜途中,走到阳光绿洲小区附近,突然窜出六七个警察,不由分说将齐敬甫和老伴绑架。齐敬甫老伴问他们“你们是哪儿的?”,其自称“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的。”随后两人被绑架到了佳木斯市安庆派出所。

齐敬甫的老伴从派出所回到家时,发现有两个警察早就在把守,他们随着也进了屋。不一会,又有六七个警察闯进来,翻箱倒柜开始抄家。五个多小时,一张纸片都没有放过。这些人折腾完,把抄走的东西列了一份清单,强迫家属在上面签字。

脑出血仍不放人

第二天(10月1日)上午10点,齐敬甫被拘留15天,要送到佳木斯市汤原拘留所。老伴要求陪着齐敬甫,被警察拒绝。警察向其“承诺”“拘留所要是不收,就给送回来。”后来得知消息,齐敬甫被送到拘留所时,所内医生测得她的血压高压200,担心出现危险,因此拒绝收留。警察又将齐敬甫送到医院检查,测得高压180。

齐敬甫血压高是事实,但警察却撕毁了前面的“承诺”,要求家属交2万元“保金”。为了齐敬甫尽快回家,家属被逼无奈,交了2万元给警察。但事情并不像家属希望的那样花钱了事,警察办理手续的过程延误了很长时间。就在这个期间,齐敬甫出现了脑出血的症状。气愤的家属将警察大骂一通,要回了“保金”。

随后齐敬甫被送进了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做了开颅手术后,齐敬甫被留在医院八楼的重症监护室,目前仍未脱离危险。在这种情况下,监护室的门口却有三个警察一直在把守着。

据家属称,齐敬甫目前生命体征表象十分危急,医院通知可以进入重症监护室去看齐敬甫一眼。门口监视的警察也刚刚撤走。

被迫害因由

据了解,齐敬甫是“建三江案”当事人王燕欣的授权委托人之一,曾代表王燕欣到各个相关的部门进行交涉和投诉控告,并在“建三江案”庭审中旁听。据悉齐敬甫与王燕欣没有直系亲属关系,所以被当局成立的“10.28专案组”列为重点迫害的对像之一。

据介绍,齐敬甫为了免遭迫害,曾一度流离失所。当局为了追查齐敬甫的下落,不断骚扰、盘问其家属和朋友,监听电话,在居所附近蹲坑等。

10.28专案组

影响广泛的“建三江案”中,法轮功学员石孟昌、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的家属和亲朋好友,联名举报江泽民犯下反人类罪、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并刑事控告青龙山洗脑班违法滥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他们将诉状和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自述光碟送交到黑龙江省检察院、黑龙江省高级法院、黑龙江省人大等部门。

此举引起了中共政法系统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人员的惶恐,在中共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的指使下,黑龙江省公安厅成立了“10.28专案组”,专案组的名称即以递交诉状的日期命名。

其实当局在成立专案组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又一次骚扰。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开始,警察在佳木斯、建三江、前进农场等地绑架、骚扰了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法轮功学员陈静曾遭酷刑迫害,被强制坐铁椅子、吊刑逼供等。

据介绍,一直在佳木斯、建三江等地行恶者,有三个被称为“专案组专家”的特务,其中之一的是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处副处长杨波,还有一个自称“姓邵”,另一个不详。

据悉这三人身高均在172-175cm左右,戴着厚厚的眼镜,头上戴着皮帽,背一个单肩皮兜。据曾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介绍,这三个人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连续进行审讯,不许法轮功学员休息,搞疲劳战术和精神折磨,并诋毁法轮大法明慧网。据称这三人每天都有200元补助,迫害十分卖力。

2016年1月末,针对“10.28专案”,黑龙江省人大主任、省委书记王宪魁专程到佳木斯,据称那段时间佳木斯市警局天天开会。“10.28案”中“取保”回家的几位法轮功学员,在11月初相继受到警方电话骚扰,逼迫他们继续走所谓的程序,配合“10.28案”。

据当地法轮功学员介绍,佳木斯市警局610成员李忠义是10.28专案组的主要责任人之一。他在10.28案中,不断收集迫害线索,试图安插“内线”,对法轮功学员挑拨离间。同时他对法轮功学员聘请的律师恶意诋毁,胁迫诱骗当事人和家属解聘律师,接受当局指派的“法律援助”律师。据称“法律援助”律师并不是为法轮功学员真心辩护,而是走形式,配合中共将法轮功学员判罪。

法轮功学员还指出,李忠义还向家属勒索钱财,自称会插手案件的全过程,从警方侦查、检察院审查起诉和法院审判,他可以左右案件的结果。

(记者李若愚报导/责任编辑:秦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