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中全会也现异常 破例为中纪委工作“特别总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0月15日讯】中共十八届七中全会刚刚在北京闭幕,外界发现,此次会议与以往不同,破例为中纪委工作做“特别总结”。会议公报称,在习核心的领导下,反腐败斗争形成压倒性态势。分析认为,这一总结是习近平在为十九大的召开奠定基调。

港媒《苹果日报》14日报导称,刚刚在北京闭幕的中共十八届七中全会,有别于中共十七届七中全会的做法,特别总结了中共中纪委的工作,会议公报更用了260字记录。

会议公报称,全会总结了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工作,一致认为,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领导下,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发挥巡视利剑作用,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

外界分析认为,七中全会破例为中纪委做总结这一异常举动,实质上是在为十九大奠定基调。众所周知,习近平把本届中纪委的反腐工作视为他的最大政绩,但在中共党内对此却不断有争议。在十九大召开前,先在七中全会上通过中纪委工作报告,为的是防止十九大期间,反对势力借此发难。

此前,中纪委报告审议程序也发生变化。在中纪委第八次全体会议结束后,中纪委官网10日透露,此次中纪委全会向19大提交的工作报告审议程序发生了新变化,该工作报告先提请七中全会审议,再提交十九大。对此,“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胡平认为,这种做法主要是防止十九大会上生变。

胡平分析说,在十九大上,最可能引爆冲突的莫过于中纪委工作报告。如果把中纪委工作报告直接提交十九大审查,只怕反对势力会借中纪委工作报告发难,到时候投票结果不好看,那就麻烦了。

胡平认为,正是出于这一考虑,所以习近平一反惯例,不是把中纪委工作报告直接提交党代会审查,而是让中纪委工作报告先经过政治局常委会审议,达成一致(其间可能做某些修改),然后再把政治局常委会审议的结果交给政治局会议审议,然后再把政治局审议的结果交给中央全会审议,最后才把中央全会审议的结果交给党代会审查。

这样一来,与会代表们都知道,在十九大上交给他们审查的中纪委工作报告是得到习近平和中央充分肯定的,再提出异议就是违反了政治纪律。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出于组织纪律考量,也必须执行先前中央审议决定的这份报告。

不过,胡平认为,即便习近平赢得了十九大,也不意味着党内权斗就从此平息,未来可能仍是多事之秋。

中共海外党媒9日也刊文称,习近平与王岐山5年来的反腐,仅江泽民集团要员就拿下300多名,触动了太多权贵利益集团的乳酪,引来不择手段的疯狂反扑,被清算的贪官们及其家属们对王岐山更是恨之入骨。

中共19大将在18日召开,而王岐山的去留问题仍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台媒中央社13日引述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教授松田康博的分析说,目前外界都在关注王岐山去留,这对习近平而言,是“不太好的局面”。

松田康博认为,如果69岁的王岐山留任政治局常委,等于是破坏中共规则。但如果王下台,代表习做出了让步。他表示,习王已经成为命运共同体,权斗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停止的话将处于被对手反扑的凶险。

不过,据多家外媒分析,王岐山即使不留任政治局常委,也不太可能完全退休,习近平仍会“为他塑造一个新职务”。

中共红二代罗宇分析认为,19大后,王岐山有可能去习近平搞的国家体制监察委任职,但地位并不低,相当于国家副主席的级别。

中纪委监察部去年11月曾发布在全国三个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而监察委试点的设立,一直被视为是中纪委权力的扩大,是为王岐山量身打造的。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曲铭)

相关文章
评论