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红祸】四千万人为何饿死:合作化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10月13日讯】在没有显著自然灾害的年份,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严重的饥荒?我们专访了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的裴毅然教授,他认为,造成大饥荒的第一个原因,就是“合作化”的错误决策。

在长期“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武装夺权过程中,农民是中共依靠和争取的对象。但在49年中共夺权以后,中国广大的农民却很快陷入了“合作化”的噩梦。

1950年开始的血腥土改,没收了富裕农民的田地和财产,让贫困农民尝到了一点均分土地的甜头,有了私产的贫农希望自主经营致富,不愿意再带上财产搞互助组织。1951年4月,中共山西省委向中共中央报告,农村互助组织普遍涣散,并提出打消农民“单干”的念头。毛泽东也已然在脑中构思起了苏联式的集体农业。

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裴毅然:“毛泽东共产党希望要证明自己革命的价值和意义,所以他要把私有制变成公有制。所以53年6月15号,他在政治局就吹响‘合作化’的号角。这个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因为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就是要搞公有制,那么就要废除私有制,这是逻辑偏出去的第一步。”

全国各地普遍开始建立农业生产合作社,到1955年4月,合作社已经势头过猛的发展到65万个。但现实中的合作社并不像中共描述的那么美妙。

裴毅然:“农民凭直觉就认为合作化是走不通的,因为是强迫入社。有一个大队有生猪300多口,但是合作化以后只剩下9口,因为它不属于自己,谁都杀、抢、吃。全国的牲畜从200万头以上一下子锐减下来。因为农民不再惜乎自己的财产了,因为财产不是归他了。所以船漂出去30多里也没人管,耕牛走出30多里也没人找。”

没有了利益驱动,干多干少都一样,全国懒汉一天天增多,即使愿意劳动的农民也不得不按生产队长的安排,无法自由合理的安排劳动时间。全国农民生产积极性遭到极大破坏。

裴毅然:“更现实的是什么呢?就是某一个生产队从58年60年,年均收入从37块降到只有10块、5块,每天的劳动工分值只有5分钱。浙江有一个大队,一个壮劳力工作一天也只有3毛多,还不如一个母鸡,母鸡下一个蛋有5毛。‘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劳动力身价完全被压到不能设想的地步。”

中共高层对“合作化”的恶果并非没有认识。根据薄一波提供的数据,1960年农牧业产品的产量,大多退到了1951年水平,油料作物产量仅有1951年的一半。全国富裕中农人数在一亿以上,他们通过劳动致富的积极性被严重挫伤。

而“合作化”的失败也并非没有先例。斯大林1930年在苏联强行推行农业集体化,到了1933年,苏联的牲畜总量将近损失了50%,导致当时有“欧洲粮仓”之称的乌克兰出现严重饥荒,甚至发生过吃人肉的事件。

然而中共仍然继续推进合作化,到1956年底,中共宣布基本上完成了由农民个体所有制,到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的转变。而裴毅然教授指出,这正是造成大饥荒的第一步原因。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